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白学高手-55

※喻叶,黄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介绍:一款超刺激的修罗场游戏,叶修玩了会哭。

五周目开启。人物数据更新。


*


55.

叶修对着空气打了第十二个哈欠,再睁开眼时,一个半透明的界面弹到了跟前。

升级完成的系统99.9外观上和以往并无变化:

 

【完成黄叶支线,获得相应CG,玩家是否需要查看?】

 

【由于玩家意外开启隐藏结局,我们将在五周目给予您一个特殊奖励。请在读取场景后查收。】

 

“特殊奖励?”

【保密。】系统说,【玩家的探索给我们的服务器带来了很大压力,不得不进行额外的更新维护。也希望玩家认真对待,不要试图突破游戏自身设定,扰乱游戏秩序。】

叶修不是很在乎:“放心吧,该做的已经做了。”

【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系统提醒,【根据本结局的设定:黄少天得知你与喻文州的关系还在继续,怒而黑化。由于感情基础遭到破坏,可能导致玩家数据清空,我临时变更了判定条件,才使得原结局达成。】

叶修叹息:又是黑化,还能有点新意吗?

【四周目就有一个充满新意的走向啊。】系统说。

【事到如今,不妨就直接告诉您吧。要开启双翅膀的HE支线其实很容易,比如,水族馆普雷进行过程中,玩家只要用眼神向黄少天发出求救,将激发攻略角色的“鬼迷心窍”状态,加入战局,双方好感度将会在生命的大和谐中高歌猛进,通过‘肉文的世界不需要智商’模式顺利达成三劈结局。】

“……”可以理解投诉率为什么这么高了。

【您觉得如何?】系统彬彬有礼地问。

“哦,”叶修干巴巴地说,“那还是不要了吧。”

【所以玩家只能另辟蹊径了。】

 

静了一会儿,系统又关怀地问:【您现在感觉如何?】

“还行,胸口有点难受。”叶修坦诚地说。

【您其实不必这么做的】系统犹犹豫豫地说,【感情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要认知自己的感情,有很多种方式。】

“这是我认为最快最有效的。”

系统黯然。

这种同归于尽的测试着实在它想象和接受范围之外,恐怕世界上也没几个人敢同样走出这一步。

叶修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当初做出这个决定,早就有“如果是真的,那就得接受现实”的心理准备,比起沉甸甸地压在心里,忐忑地度过每一天,如今有了定论,反而轻松许多。

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在我已经喜欢喻文州的条件下,怎么再次进入游戏?”

【嗯,上个结局前数据出现异常,我们只能重新开始。目前已经对背景和设定做了微量调整,以适应玩家自身的变化。】

【此外,特殊奖励本身是一种极不可控的因素,】系统停顿了一下,【您可能能够借助它快速通关,也有可能遭遇更大的阻碍。虽然选择权不在玩家手上,但相信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发挥出它的关键力量。】

“听上去怪可怕的。”叶修笑了下。

【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很好,】系统鼓励他,【我想您已经逐渐掌握到通关的窍门了。祝您游戏顺利,心想事成。】

窍门吗?叶修想,这只是一个很基础的要求而已。

如何通关一个恋爱游戏?

首先,你要开始恋爱……

 

【读取场景资料。】

 

【正在进入游戏。】

 

系统没有强行圆初始设定,主动权依旧留给玩家自身,这总归是件好事。被迫去做什么,和自己决定去做什么,有着根本上的差距。

充分的自由,虚无的方向,问题从游戏向现实蔓延。实在很头疼,叶修叹息着,闭上眼睛。

 

……

依旧是香艳火辣的开始。

喻文州握住叶修的腰,俯身压着他,热切而着迷地亲吻他的嘴唇。错乱的呼吸与下身的碰撞如湍急的浪潮汹汹涌来,将意识拽入深海。

恢复清醒时,叶修缓缓睁开倦怠的眼皮,被阳光刺了一下,脑子逐渐运转起来,发现已经睡过了一晚。

他撑起上身,视觉神经主动跳过身上被肆虐过的遗迹,渐渐适应了窗外的光线,准确地捕获了那位扫荡者。

喻文州这时还睡着,这让叶修有些意外,记得当时他起来,喻文州已经穿戴整洁地站在床边了。他的睡姿很规矩,侧躺着,手脚也不会乱伸。随着叶修的起身,他的头慢慢倾向这一边,脸压在枕头深处。

憋了没多久,喻文州就醒过来了。他迷迷糊糊地按住额头,嘶嘶地抽着冷气,过了会儿,缓过来了,才睁开眼睛。

不一样的发展,令叶修微微地迷惑。

他突然察觉到,比起上一次的清爽干净,这一回,后面充斥着黏糊的不适感。他脸色白了,小心翼翼地把手探到身下,用指尖点了一点……

喻文州没有给他做清理。在把他做到晕过去之后,自己也径直睡着了。

叶修意识到了问题,不禁皱眉。

……不是吧?

