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白学高手-56

※喻叶,黄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介绍:一款超刺激的修罗场游戏,叶修玩了会哭。

五周目进行时。


*


“我也喜欢你。”叶修说。

猝不及防的一句,喻文州没有料到他如此直接,令他自己都意外的是,非但没有因此感到更多的惊喜,而是……错愕,然后,更迅速地冷静下来。

他与叶修对视。

“看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喻文州谨慎地说。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玩了四次了。”

喻文州眉间凝起一股忧虑。

四次?失败了四次,也就是说……

“非常坎坷,不多说了,”叶修问,“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喻文州按了按胸口:“这里有点痛。”

“哦,大概是因为我。”叶修说。

“嗯?”

“我甩了你四次。”叶修很镇定,“想来‘你’不会有多好受。你要是怪我,想要报仇的话,可要抓紧机会了。”

“……”

喻文州不吭声,他又问:“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进来么?”

“因为你,”喻文州迟疑着,“你的心情发生了改变?”

“因为我自己作的啊,”叶修坦然点头,“狠狠地把你甩了,却又还是喜欢上了你。你说这好不好笑?”

“……”

“抱歉。”叶修说,语气很郑重,“我知道他不是真正的你。但在游戏中,我还是很容易把他当做一个真实的人——也就是你——来看待。也就是说,如果本来就是你,在同样的条件下,我也极可能会做出同样的事。其实无论是对谁,这都很差劲,我应该为我所作所为道歉。”

喻文州终于回神。

“你是因为愧疚和同情喜欢我的么?”

叶修不假思索地摇头。

“我也相信是如此。”喻文州低声道,“你是我喜欢的人,我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吗?叶修,那是数据。只是数据,就不存在被伤害、被辜负之说……你总是这么温柔,我还不知道吗?真正会受伤的人,是你啊。”

 

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贯通透敏锐,猜到的也与实际相去不远。

四周目的喻文州好感度刚过五十,就被叶修拒绝,却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一退再退,伤痕累累直至最后致命一击。他心灰意冷地离去,却还是希望叶修能够获得幸福。这绝对不止是普通程度的喜欢……至少,不是好感状态栏所呈现给叶修看的那样。

叶修在此前就隐约有了些想法,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游戏中的设定是和现实紧密相连的?如果他所看到的好感度,其实是他认知中喻文州的好感呢?在游戏中隐藏起来的部分随着游戏的进展逐步解锁,越来越与现实中的喻文州重合……那的确能够解释为何这游戏中的人物与感情如此真实。

不断被触动、逐渐喜欢上的这个人,就是喻文州。

既然试探的人是叶修自己,他便无需温柔、小心翼翼,只有将自己逼到绝境,只有在最清醒的时刻,才能看清楚这一切。

这个代价并不痛苦,毕竟真正的喻文州远在游戏之外。

 

“坦白讲,我现在感觉很怪,”喻文州说,“不知该生气还是感谢,又或者是嫉妒……明明是一堆虚构的数据,却能让你喜欢我,又让你为它困扰。如果我早一点来到这里,怎么舍得让你这样为难?”

“吃醋了吗?”叶修反而轻松地笑了,“虽然是数据,但到底还是因为模拟的是你,我才会喜欢啊。”

“嗯……越是明白,越是不高兴。”

话音落下,喻文州伸出手坚定地扣住叶修的后脑勺,将自己推过去,闭上眼轻吻住他的嘴唇。

“你们接过吻了,是么?”他碰了一下又分开,隔着不到半寸的距离,呼吸交错。

“嗯。”

“比这样还更多的,也……”

“嗯。”

喻文州的手指从叶修发间滑出来,并没有收回,只是顺势放松了手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将头靠在叶修肩膀上,叹息一声:“我真的很嫉妒它。”

叶修抬起手搭在他的腰上。过了会儿,他说:“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

“你说吧。”喻文州的声音闷闷地传来,“我受得住。”

“你也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好消息你在一开始就说了,”喻文州道,“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希望你受得住。”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攻略游戏,通关的条件不是与某个攻略对象圆满结局——而是和两个对象同时恋爱。

系统介绍给叶修的时候,他当时感受还不深,也已经非常不悦。可想而知,如今介绍给喻文州,他的心情又会如何。

叶修叹了口气:“我这样说,你懂了吧。”

喻文州安静的时间并不长,嗯了一声:“另一个人,是黄少天?”

