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主角中心
挑食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叶♀】震惊!联盟公认第一基佬竟然……(下)

※叶修性转注意

※喻文州X叶修♀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当喻文州知道叶修以为他喜欢男人的时候。


*


晚饭前快递就到了。

魏琛接到电话就去了门卫室,没过多久又回来把方锐也叫上:“走,拿特产去”。方锐跟过去一看,哗嚓,喻文州这是把蓝雨食堂都搬了过来吧?

方锐又忍不住扭头看魏琛,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一番。这几天太热了,魏琛连胡子都懒得刮,下巴上胡茬一片,这形象实在算不上良好,就连大叔控的女孩子可能都看不上这一款。这样一想,方锐敬意更深:啊,喻文州……牛逼。

“你说什么?”魏琛听到了一点,提高声音问。

“没有没有,我是说喻文州队长真是太客气了,居然还送什么礼物。”方锐连忙说。

“嗯,这小子的确很会孝敬前辈。”魏琛摸摸下巴,故作老成地点头,“按我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方锐深以为然。就是不知道喻文州觊觎的是魏琛同志的屁股,还是……

呕,他忍不住又看了魏琛一眼,打了个寒噤,不敢再想象下去。

 

*

 

又过了两天,叶修收到黄少天的消息时,他和喻文州已经下飞机了。

“什么?”正和其他人一起围着吃冰镇西瓜的方锐听了,大吃一惊,“40度来游西湖?他们疯啦?”

“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唐柔说。

众人顿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懂的懂的。方锐的表情更是五味杂陈、欲言又止,他努力告诉自己要忍住,偷偷看魏琛反应。

魏琛浑然不觉,问着叶修:“你陪他们去?”

“我觉得他们也想见你。”叶修说。

“唔,也是,”魏琛假装有一大撮胡子,做了个捋的动作,“老夫也甚是想念,就同你走一趟好了。”

 

陈果觉得自己和其他小年轻都和蓝雨那两位不熟,一群人都涌去凑热闹也怪不方便的,不过倒是可以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吃个饭。

她在常去的饭馆定了位,把地址和房间号发给魏琛,快饭点的时候,就带着兴欣其他人提前过去。不多时,魏琛亲热地搂着黄少天的肩膀进了包厢,跟大家招呼:“来来来,不要客气,今晚一起帮我灌醉这小子啊!”

众人激动,蠢蠢欲动。黄少天自来熟,坐下来没多久就和他们打成一片,很快约好了晚上去兴欣网吧较量一番,将自己队长忘了个干净。

那边喻文州付完车费,落在后头,回头只见到叶修等在那,取笑自己:“你动作这么慢,难怪总被人抛下。”

“也不会落太远的。”喻文州也笑笑,不以为意。他跟上来,在叶修身边走了几步,留意到她额头上的细汗,便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里面冷气挺凉的,把汗擦了再进去吧?”

叶修平常很少带外面走动,尤其是大热的夏天,出门前虽然记得带了伞,却忘记拿纸巾。她跟着他们在湖边晒了一下午,雪纺上衣都浸湿了,喻文州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肩膀上半透明的内衣带,只好小心翼翼地避开视线,将纸巾递到她手里。

叶修接过,道了声谢:“出门会准备这么充分的,我认识的人里,除了你只有张新杰了。”

“是吗,我觉得我还准备得不够呢,”喻文州谦虚地表示,“忘记带防晒和驱蚊水了,幸好穿的是长裤。”

叶修叹息:给,太给了。

 

他俩进了包厢,差点以为走错了。

“吵什么,”叶修见怪不怪地喊停,“黄少天你不坐着干嘛呢?”

“这些人对我不怀好意,”黄少天一本正经地说,绕到了叶修右侧,“我要离某人远一点。”

“什么某人不某人的,少年你这样很没礼貌知道吗,”坐在另一头的魏琛拿指关节敲桌面,“枉费老夫以前那么关心你,你现在居然连我都不信任了!”

黄少天从来都不信。他眼尖看见服务生抱来一箱啤酒,就很有先见之明地从他和方锐之间开溜了,正想在叶修这边坐下,被苏沐橙挥了挥:“旁边旁边。”

他只好挪了一个位,在苏沐橙边上坐下,再看另一边,嗬,莫凡!网游里那个拾荒者是吧,黄少天看过兴欣的报道,对这位人士有点印象,跟他打了声招呼,对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冷淡地扫来一眼。

居然比周泽楷还难搞。黄少天顿感无趣。

喻文州见他两边都坐了人,打消了和队友坐一块的念头,顺势想在叶修身边坐下。突然方锐冷不丁地冲过来,喻文州不得不退后给他让了个位:“怎么了?”

