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翔叶24h】十八点

※翔叶only

孙翔生贺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超一级平淡的“ABO,酒后乱性,生死之间,狗血限制级”套路。


*


孙翔是个很大A主义的人。

一直以来,他理想的omega的样子实在陈旧到冥顽不灵。纯洁、矜持,自强自立,自爱自重,尤其是那种与发情期抗争到底,宁死不屈的性格,绝对的加分点。

越难得到的越想要,人就是这么矛盾的生物。孙翔坚信,拥有如此美好品质的O,才是值得自己追求、爱慕的。

然而,就和大多数其他领域一样,职业圈也是以beta居多,alpha占少数,omega则是非常罕见的存在。孙翔没指望能找个同行的对象,但媒体和粉丝们似乎十分热衷把他拿去和别人凑对。

这年头观念都放开了,AA恋、AB恋搞得不亦乐乎,奇思异想的绯闻、粉丝向创作满天飞。这些都还好,姑且算作是优秀的代价。孙翔最不能忍的,是他们给他和叶修之间编排的那些龌蹉事。

 

上述所说,罕见的omega,叶修就是其中一位。在没露面的“叶秋”时期,就有无数狂热的A粉羞涩地在网络上公开宣称愿意被他【哔】;出镜以后,更有无数狂热的O粉在舞台下挥舞着横幅喊嫁给我、请给我生猴子——可见其人气之高,性吸引力之强大。

可他一点都不是孙翔喜欢的类型。

从第八赛季“叶秋”退役到十赛季兴欣夺得总冠军,他们之间的“新仇旧怨”不计其数。孙翔如今成熟许多,对叶修其实也没什么怨念,只不过自己一路走来被打击再三,实在是很没脾气。

他不敌视叶修,承认叶修的实力,也不代表他会喜欢叶修。

 

孙翔对叶修的初印象是在第七赛季的比赛席上,斗神风范仍在。可惜只见一叶之秋,不见其人,直到全明星周末时,他才有机会在选手通道里捕捉到本人的踪影。

没想到他一看就忍不住皱眉。和其他alpha随随便便勾肩搭背,成何体统!那谁,林敬言还是易感期呢,叶修连抑制剂都不喷,也不知道回避,没看到人家都老脸一红了吗,尴不尴尬啊!

后来——出于孙翔自己那被人嘲笑数次却依然固执不改的择偶观影响——看着叶修在那个雪夜潇洒地解约离开,又听闻嘉世经理说他对老朋友关照诸多,孙翔心中多少是有些动容的,又挽回一些好感。但这份触动还没来得及转化成真正的动心,就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孙翔回忆起来,又一次感慨,自己和叶修真是八字不合。

他那时对苏沐橙颇有好感,虽然她对自己爱理不理,但性格实在很符合孙翔那惊为天人的口味,就算不往那方面发展,只是当搭档也很好。

接着没过多久,孙翔便发现她是因为叶修才不待见自己的。他于是愤愤不平:联盟本来就僧多粥少,叶修自己事业心不找个A结合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把苏沐橙也拖下水,OO恋怎么可能有前途呢?

而最后一个,也是最决定性的原因,就是孙翔心里已经有人了。

 

因此,孙翔无论如何也不能忍受,粉丝们扒拉着一叶之秋与君莫笑的视频,扳指头数他们的每次交锋,然后一口咬定:孙翔单方面对叶修有好感,想追求他。叶修对他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态度,哇,肯定也有好感。

结论:前后斗神,AO绝配,他俩在一起,很有希望,坐等婚礼发糖。

 

噗——

第一次看到这条八卦新闻,杜明等人一同在早餐桌上喷水。他们回过神来,又觉得有点道理:“孙翔对叶修的执着……的确有些超出常理了。这已经不是普通对手之间的关注度,它——”

个屁。

孙翔勃然大怒,却也不想多解释:“我已经有O了,你们不要瞎说,给我添乱。”

什么?!众人又大惊:“谁?”

