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主角中心
挑食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有恃无恐-01

※喻叶,黄叶

※包含重生倒追暗恋等各种狗血元素,注意避雷

请勿转载

 

两句话简介:今天的喻文州对叶修爱理不理。黄少天很生气。

 

*

 

一个普通的日子,叶修重生了。

于是,这天就成了一个特别的日子。

 

重生本该是件好事。害怕老去的人能重新回到年轻的时候,仕途不顺的人可以重新拼搏,感情失败的人也还可以再体验一次青春。而对于吃青春饭的职业选手——

在走出嘉世没多久后,叶修回到了第八赛季开始之前。

或许是荣耀之神想给他一个重头再来的机会吧,就像无数爽文的固有剧情,在他被老东家残忍地抛弃以后,离开了容身之处,夜晚大雪纷飞……

然后呢?叶修记不太清楚了。

可能他死了,毕竟死了以后才能重生,小说都是这样写的。他实在记不清那时候发生什么了。

 

心理年龄25岁的叶修正坐在某星级酒店套房的卫浴间里,对着镜子审视18岁的身体。

重生后的世界不太一样。

这个世界的叶修才刚成年,生长环境也截然不同。一个财力丰厚、思想更为开明的家庭,培育出了一个奔放的——可以说奔放过了头的小基佬。

仰仗着自己投资商的身份,大胆地胁迫……算了,何必遮遮掩掩呢,叶修深吸一口气,决定面对现实:

他强X了喻文州。

 

这个“他”指的是原来的叶修。可能只是同名同姓——叶修往好处想——顺便脸也恰好一样。

喻文州,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功成名就的蓝雨队长,也是叶修暗恋已久的对象。至少在人选上可以看出,前身的审美品位和自己还是很合的。

但叶修只是暗恋而已。

现实中有很多阻碍出柜的因素,他不愿冒险,也不敢拿别人冒险。或许自己的喜欢只是比好感更多几分,如果轻率地走出那一步,喻文州会怎么看自己?就算他不恐同、又万分幸运地喜欢上自己,别人又会如何看他们?

叶修向来是很随便的,感情可没有荣耀重要,就这样吧。等到退役,远离了喻文州,或许也就没那么喜欢了。

然而,上天不如人意。

这个“叶修”做到了他不敢想象也没有底线去做的事情:他向喻文州表白了。

说是表白,也是美化后的说法,按叶修得到的记忆,那分明就是厚颜无耻地提出要包养喻文州,自然是被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然后,他精心计划,把喻文州放倒了拖上床。以防他药效过去反抗,还五花大绑,这才洋洋得意地脱了衣服,在喻文州又惊又怒的瞪视下,把自己后面搞湿了,去强X了喻文州前面那根东西。

 

……真是造孽啊。没眼看了。

叶修上身光溜溜的,只在关键部位围了一条毛巾,坐在小镜子面前,捂住眼睛,心情难以形容。

往好处想,喻文州这都没被吓软,至少不恐同……呃,可是叶修并没有感到有多少安慰。

感谢前身,成功在自己追求喻文州的道路面前挖出了深深的沟壑。看在你也不容易的份上,给你饱受委屈的屁屁鼓个掌吧。

 

*

 

喻文州在外面等了很久,耐心告罄,在门上敲了三声。

门没有锁,喻文州直接开了,冷风呼呼的灌进来,吹得叶修发冷。他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了喻文州那张冷淡的脸。向来好脾气的他一点笑容都没有,那绝对是心情差到极点的表现。

“我要回去了。”喻文州的声音也冷冷的,“麻烦让我用一会儿。”

 

叶修坦然地看回去,理直气壮。

说到底这事不是自己搞出来的。那个“叶修”的行事风格与自己大相径庭,他甚至没办法把他看作另一个自己。

换句话说,他毫无内疚,只觉得很棘手。

叶修喜欢喻文州没错,但要是喻文州把对“叶修”的怒火发泄到自己身上,这样没道理的事,他可不干。

再说这个重生到底是什么原理?是为了让他做什么?叶修还没搞明白。没搞明白,不意味着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他不想欺负喻文州,同时也不愿意自己被欺负。

 