叶修也问:“你干嘛?还想和黄少天交流感情?”

黄少天连忙摆手:“拒绝!我们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交流个屁。”

方锐本来就没打算和他回忆当年蓝雨训练营的往事,此时被中间没挪位的叶修和苏沐橙挡住,正好正大光明地在叶修左手边坐下:“那我坐这!”

喻文州微微错愕,没想到竟然会被这样截胡,再一眼望去,其他人都坐稳了,只剩下对面魏琛身边剩一个椅子。他摇头,无奈地坐下,抬眼时正望见方锐给自己抛了个媚眼,挤着眉毛一边比了个大拇指,仿佛在说……

喻文州心中一惊,一凛。

这是挑衅吧!是吧,是吧?!

 

方锐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当了次大好人,正自我陶醉呢,却感到一阵杀气,连忙缩了缩脖子:怎么喻文州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恰好叶修拿起菜单,开口将注意力转移了过去:“点菜了吗?”

“没呢,你来吧,我也不知道大家爱吃什么。”

陈果此时口中的“大家”,当然不是指已经朝夕相处一年的兴欣,而是指喻文州和黄少天(初来乍到的方锐或许也算)。

叶修点点头,认识这么多年,她当然是知道的,按照大多数人的口味相当熟练地点了十来个菜,正要合上菜牌,又停了下来。

“有几个辣的,介意吗?”她问喻文州,“我记得你好像不吃的。”

“没关系啊。”喻文州笑着说。

“没事呢,我也不吃辣,吃不下还有别的菜呢。”陈果相当潇洒地挥了挥手,“就这样吧,不够再加呗。”

 

菜端上来,摆满了一桌。人多,菜消灭的速度很快,旋转盘几乎一直在动,好不容易停下,也是魏琛把爱吃的菜转到自己那边,偏偏是辣的,喻文州看了几眼,不动声色。

“给我留一点。”叶修在对面提醒,魏琛翻了个白眼:“下次你坐我旁边行不行?”

“我怕会给你打起来。”叶修温柔地说。

魏琛打了个激灵,作出嫌弃的样子:“那你还是远点吧。”

叶修吃得差不多了,分出些精力去关心两位客人。黄少天么,战斗力惊人,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喻文州这么斯文,跟这些人坐一块会不会很吃亏,能吃饱吗?

她望过去,喻文州正夹起碗里红通通的小龙虾,面无表情地吃下去,又飞快地往茶杯里加水。

方锐坐她身边,顺着目光看过去,也发现了,悄声和叶修交流:“他不能吃辣?”

“以前不怎么能,所以难得聚餐,我都不会点这些菜的。”叶修也小声说,“现在看来好很多,估计练过了。”

方锐看了看狼吞虎咽,满嘴红油的魏琛,点头:“了不起!”

 

*

 

喻文州最近有点忐忑。

他一向非常信任叶修的能力。无论是重组战队,还是与嘉世在挑战赛中狭路相逢,甚至是这个赛季初发出的争取夺冠宣言,他都并不会觉得她在说大话。

在某个高度,他相当确信自己能和叶修并驾齐驱。这既是对自己的自信,也是对叶修的充分认可。

然而,现在他却有些茫然。

他自认为自己发出追求信号已经非常明显了,也为了避免唐突隔了好些时间,却不曾见到叶修有任何反应。

她有这么粗枝大叶么?喻文州不信。

亦或者是——喻文州不禁有了个不妙的猜想:叶修有了喜欢的人,所以才假装不知道,也不作出任何明面的回应,以免伤人心,而是想通过这种隐晦的方式让他知难而退。

他观察过一段时间,也有意无意打探过,确定叶修是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的。那么,只剩下这种可能了。

会是谁呢?——方锐?之前那个挑衅的眼神,很让喻文州不快,但也说不准。他不想再等下去了,只怕夜长梦多,失去优势。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由霸图主办。这是一年的赛程中难得休闲的时候。

喻文州便借着这次机会,约了叶修出去。

蓝雨和兴欣恰好选在同一家酒店入住,这给了他额外的便利。叶修从楼上下来时,手里还拎着刚买的鸭脖,热乎乎的冒着白雾。

“我可以吃么?”叶修问他,不知道他有什么事,怕说完了拿回去已经凉透。

喻文州当然不介意:“你吃吧。听我说就好。”

虽然这个画面有些奇怪,但他觉得,反正是叶修,无论做什么都是很可爱的——大约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叶修剥开塑料袋外层,咬了一口,有些为难,这动作很不矜持。不过算了,喻文州是熟人,也没什么好尴尬的。她放心地咬下去,直到听见了——

 

“我喜欢你。”

 

……叶修被呛到了。

她飞快地把啃了一半的鸭脖塞回袋子里,然后问:“你刚才说什么?”

