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叶】烙印-03

※喻叶,含少量蓝雨叶

※恋与paro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一条黑鱼。


*


03 水彩画(上)

 

叶修回忆起他们初次相遇的时候。

那时候他还不认识尚未出道的喻文州,自然,喻文州也不认识他。那天叶修没上场,四处转悠,在观众席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下。本来是想难得悠闲地当一次观众,过了会儿,叶修留意到身旁那个少年。

和其他专心致志看屏幕的同伴不一样,他看得也认真,却时不时低下头在笔记本上涂涂写写,思考的时候眉毛微微蹙起。叶修好奇,悄悄去打量本子上的内容,随即了然。

那是皇风和呼啸正在进行的团队赛的战术走位,几个重要的伏击点都被喻文州画了出来,又加了一些辅助线作说明。过了会儿,他大概是想明白了,渐渐松了口气,目光回到屏幕上。不久,焦灼的局势在逐渐向皇风倾斜,等到收割了三个人头的优势,这场比赛的赢家也就在众人预料之中了。

喻文州不再关注比赛本身,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草稿,肩膀放松下来,靠在椅背上。他也留意到叶修了,向他笑了笑,随手将本子往后翻去。翻页停下,露出一叶之秋的黑白线稿。

虽然是用铅笔画的,但线条轮廓的细节足以看出他的用心。

叶修意外:“没想到你不仅有战术素养,画画也很不错啊。”

“随手画的,勉勉强强吧。”喻文州很谦虚,想了会儿又说,“我觉得还可以更好。”

“上色就好了。”叶修说。

喻文州摇了摇头:“我只学过一点素描写生,上色恐怕还办不到。”

“哦,不过黑白其实也很好看,更考验绘画功底吧?”

“人体结构和色彩审美,这是两方面的。”喻文州微微一笑,“不过,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努力尝试的。”

“你很喜欢他啊?”叶修也笑。

“一叶之秋吗?”喻文州一愣,随即道,“喜欢吗,我也说不准……”

“唔也是,”叶修说,“毕竟你是蓝雨训练营的,要喜欢应该也喜欢索克萨尔吧。”

喻文州合上本子,却说:“那倒未必。虽然不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感情,但是——像叶秋这么完美的人,很难有人不喜欢吧?”

……

 

也许是吃多了,叶修半夜醒了一次,喝了点水,又重新躺下。

梦里的场景印象还很深,就仿佛发生在昨天。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做了这么一个梦,回想起那时还略显稚嫩的喻文州,不由笑了起来。

渐渐地,笑意又淡了下去。叶修的神色沉淀下来,陷入沉思。

刚开始打交道时,喻文州还是有些冷淡的,客气疏离,温文尔雅又保持着对陌生人的距离。叶修和他,乃至于蓝雨的交情,也是在无数次……赛场上的生死对决,与赛场下的插科打诨下发展出来的。

而在这个世界里,昨天他们方才是初次见面,喻文州便展现出如此亲昵熟络的态度,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这显然不同寻常。

叶修思索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一现:“咳,系统你在吗?”

“……被你发现了。”系统的声音出现在房间上空。

“没错,这也是女主光环的作用——使男主角不由自主地亲近你,对你另眼看待,对他人冷淡对你温柔。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空调,只为你一人而开。”

叶修:“不,谢谢,我现在有点冷。”

他坚决地闭上眼,没多久便睡过去了。

 

白天淋了雨,苦果来了,大脑沉重,额头有些烫,晕乎乎的。

叶修揉了揉眼睛,勉强支撑上身坐起来,放眼望去,看到一片柔和的薄荷绿。他坐在草地上,日光高照,湖面上波光粼粼。他想站起来走走,回头一看,发现一个男孩就坐在自己隔壁,抱着一本过大的素描簿。

“稍等。”男孩头也不抬地说。

叶修只好又坐下,凑过去,靠在他的肩膀上。男孩手里的铅笔熟练地在画纸上游走,勾勒出浓淡相间的湖岸风光。他低着头,细碎的刘海随着动作在眉毛上方一颤一颤的。叶修还想看得更清楚一点,挪了身体,手压到什么东西,一看,是一盒崭新的彩色铅笔。

“你怎么不用这个?”

男孩终于完成了画作,笔锋在树下的阴影处结束,抬起头来,露出一张七分熟悉的脸庞。

“用什么?”

叶修将彩铅拿起来,递给年幼的喻文州:“不喜欢吗?”

喻文州应了一声,接过来放在腿上,反问:“你喜欢这个?”