孙翔表情有点落寞、沉重:“还没追上。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于是,轮回队友们都放下心来。也好,他和叶修不会成真,至少让轮回公关部方面的压力小了很多。

 

周泽楷不是爱说话的人,然而集训开始的一周之内,整个国家队都知道孙翔有个白月光了,真的很神奇。

孙翔把这归结为:八卦的力量是无穷的。

他不清楚叶修一直以来如何看待他们的绯闻,或许浑不在意,又或许肚里藏了什么坏点子——每次孙翔看到叶修,都被他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审视一遍,起了一身起皮疙瘩。

瓜田李下,叶修却完全不懂得避嫌,孙翔非常不爽。他不好对一个omega发作,身体的十足反感却是控制不住的,最后总是仓皇狼狈地逃走,想也知道叶修看着他的背影会怎么笑话他。

他们的房间是对门,每天一早就要面对叶修。孙翔坚持几天,也忍了几天。天底下没几个A需要像他这样忍住自己去痛揍一个omega的强烈冲动,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破了一项世界纪录。

为了比赛,孙翔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和叶修起冲突,忍过这半个月就好了。等世邀赛结束,叶修退役回家,他回到轮回,皆大欢喜。

叶修越公事公办,自己当然也不能输给他。孙翔闷着一口气,反而斗志昂扬,发挥极佳,为小组赛的晋级立下汗马功劳。

 

那天晚上,孙翔本来已经躺下了,却还是烦躁地下床换了外衣。

因为比赛而激起的浑身热血未能及时冷却,他急需呼吸新鲜空气,找个空旷的地方调整心情。夜色已深,这个点在外头乱晃不安全,孙翔还是有数的,就决定去街对面买点夜宵打发自己。

电梯还未关上,又一个身影闪了进来。孙翔抬头一望,不是叶修是谁。

叶修看到他,也咦了一声,问:“现在出去?”

“便利店。”孙翔干巴巴地回答。

“哦,”叶修应了一声,说,“一起吧,我去买烟。”

孙翔并不想和他待一块,只是没有理由拒绝,一声不吭往旁边让了一步。电梯开始下落,两人都不说话,并排站着,气氛有些僵。

电子屏上的数字逐个减小,叶修低头摆弄着打火机,突然问:“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孙翔一个激灵,条件反射:“没有。”

叶修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他,过了会儿,又垂下眼睑,轻描淡写地:“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

“我不喜欢你。”孙翔生硬地说。他知道叶修是什么意思,无疑是表明自己态度端正,不会因为曾经的过往对自己有什么偏见,更不会在训练中给自己穿小鞋。但是……

喜欢这种话,是能随随便便对人说的么?要是被别人听到,传出去保不准就变成了“震惊!叶修深夜示爱孙翔,竟然在这种地方——”的头条新闻。

他余光瞄见叶修露出的一截后颈,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密闭狭窄的空间里,他仿佛能嗅到一点什么味道,稍纵即逝。

应该是错觉。叶修的信息素一向控制得很好,从没被人闻到,也没引起过什么AO发情惨案。

“不要这么凶嘛,”叶修说,“你是不是因为网上那些人说的话?不要管就好了,要是真听他们的,我都给小周生了一百个小孩了。”

孙翔差点要被他逗笑,但反应过来,不免更生气,你可是omega啊!能不能自重一点,这种玩笑能乱开吗?

他忍不住凶狠地瞪了一眼叶修。

“我不讨厌你,”孙翔说得很勉强,“你也不要多想了。”

“嗯,”叶修神色淡淡的,“我知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错,”孙翔粗声粗气地说,“你知道就好。”

电梯停下了,孙翔正欲抬脚跨出,无意间看了叶修一眼,又停下:“你那什么表情?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叶修慢吞吞地走出电梯,“只是有些感慨,年轻真好啊。”

孙翔被他说得面颊一红,还好晚上光线不足,也看不出来。他心里不舒坦,嘴硬道:“那当然,谁像你这样。”

“你也没有追上啊。”叶修语气还是那么波澜不惊。

“迟早的事。”孙翔哼了哼。

 

叶修走得慢,孙翔跟在叶修后面走得更慢,两人拖拖拉拉过了马路,走进便利店。店里除了收银台的店员,也没别的客人了。孙翔往里头找吃的,叶修停在外边,研究着货架上那些难以辨认的外文。

到结账时,好巧不巧突然停电了,电脑无法使用,店员连连道歉,打开手电筒,到里间去找备用发电机。

孙翔等得无聊,盯着叶修手里的烟盒看了一会儿,忍不住说:“你就不能少抽一点?”

“一时半会戒不来。”叶修说,“打完了回家慢慢说吧。”

“你回家之后还玩荣耀么?”孙翔问。

没想到叶修踌躇了会儿才回答:“不清楚,看情况。”

“那你——”孙翔看他兴致不高,也知趣地不再追问。他想,叶修这个年纪已经不小了,又是未婚omega,想来一回家就要被催婚逼婚。如果叶修又没有喜欢的人,那就痛苦了,可如果不尽快和alpha结合,靠抑制剂度过发情期,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身体的负担也会越来越大……

等等,孙翔甩了甩头,这又关我什么事呢?