喻文州觉得她的反应实在古怪,没摸着头绪,只好重复:“我说,我喜欢你。”

叶修不咀嚼了,咽下嘴里的肉,表情变得高深莫测。

“你觉得突然吗?”喻文州困惑地问,“我以为……这段时间,我已经表示得足够明显了。”

“呃……”叶修面露迟疑。

“其他便算了,前阵子你没收到花吗?”

“那束花是你寄的?”叶修讶然,“果果以为是给唐柔的,就拿走了。”

“可能是花店把卡片漏掉了吧。”喻文州抚额,“抱歉,是我考虑不周。”

“没什么。”叶修尴尬地说,“那个,你是认真的吗?”

“嗯,”他面上稍有些赧然,但更多的还是温柔,“我喜欢你很久了。本来想再等些时候,却还是更怕自己错过机会……我的对手一点都不少,也一点都不弱。”

喻文州说完,心里却更不安了。

因为叶修几乎是用一种错愕的眼神看自己的:“我以为——我是说,我都不知道你喜欢的是女人。”

喻文州:……我艹。

 


他做过一百种可能的应对准备,却绝对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喻文州人生中第一次,心态崩了。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那样看你的。”叶修瞧见他神色的那一刹那,便心知自己错得彻底,一慌神,想要试图安抚他:“我可能……一开始就搞错了。唔,以前有人跟我说,你似乎对女孩子不感兴趣。”

喻文州绷紧了嘴唇,才没让自己失态:“‘有人’?”

“就,闲聊八卦的时候,少天说的,”叶修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情报来源,“有几次他们被前辈怂恿着拉去看小电影,结果只有你……当然他们是开玩笑说的,只是我受了点影响,之后就……”

“不要说了。”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走近一步,叶修连忙后退,推到了墙边,被喻文州伸出手撑住墙。

“所以,你之前那个表情——该不会是以为我想找你当挡箭牌吧?”

喻文州表情还是很柔和,只是多了点似笑非笑,就变得充满侵略性。他的声音被竭力抑制着,却还是不顾一切地走向失控。

“没有,冷静点。”叶修敏锐地嗅到了危险,抬起双手挡在身前,示意他不要冲动,“我可没有那么说。”

“你就是这么想的吧。”

叶修冒了点冷汗,但她是知错认错的人,立刻低下头,忏悔:“对不起,文州。”

喻文州简直伤心至极,差点被气笑:“那我要怎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性取向呢?你是不是要逼我做一些——”

“冷静!”叶修慌张地捂住他的嘴,以免他情绪失控下走上言情霸总的道路,“我信了,我当然信了,文州你小声点,会被人听到的。”

喻文州心说我才不怕呢。他真的有些失去理智了,定定地看着叶修,身体里涌起前所未有的冲动热血,只想牢牢地把她按住,然后……

野兽在胸膛里咆哮。但是,被她嘴唇上沾着点红色痕迹拦下了。

喻文州痛苦地想:如果真是一个充满辣油味的吻,那还不如不要呢。他垂下头,身体一斜,把头靠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她的身体起先微微颤抖,后来慢慢镇定下来,看他情绪稳定了,小心翼翼地问:“赔礼……请你吃鸭脖?”

“不要。”喻文州更深地压住她的肩膀,说,“我想吃你。”



END...IF?

-请勿转载-

*

哎呀,没机会写到老魏的反应,遗憾!

摸完鱼了,继续学习吧【


对于喻叶性转,我说特别想看肉(。) @唧茸蘑菇汤 这个人说会写!


PS:我觉得如果这个时候,喻文州知道叶修以为他喜欢魏琛,可能会气得当场把她,欺负到哭出来吧【巨OOC!

亲不下去也没关系,直接上床吧【

  2095 84
评论(84)
热度(2095)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