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伞修】梦里有时终须有

※苏沐秋x叶修

有很多私设。建立在个人理解的基础上。


*


叶修被人吵醒了。

醒来的时候,他肯定没睡够八个小时,头都是胀的,睁开眼睛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今夕是何年。

“你昨天熬夜了?”

“没啊。”叶修也奇怪。

他终于爬了起来,被推着进了洗手间洗漱,一边听苏沐秋喋喋不休。

 

这家伙在对他的战矛下手了后愈发手痒,还想把他浑身上下的衣服也扒了搞去研究。

叶修还能怎么办?只有任他为所欲为。

陶轩忧心忡忡已久,自家的队长怎么老是想抢技术部的饭碗呢?不过眼下他有其他更关心的事情。

见他们下来了,他坐过来跟叶修商量:“下赛季之前你拍个广告吧?宣传片也行啊。”

叶修叼着油条,慢悠悠地啃着,问:“资金不够了?”

“那倒不是。”陶轩叹了口气,“不说赞助商的要求,粉丝也是这么希望的啊!一个冠军战队的王牌选手跟个透明人似的,这像什么样子?”

“喂喂,说得我好像不是王牌一样。”苏沐秋不满。

“你是队长。”叶修说。

“也是王牌。”苏沐秋纠正。

“但还是我比较厉害。”叶修又说。

“我是队长。”苏沐秋狡猾地绕了回去。

“这叫双核。”陶轩看不下去了,他还要和叶修说正事呢,放着他俩瞎较劲不管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叶修,你不想露面,当个副队长总行吧?老吴现在也退了,你要是还不上,嘉世的支持者都会有意见的。”

叶修说:“哦,好。”

“你答应了?”陶轩以为还要费些功夫,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心中大喜:以退为进,这一招果然行得通。要是想让一个人答应一个要求,先提出一个更过分的,跟讨价还价一个道理。

“嗯。”叶修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一个战队的正副队长,承担的责任绝对不仅限于比赛场上,场下也要面面俱到。而叶修只关心比赛,又因为种种原因不方便在公众场合露面,吴雪峰还在时,他便乐得做一个闲散人,躲在后台专心打比赛……

若叶修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队员,没多少人会关心他,更不会对此有什么异议。可一叶之秋可是赛场上与沐雨橙风并驾齐驱、闪耀无比的存在。玩家们憧憬嘉世有苏沐秋这么一个帅气又强大的队长,自然会对这对搭档中另一个核心——他甚至还是战术运转的轴心——报以更大的热情。

要是这两个人都能成为联盟的代言人……陶轩光是想想,都不禁扼腕垂泪。

可强大的人就是有任性的资本。叶修不肯出席记者会,不肯接广告,陶轩也是完全拿他没办法的,只好从别处下手。

 

成功了!叶修这个让步,让陶轩仿佛看到了自己智慧的光环在头上闪闪发光。

他喜气洋洋地出了战队餐厅。

叶修喝了口豆浆:“有必要吗?又不是出道转会,搞这么大阵仗。”

嘉世的摇钱树苏沐秋同志不禁感慨:“要不是有我在,你早把他气死,然后被赶出大门了。”

“呵呵呵,”叶修干笑,“您真是太伟大了。”

 

*

 

搭档就是要分工合作的。苏沐橙说。

一个负责貌美如花,赚钱养家。

另一个呢?叶修问。

被包养,美滋滋。她开心地说。

叶修深以为然。

 

两个被包养的人坐在沙发上吃西瓜,谈笑风生,掌管了家中主要经济来源的苏先生看得十分火大,扫把一扔,叉腰:“说好的分工做家务呢!”

“我觉得房子买得太大了。”苏沐橙不情不愿地拿起了抹布,望着客厅说。

“没办法,你哥太有钱了,没处花。”叶修叹气,打量着拖把,“罪恶的资产阶级。”

“还不是为了你们!”苏沐秋嚷嚷。

 

嘉世有他俩的宿舍,苏沐橙平日住校,假期时回来,陶轩也很乐意分给她一个房间。但苏沐秋却觉得,还是要有个独立的房子才好。

他是个很有眼光、善于捕捉机会的人,钻研了一段时间,果断出手,抢到了这个高性价比中地段最好的小区。

 

“是为了我吗?其实是因为有些事情在宿舍不方便吧?”苏沐橙微笑,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

 

单人宿舍,房间不小,床也不小,但总归是单人房。

苏沐秋却似乎保留了当初他们挤在小房间时的习惯,常常睡觉前来找叶修聊游戏,聊自己的想法。这两个才华横溢、心意相通的年轻人在一起,一聊就停不下来了。

最后就摸上了叶修的床,和他挤一块睡。再怎么也是深夜了,叶修的精力没有白天时那么充沛,也懒得和他折腾了。

“不要抢我被子。”他警告。

“我真不想说,以前都是你抢我被子的。”苏沐秋叹息。

“不可能,我没有这种习惯。”叶修矢口否认。

“你睡着了怎么知道?”