他悄悄挪开一步,眼观鼻鼻观心,看着店里的时钟,估算电力恢复的时间。没过会儿,又听叶修问他:“我还挺好奇的,你喜欢什么样的O?”

提起这个,孙翔的精神稍微振奋了些,正欲回答,却不知从何处说起。

他其实对那人印象不深,但是一个omega还能对alpha留下什么样的印象?自然无比契合、充满吸引力的信息素的味道,让他热血沸腾,魂牵梦萦。

这却是不好说出口的。孙翔支吾了半天,只说:“我……喜欢他的信息素。”

 

提起喜欢的人,孙翔眼里就多了几分神采,声音也含着意犹未尽的想念。

其实这一句就够了。现代社会有哪个O会随便让一个A闻到自己的信息素?虽说时代在进步,Omega的地位也在逐渐改善,但到底先天就存在致命的弱势缺陷,他们只会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地收起自己的气息,用抑制剂和高傲来给自己打造坚实的堡垒。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才能放松绷紧的神经,让自己诚实地追求欲望,放纵地沉沦。

叶修微微叹息一声,眉间染上几分惆怅,陷入沉默。

孙翔察觉他的情绪低落下去,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还好此时室内的灯光又亮了起来,店员匆匆出来,又叽里呱啦说了一通。孙翔听得似懂非懂,只知道他们可以结账了,就掏出钱包,等他扫码。

店员看他们是一道来的,东西也算在了一起,在收银机上敲了几下,上面跳出一串数字。

 

变故总是发生得突然。

门外闪进一个黑影,起先他们都没有注意,随即便听到他高声喊了些什么——说的是德语,叶修和孙翔都听不懂,却看到店员小哥的神色变了,慌张地后退两步,一头撞在货柜上。

那人关上门,气势汹汹地走近了,他们终于看清他黝黑的外套下竖起的枪口。

深夜抢劫。

 

孙翔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劫匪头上戴着连衣帽和口罩看不清长相,枪指向店员,眼睛却看着他俩,说着蹩脚的英文,一边伸出左手,比了个手势。

孙翔赶紧把钱包放在了柜台上,结果那人接都没接,还要他们交出手机。等他们照做了,慢慢地后退到一旁,劫匪正欲伸出手,没想到店员小哥趁其不备,按下了报警器,店内顿时轰鸣声大作。

劫匪一惊,直接开了枪。火光飞溅,没打中,小哥抱头蹲下,飞快地躲到柜台之后。劫匪被激怒了,想都不想级把枪口转向店里的顾客。

这对叶修他们来说,真是飞来横祸。

“等等!”孙翔大喊,那人不听,怒喝着直接扣下扳机。叶修把他撞开了,两边的货架轰然倒下,孙翔摇晃着摔倒。叶修却矮身躲开,一步跨上前,抬手劈过去。劫匪措手不及,枪虽然没脱手,却被他的冲势撞到墙上,回过神,咬牙跟他搏斗起来。

叶修完全靠着出其不意和爆发力,此时和身强体壮的白种alpha比力气和招式,自然是比不过的,只能靠身体的重量去压制对方,眼看着招架不住,还好孙翔反应也快,冲上来帮忙。两人合力,勉强制住劫匪,店员小哥也找到了电击棒,成功把人击晕过去。

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孙翔发觉叶修脸色不对,连忙把他拉起来检查身体。

劫匪匆忙之间开了两枪,只打中墙,叶修身上挨了几下,没什么大事,不过肩膀和手臂上淤青得严重,店员凑上来问孙翔要不要打急救电话。

“没事。”叶修摆摆手,不过力气都耗尽了,靠在墙上喘气,脸色白得厉害。

“你胆子太大了吧!”孙翔先前惊出一身冷汗,这时看着他,又一股脑儿气上来,“手伤到都还是小事了,他拿着的可是枪啊!要是……”

他说不下去了,怒目而视。

叶修却淡淡地,稍微缓过气来了,抬眼看他:“那下次你保护我?”

“这不是废话吗!”孙翔跺脚。

没过多久巡警就赶来了,把劫匪押走,又找他们去做笔录。

孙翔费力地跟他们交流半天,被叶修用手肘捅了一下,看到手机,连忙去打随队助理的电话。接着联盟的工作人员,电竞总局跟来的官员都被从梦中叫醒,匆匆赶过来处理后续,叶修也被送去医院检查。孙翔跟着去警局好不容易做完了笔录,又去医院看他。

 

随队助理紧张兮兮地给总部打电话,叶修则没精打采地坐在一旁输液。孙翔凶巴巴地站在他跟前,不说话。

“没事了。”叶修说,指了指旁边的空位,“那人情绪失控,身体接触的时候我也受了点影响,不过问题不大,等明天早上就好了。”