“这样对你很残忍,我知道,”叶修说,“但是,这是结束游戏的唯一方式。”

“你就算瞒着我,最后我也总归是要知道的。”喻文州缓缓摇头,“就算你不主动提出什么要求,为了离开,我也会……我必须帮助你。”

 

两人相对无言。

叶修知道喻文州是作为奖励进入游戏的。什么是“奖励”?自然是通往正确结局的路上一个重要的进展。

通关的前提是,除了攻略他们,他自己也得投入感情。无论是游戏里的喻文州还是黄少天,他们付出的感情,如果叶修不能予以同等程度的回应,这样的“恋爱”显然是不稳定的。人用情越深,感知越敏锐,叶修如果不投入,迟早会被他们察觉出来。如此看似顺利实则隐患重重,自然走不到最后。

可能很俗,不过系统的用意非常明显——

 

【爱。】系统99.9充满感情地说,【要相信爱的力量!】

 

确实如此。

叶修凝重地说:“小说和漫画里都是这样的,主角都是靠爱战胜大BOSS的。”

【我们这个本来就是游戏,还是恋爱向游戏。】系统说。

“我记得,有人说过,兴欣也是为‘爱’集结起来的队伍。”喻文州回忆,不禁笑起来,“很神奇吧。何况,你总是有这样的能力,让人相信,你能够做到的。”

玩游戏是叶修的天赋。

他的天赋不限于此。

喻文州毫无保留地相信着叶修。他记不大清自己如何走过了漫长而酸涩的暗恋之路,如今的绿洲实在令人欢欣、安慰。他同时也清醒地明白,这不是终点,与叶修彼此互通心意也并非就会换来甜美的果实。

因为这个游戏,他得到了叶修的爱意。可他并不是唯一的受益者。

叶修说的没错,这真的很残忍。喻文州不仅要帮着他去攻略黄少天,还要眼睁睁看着他再去爱上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人。唯有这样,他们才能回去。

 

那……回去之后呢?

喻文州不敢草率地妄想着偏袒自己的不公正。不公正即是一种残忍,可能是对他的,也可能是黄少天的,如同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他们的头顶,将会随着叶修心中的那杆天平倒向任意一边。

可公正又何尝不是呢?

每赛季的总决赛最终只能争出一个冠军——那好歹也是一个队伍可以分享的喜悦。感情上,每个人为独立的一方,没有人能够与别人分享胜利的果实。

没有人愿意分享。

 

*

 

叶修回去后就发烧了。

第一次尝到没有清理的苦果,叶修睡在酒店房间里,看着付老板领着队医进来,翻着医药箱给自己开药。

他躺了一个下午,头热得厉害,始终睡不着,翻来覆去,想要挣被子,又还是忍住。

晚饭前付云又来了一趟,看他的情况。

“好像没那么烧了,”他摸了摸叶修的额头,“起来吃点东西,再量个体温,这两天的活动你就不用去了。”

叶修乖乖地点头,反正他也不参加全明星比赛,去不去都没差。

“Q市这边冷很多,但是有暖气啊,你怎么冻着的?”付云连连摇头,“老不锻炼,体质变差了吧?回去之后又要被你弟说教了。”

叶修苦巴巴地笑了笑:“你不要告诉他啊。”

“那不行,他是有投资的。”付云振振有词,“拿钱就要给人办事,懂不?行了难受就不要多说话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叶修喝了点粥,稍微好过一些,半睡半醒地不知道过了多久,口干舌燥,自己把自己弄清醒了,爬起来找水杯。

保温杯是新买的,效果还不错,他喝了几口热水,轻松很多。刚放下杯子,门铃就响了。

房间里黑漆漆的,叶修看不清时间,披了一件外套就过去开门,向外一张望,居然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你们怎么过来了?”

 “听说你生病了,想过来看看。”喻文州说。

他肯定猜到了是自己导致的,面上流露出颇愧疚之意。不过叶修不知道他怎么撺掇上黄少天一起的,说要帮忙,真那么快就开始找机会了?

黄少天见房间里关着灯,问:“你是不是在睡觉?没打扰你吧?我们就……过来看看,也没什么事,你要是不舒服赶紧躺回去啊。”

“没事,刚睡醒了。”

“烧退了吗?”黄少天仔细地观察着叶修的脸色,“本来还想顺路给你带点夜宵的,但现在也不知道能吃什么,你要喝粥吗?”

叶修点点头。

他没胃口,之前也没吃多少,看情形现在已经活动结束了,晚饭那会儿早就消化了,肚子空空的,也不舒服。

喻文州开了一盏暗灯,将手里提的餐盒放在桌上,又招呼黄少天去煮水。

叶修在他对面坐下,用眼神询问:怎么?

“我没什么经验,”喻文州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道,“不过,回去后我想了一阵,发现你好像没跟我提……”

他的目光追着黄少天过去。

“如果游戏里的设定和现实相符合,”他沉吟,“现实中的少天,是直的。”

“是啊。”

“但是。”喻文州转折,“我觉得,他可能也有点喜欢你。”

“还没到那种喜欢吧?”叶修问。

喻文州迟疑。他不敢轻易下定论。

“这关系到下一步怎么走,”喻文州收回目光,“可以的话,我真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不过,你比我有经验,四次,怎么也熟悉了。打算如何?”

叶修望着他,不语。

【喻文州如此配合,玩家可不要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啊。】系统道。

 

配合?不过是将酸楚苦涩独自吞下去罢了。



TBC

-请勿转载-

*

可以开始倒计时了。

总是容易超出自己的预计……希望10章内搞定吧。

现实还有一点内容,番外,全文要控制在25w内也很悬orz


支线4不是被系统强行扭成的嘛,有想过增加遗留影响……但是感觉更加不可控,还是算了(。

我们规规矩矩地走_(:з」∠)_

  1889 136
评论(136)
热度(1889)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