 

两个人同时缓缓扭头,对上了彼此的目光。

叶修在喻文州眼中看到了惊愕与呆滞。

“叶修。”喻文州嘴唇一开一合,发出干涩的几个音。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喻文州坐了起来,大脑依旧是空白的。

他受到的惊吓实在太大了。他这一生中,再没有什么比一觉起来自己的房间完全变了样,身处陌生的酒店,同床睡着另外一位浑身彰显着“昨晚你欺负了我”的熟人更可怕了。

饶是喻文州这般聪慧的人,只因为毫无经验,也必须束手无策。

 

喻文州敌不动我不动,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神情变得很复杂:“喻文州,你是不是……”

是不是拔○无情,想不负责了?

叶修虽然没这么说,喻文州看他光溜溜坐在床边——只有腰腹上搭着被角——这幅模样,无论如何也像是在指责负心汉一样。

喻文州神色惶然,咬住下唇。

“对不起。”他不假思索地将道歉放在第一步,之后才说,“解释起来你可能无法相信,但我似乎——”

他迟疑着,不知道该拣哪一句话:我似乎穿越了?失忆了?

这怎么说才可信?

“哦,”叶修说,“我知道。”

 

“……”

“……”

 

“其实应该解释的人是我。”叶修将被子扯过来,盖住身体,矜持而困难地调整坐姿。

喻文州不安地看着他,手指动了动,几次都被他忍住了。

“你原本是不是放假在家?活动好不容易结束了,要休息一会儿吧。”叶修歪着头问他。

“嗯,”喻文州轻轻地应了一声,“不到一个月就要回去集训了,这个夏天——”

他留意到房间里的暖气,声音迟钝了会儿:“真的挺忙的。”

“看来你是我认识的喻文州了。”叶修叹。

“你也是我认识的叶修吗?”喻文州不禁问道,“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呃、会……”

他讪讪地,脸颊微红,后面的话怎样也无法说出口来。

“嗯,我被坑了,拉到这个世界来,被要求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过程一言难尽,总之,现在又重新来一遍了。”叶修简单地概括来龙去脉。

“很抱歉,是因为我的缘故,你也过来了。”

喻文州说:“既然如此,事情也不算太坏。现在这种小说不是很流行吗?要求完成某些目标,之后就可以返回原来的世界了。”

 “没错,就是这样。”叶修予以肯定,随后揭开了更真实的一面:

“而且,这是一款攻略游戏,要求玩家——也就是我,和基佬谈恋爱。”

喻文州哑然。

 “能接受吗?”叶修问他。

“这个游戏里的我,”迎着叶修的目光,喻文州愈发不安,艰难地吞咽后,才补完这句话,“是同性恋?”

“初始设定吗?是的。”

叶修静静地看着他。沉默后,喻文州僵硬地开口:“也就是说,你要攻略游戏里的‘喻文州’,所以和他上床了。”

“不是和他。”叶修缓缓摇头,纠正,“昨晚就是游戏开始的时候。”

 

又是一阵冗长而诡异的无言相望。

喻文州终于不堪重负,窘迫地闭上眼睛:“我以为我在做梦……”

哇,好棒。叶修心想。

你在梦里面高高兴兴地上了我,醒过来却惊慌失措,还想假装自己纯洁又无暇吗?

“人在梦里总是更放纵的,”喻文州说得很艰涩,“对不起,叶修,我实在没想在这样一个时机下让你知道。我也曾问过自己很多次,是否敢鼓起勇气付诸行动,但无论如何,绝对不应该通过这种方式。”

叶修伸出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喻文州只能停下来,茫然地垂下眼睑。

“那你现在告诉我。”他说,“跟我讲一遍,你想要说的话。”

 

喻文州再次看向叶修的眼睛。

他并不是怯弱之人。

即便是如此差劲的环境,他也迅速地维持了心态的沉稳,然后极力去挽救过失。令他惊喜的是叶修的态度,让他窥见大门后缓缓开启的缝隙,透出了光的希望。

喻文州习惯了长久以来的暗恋,直到被阳光照到的这一刻,还有些不敢置信。他惊喜,紧张激动,手指尖捏出了汗,但一切都抵不过内心的雀跃,伴随着开出了早春温暖的花骨朵。

他被推向了无法离开的高塔,所幸,叶修没有冷漠地挥袖走人,而是轻悄悄地将手伸过来,搭在窗台上:问,你要同我离开吗?

这不是他寻求的机会,是叶修给他的。

没道理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我喜欢你,叶修。”

喻文州的肩膀放松下来:“是想要和你恋爱交往的那种喜欢。”

“……我知道了。”

叶修目光一转,看向了空气中的面板。

 

【喻文州好感度100(攻略完成)。】

 

他真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


TBC

-请勿转载-

*

系统: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喻:强颜欢笑.JPG


艾特好像经常失灵,有人写了长评没回应的话要来敲我啊,差点错过_(:з」∠)_

我能在十章内写完吗?

  2135 283
评论(283)
热度(2135)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