“你还真是心大。”孙翔硬邦邦地说。

“这么关心我?”叶修扬起了眉毛,仿佛有些诧异,随即又说,“不过,对了,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好,现在……”

话还未说完,他突然被孙翔抱进怀里,吃了一惊,声音断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的肩膀边,凑近了脖子蹭来蹭去。扑面而来的、独属于alpha的雄厚气息,叶修刚沾上一点,顿时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先前被挑起的信息素紊乱本来已经压下去了,现在被孙翔这么一抱,叶修又觉得要失控了。他手指冰凉,使劲攥紧,想将全身翻滚沸腾的血液死死收住。孙翔深吸一口气,手臂的力道加了几分。

“是你。”他肯定地说。

“……什么?”叶修声音有些沙哑。

“那天那个人,是你。”孙翔重复,又问,“你早就知道是我,对不对?”

叶修的身体在他怀里逐渐软了下去。

孙翔便愈发坚信。

信息素是不会认错的。那晚他喝得有点头晕,趁着还没醉过去,就想悄悄溜回房间睡觉,路上却遇见发情期刚刚爆发的omega,连人都没有看清。无数世纪以来潜藏在人类身体中的本能完全主导了大脑的控制权,契合的信息素让两人同时失去理智,情迷意乱地滚上床。第二天醒来,人去楼空,他头疼欲裂,只在地上找到自己的衣服,和萦绕在房间内角角落落尚未褪去的柠檬味。

酒精只是麻痹了一部分的意识,孙翔记得清楚,最初是自己强行把人拖到床上,压着他的手和腿,往脖子后面的腺体上啃去的。对方无力地挣扎,喘息,被临时标记后终于彻底失去反抗的力量,搂住他急切地回应……孙翔沉痛地用手挡住眼睛,胸口闷得厉害。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把人标记了。狂热结合中的A没有成结的可能性非常低。要是标记了,自己倒没啥影响,倒霉的都是O。整件事说到底是孙翔的错,对方却一声不吭悄悄溜走,或许是不愿意给他添麻烦,或许是因为,他并不喜欢孙翔,不想被这标记束缚了……

 

嘉世的俱乐部里,谁能够如此轻易地悄然离去?

只不过是孙翔自己的理智不愿意去接近最真实的答案。他心烦意乱,平日里愈发觉得叶修浑身上下都不顺眼。他怎么可能就因为信息素喜欢上一个人?只是因为把人睡了感到歉疚而已。他反复跟自己解释。

当大家屡屡将他和叶修放在一起,孙翔又慌了,抵触的心理愈发强烈。他生怕自己演技蹩脚,发现其他人深信不疑,总算松了一口气。

但是,他快忍不下去了。他或许可以瞒住别人——有谁会真的很关心他喜欢的究竟是谁呢?他们不在意,自然信得轻易。孙翔在意得很,自欺欺人才是最难的。

有那么几次,孙翔被不明情况的队友怂恿,鼓起勇气想告白。他沉着地走上前去,一抬头,对上叶修的眼睛,那一腔雄心顿时又燃烧殆尽。

他还是怕,怕叶修讨厌他,反感他。他一向是骄傲自信的人,但是在叶修面前,他强大的骄傲已经被打击得不剩多少了,他实在不愿意把最后一份也输得一干二净。

 

孙翔突然感到腰上多了一点热量——叶修用手臂圈住了他,这似曾相识的温度将他惊醒,心跳骤然间提速。

“我以为你讨厌我。”叶修被他搂得紧,声音也有些闷,“你还那么年轻,要是被逼着娶一个不喜欢的人……”

“可是我喜欢你啊!”孙翔激烈地打断他的话。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藏起一点笑意:“你两个小时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孙翔一下子弱气了,嗫嚅着,“我怕你笑话我。”

他感觉后脑勺被轻柔地抚过:“其实我也是。”

 

叶修很少有害羞的时候。

而这时候,孙翔比他更加害羞。


 

END.

-请勿转载-

*

本文也可以叫,两个影帝【bu

这是一个孙翔想让大家以为“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上叶修了其实非常喜欢”但其实他不仅知道他还想试探叶修的态度最终主动出击,妄想欺骗所有读者的故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穿真相……


还可以更狗血一点:带球跑。

比完赛后,叶修拍拍孙翔说,跟我回家。

孙翔:???这么快吗!

叶修:带你去看女儿。

孙翔:【掉线】

……写不出来()

感谢提供灵感的朋友们,不过我把部分内容杂糅到一块了……_(:з」∠)_

  1693 49
评论(49)
热度(1693)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