“嗯,你画出来肯定很好看啊。”

喻文州似乎对那盒彩铅并不感兴趣,神色淡淡的,攥紧了手中的铅笔。但是他转过头,看到了叶修脸上的表情,被那柔和自然的笑意动摇了。

“那……”他想了一下,轻声道,“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试试吧。”

他合上素描簿,夹在胳膊下,拍了拍腿上的碎屑,一边站起,一边又把彩铅递了回来。

“先给你拿着,我用不上。”

叶修想,我拿着也没用啊,又不会画画,连欣赏的水准都很难讲。不过他还是接下了,手往后一撑地,站起来。

血液倏地涌上头,他眼前黑一阵白一阵,重心不稳,往前跌去。

喻文州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伸手过来,连本子和铅笔都掉在了草地上。但是来不及了,叶修跌入水中,浑身被冻得彻底,没挣扎几下,头上又是扑通一声,抓着他手臂的喻文州也跟着跌了进来。

两个人撞在一起,呛了个正着,气泡呼呼地往上钻。喻文州依旧抓着他的手,死死的,似乎想把他拖过去,只是力气不够,两人一同坠入湖底……

 

叶修再次睁开眼时,梦醒了。

头是真的疼,冷热交加,他果然发烧了。他翻了个身,把被子裹紧了,闭上眼想再睡一觉,但没睡着,躺了一阵,意识愈发清醒了。

他不想爬起来,又滚了一圈,缩成一团,漫无边际地想,自己怎么又梦到喻文州了。这一次的印象淡了很多,喻文州的模样,他们说了什么,本子上的细节更模糊,只隐约记得和煦的阳光与冰冷的湖水。

叶修疑惑,自己小时候不可能认识喻文州,怎么会……

 

后来还是卢瀚文来了,才把叶修拖起来量体温,吃药。

“三十八度六!高烧啊!”他很激动地敲着锅盖,不满道,“就算没了超能力,前辈你也不能这样自暴自弃呀。昨天做什么了,怎么去了一趟研究所,就突然生病了?”

叶修没什么精神,病恹恹地窝在沙发里,只提醒了一句:“小心……摔坏了就煮不了粥了。”

卢瀚文一想也是,赶紧小心翼翼地把锅盖放了回去,点着火。过了会儿,他端着热水壶从厨房出来,给叶修倒了热水,又问:“昨天淋雨了?” 

“嗯,淋了一点,没注意,然后之后又睡着了。”叶修讪讪地说,“我平时身体挺好的。”

他的病例就放在茶几上,卢瀚文拿起来,问了他之后,翻开。最早的记录就是上个月的那次住院,薄薄的本子显得很可疑。

卢瀚文不是很信任:“你来局里之前的病例呢,难道之前就没生过病?”

“差不多吧。”叶修说。

 

喻文州本来约了他之后几天都去研究所配合检查。但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发烧,叶修只能放他鸽子了。

那天卢瀚文傍晚才走,紧跟着喻文州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今天一直没来,出了什么事情吗?”他的嗓音柔和沉稳,口吻中也有几分担忧,“啊抱歉,我是喻文州……你名片上给了号码,我就试着打过来看看。”

叶修才想起自己忘记跟他说一声,连忙道歉,解释了爽约的原因。

“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耽误你这么多时间了。”他难免歉疚。

“发烧了吗?不要紧,你好好休息。”喻文州没有生气,反而自省道,“也是我不好,昨天应该早点送你回去的,结果还拖着你去吃饭。现在胃有没有不舒服?”

“有点……”

“嗯,我记得,昨天点的菜有点辛辣。”喻文州叹气,“我不该听你的意见的。”

“没事,又不是你的错。”

“我该多注意些的。”喻文州说,“你今天煮点粥喝吧。家里有人照顾吗?外卖有一家粥店还不错。就算没有胃口,也不能饿着自己。”

叶修干巴巴地笑了一声。他猜得还真准,如果不是卢瀚文挂念着自己跑过来看情况,他可能真的会在床上躺一天,连外卖都不想点。

“嗯,本来今天还想告诉你,血液鉴定报告出来了……算了,这些事过几天才说吧。”喻文州不愿意打扰他太久,“你多休息,早点好起来,我就不打扰你了。”

 

叶修给警局请了两天病假。最近特警队没给他安排什么事,基本就留在警局里做些文职工作,整理历年的案卷。这事也不急,就算这两天不去,也不会耽搁进度。

等他身体恢复了,就给喻文州打了电话,约好下班去找他。

没想到,叶修到研究所的时候,只看到喻文州的助手和其他研究人员。

“喻教授么?他今天下午在LY大学有个讲座,好像还没回来。不过这个时间,应该结束了,你不妨直接去找他。”

叶修准备离开,旁边的实验室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孩走出来,跟在他身后。等电梯的时候,叶修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觉得对方不像是在这里工作的。

“你是LY大学的吗?”女孩点点头,“我来找喻文州教授,不过他不在,你知道这个时间他会在什么地方吗?”

她大概是认识喻文州的,想了想说:“他的讲座好像在A栋的视听说大教室,不过现在这么晚了……应该是去了艺术楼吧,您到画室里看看吧,说不定就在那。”

“他还会画画?”

叶修意外。转念一想,哦,以前那个喻文州的确是会画画的,这边这个有同样的爱好也不足为奇。

出了电梯,他突然又想到,自己梦里的那两个小孩,该不会是这个世界的记忆吧?



TBC

-请勿转载-

*

借鉴了恋与里画家与蝴蝶的故事设定(看过剧透的人应该知道,不知道的话正好!卖个关子w),还会有其他一些自己的想法和私设。

觉得自己脑的故事太庞大了,不好写,再改改。争取早日写到我的真实用意(其实就是肉……

  774 38
评论(38)
热度(774)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