“我和叶秋睡,他从来没跟我抗议过。”他说。

“你还和你弟睡?”苏沐秋吃惊,“你俩都多大了,还睡一张床?他怕黑还是你怕黑啊?我就从来没和沐橙睡过。”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有些沾沾自喜地。

“废话。”叶修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又说,“我现在不是和你睡一张床,老兄,你比我还大呢。”

“我肯定比你大。”苏沐秋更加得意。

“……”

叶修怀疑他在开黄腔,没敢轻易接话。

他闭上眼睛,身体放松下来,很快睡着了,一觉到天亮。

 

“诶哟,我还要回去拿衣服。”苏沐秋打着哈欠爬起来,闭着眼下床摸裤子,刚摸到一个角,被叶修扯了过去:“这我的。”

苏沐秋光着腿坐在床边,揉头发。他也还没睡醒,朦胧中叶修把另外一条裤子扔了过来。

他俩尺码一致,队服混着穿完全没障碍。

苏沐秋一边穿裤子,一边说:“我想给你做个项链。”

“现在的橙装用得挺好的。”叶修咬着牙膏含混不清地说。

“要是能做出更好的属性呢?”苏沐秋心里已经开始构思图纸了,根本不接受反对意见。

“那你做个戒指吧。”

“迟早都会有的。”他自信满满道。

 

*

 

直男会这样?

苏沐橙心里有点痛苦。她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尴尬。

她甚至还撞见过苏沐秋旁若无人地拉叶修的手一路冲到技术部……重点,牵着手!直男会这样??

苏沐橙在学校里看到过同班男生嬉笑打闹,互摸大腿,结伴去嘘嘘,看上去给得不亦乐乎,但那也只是假给。

好几次做梦,苏沐橙发现自己站在教堂里,穿得像是守护天使,前面缓缓走来两人,有着她最熟悉的面庞。

她哥哥郑重地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闪亮亮的冠军戒指。

叶修淡定,从口袋里掏出更多的盒子,打开,一排戒指。

“戴哪个好呢?”苏沐秋看上去很发愁。

“我不想提醒你,但它们长得不是一模一样吗?”叶修问。

苏沐秋又把盒子塞了回去。

“决定了,还是我自己做一个。”

叶修感动地望着他:“哇,好期待!”

 

……然后苏沐橙就被吓醒了。

她由衷地希望联盟的新人赶紧成长起来,不要给他们再拿冠军的机会了。

 

*

 

苏沐秋又一次爬上了叶修的床。

自己的家可比宿舍自在多了。床也大得完全可以躺下两个人,还绰绰有余。但叶修却紧张起来了,往另一边退:“我警告你,沐橙可是在隔壁的。”

“别怕别怕,相信我,我会很温柔的。”苏沐秋举起右手握拳发誓。

“信你个头!”叶修继续后退,和他周旋,“男人在床上的这种话最不可信了!”

“你也是男人好吗??”苏沐秋扯住他怀里的被子。

叶修在放弃被子和放弃贞操之间艰难地抉择了一会儿,泄了力,被他拖了过去。

苏沐秋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面摸了摸,动作果然很温柔,摸得他的腰都软了,酸酸痒痒的,然后又往下摸。

他掂量了一会儿,说:“嗯,我果然比你大。”

叶修:“……”

他这下能肯定上一次这人就是在开黄腔了。

 

苏沐秋摸完了前面,终于往后探去,把叶修的腿分开,压到身体两侧,挺身往里捅。

“痛吗?不痛吧?我说了会很爽的……”他空出一手给叶修擦眼泪,喋喋不休地安慰着,“唉你怎么哭了呢?”

 

*

 

叶修睁开眼睛,黄少天正将窗帘拉开,骤然亮起的光线刺得他眼睛酸涩无比。

“醒了吗?我知道你很累,没办法,十点的记者会大家都得到,队长都在挨个敲房门呢,一会再商量去吃什么呗……”黄少天啰嗦地说着,过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便转过头去看。

正见到叶修脸色微微发白,揉着额头,黄少天不由心里一紧。

 

“我做了一个噩梦。”

“什么噩梦?”黄少天问,还有什么能吓到这位的?

“我梦到了第四赛季的时候。”叶修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哦……”黄少天心想,这对他来说的确不大好。不过也还算不上噩梦吧?“梦都是反的啊,你就不要太在意了。”

又听到他继续说:“我好像被人睡了。”

“……”

黄少天惊住:“什么?”

“好像是。”叶修重复。

他回过神来,飞快地说道:“这种事你跟我说说就行了,千万别说出去啊!不然别人会怎么想你啊?那个具体的……还记得什么吗?不记得最好,赶紧忘了忘了。”

“好的。”叶修说。



END.

-请勿转载-

*

想来想去,结尾改得都不是很满意。

本来想写……不敢说,反正是在看了超凡蜘蛛之后的悲伤联想,我就只是……想想而已。

*

关于苏沐秋这个角色,我觉得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是个非常鲜活的生命,不管是正文还是番外里的描写,无不体现他的欢乐、积极向上……但偏偏,故事开始的时候,这样的一个人已经死了。

这种反差……非常得牵动人心。对我而言,虐点也就是在这里的。

但我并不想写虐。要是想写他们两个人的过去,回忆,或者可能有的别的未来……一定都是非常愉快的故事。可如果完全抛去虐的部分,其实就已经失去了一开始吸引我的某种东西。有对比,才深刻。

所以,写这对……很难,非常难。我写不了深刻,就瞎写写了。。

  761 35
评论(35)
热度(761)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