这种反应理所当然被喻文州视为无耻、不害臊,面上寒意愈盛,走了进来。

他穿的衬衫纽扣只扣了第二颗,下摆都是皱巴巴的,露出好看的肌肉线条,紧致的小腹,人鱼线半遮半掩。叶修只用余光扫了一眼,就口干舌燥:天啊,这对基佬的吸引力真的太大了。难怪“叶修”不惜强×迷×也想跟他做……

见叶修没动,喻文州抿了抿唇,背过身去解开纽扣,心想,他要看就看吧,事已至此,多看一眼也不会少一块肉。

男人总是下意识地认为,把别人上了总是比被别人上多占了几分便宜的。

叶修看他脱完了衣服又要去脱外裤,终于回过神来,连忙从他身边绕开去,往门外走,结果被喻文州拦腰搂住,又拉到身边。

他突然发觉自己个头比喻文州矮了几寸,力气也没他手臂大,象征性地往外推了推,没推动,便放下手规规矩矩地站着,歪过头去问:“怎么?”

“你是真想缠着我不放?”喻文州声音轻柔,另一只手也放在了叶修的腰上。

他脱掉了上衣,与叶修的身体毫无保留地贴在一起,温热的掌心扣在敏感的部位。叶修一下子就僵住了。他的腿根还是软的,腰和后臀被按压的酸麻感也尚未褪去,喻文州这般暧昧的举动,实在叫他紧张。

他跟大胆的前身不一样,性经验还是零呢……

“刚才不还叫得很大声么,”喻文州低笑了一声,“现在害羞,是不是太迟了?”

叶修心跳加快,呼吸一顿,又见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拉到身前,目光相对:“不过,我不觉得你是会觉得害羞,或者说羞耻的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对吧。”

不,叶修表情僵硬,心道,你前面那里顶到我了,虽然平时可能脸皮厚了点吧,但这种事情上我是真的会害羞的。

“你刚才说的,对我没必要客气,是吧?”喻文州嘴唇微微挽起一个弧度,那是不带笑意的微笑,“反过来,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

他低下头来,碰上叶修的额头。两个人靠得很近,叶修难免有些不自在,想退后,腰被抵着,动弹不得。

“那就如你所愿。”喻文州沉声道,“说好了,只限定于我想做的时候。你想给多少钱随你的意,我正常的恋情你不能插手。哦,刚才的录像你给了我了,我姑且相信你的诚意吧。不过我还是想把话说在前头,小少爷,可别再想着耍什么手段,不然……明白么?”

他手上用了点力,眸色很暗。他显然是不屑于叶修的身份的,也不会因此怕他。

叶修被盯得毛骨悚然,非常艰难地点了点头,这才得到了释放,飞快地溜出了浴室。

 

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衣服穿上,然后去搜喻文州说的那份录像。

包养合约是他们边做边谈的,叶修迅速整理着记忆。

“叶修”最初是想借录像要挟喻文州,但又想讨好他,就把录像给了他一份,来换取稳定和谐的包养关系——天知道这个小鬼对恋爱有什么误解,非要走包养这条路。要是好好和喻文州告白,以喻文州那种性子,拒绝也不会让人为难,说不定还有试试的机会呢……

叶修沉重地叹了口气,翻箱倒柜。

靠,没找到。

不过恐怕早就被喻文州上传到云盘了,删了现有的也没用。叶修放弃了,坐下来休息。

说实话,和喻文州闹到这个份上,他真有点难过。

为什么非要这样呢?

事到如今,恐怕也没有机会再重新换取喻文州的好感了,刚才没有被直接掐死,可能就已经是喻文州最大的仁慈。

叶修又叹了一声。

以后该怎么办?现在的他才18岁,连大学都还没读,更没有进入职业联盟,客观地讲,前途无限光明,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可才把喻文州搞了就开溜,想想他的心理阴影,叶修难免有些心疼。

他打开吹风机吹干头发,顺便把事情理了一遍,突然大惊,脸上的镇定终于维持不住,轰然倒塌:等等?喻文州有女朋友了?



TBC

-请勿转载-

*

试水,尝试自己不太擅长的一些东西。

感觉风格会变得很不伦不类。

说明一下,和喻文州做了的部分属于背景,你们可以当做是,R18真人游戏中自动跳过的哔哔环节。以后那个“叶修”不会再出现了,它只是一个背景设定。

我也知道这样的确有点,那啥……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呢,不能的话我就删了(请原谅……

  2224 199
评论(199)
热度(2224)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