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叶】烙印-04

※喻叶,含少量蓝雨叶

※恋与paro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一条黑鱼。


*


04 水彩画(下)

 

叶修远远就在走廊里看见画室的灯亮着,里头悄声无息的,走到门口才看到喻文州的身影。他坐在窗边,面前竖着画架,专心致志地往画纸上添色。

喻文州背对着门没有发现叶修,直到他敲了下门,才如梦初醒般,回过头来。

“你来了?”

“我打扰你了?”叶修在窗边停下,无意间往外看了一眼,这边望出去,正好是研究所和后山的方向,风景很不错。

“怎么会。”喻文州将调色盘和画笔放下,站起来转过身子,歉意道,“是我的错,今天天气很好,顺手捡起以前的练习作,一不小心……就忘记时间了。”

叶修不太在意,看向画板,一愣:“咦?”

“怎么了,”喻文州问,“画得很奇怪吗?”

“不是,挺好的,”叶修说,“我以为你在画风景,没想到对象是人啊。”

而且……

叶修含蓄地看了眼那幅画,心说他的上色水准简直堪比君莫笑。

 

喻文州简单收拾了颜料残局,带他回到研究所拿报告。

“我之前,想到一种可能性。”他说,“研究所目前在做基因移植的实验,目的是为了能在普通人身上觉醒相同的超能力。”

“成功了吗?”叶修刚问完就觉得自己犯傻了,如果有这么容易成功,那这世界早就天翻地覆了。

喻文州果然摇头:“不过,我们做了不同的测试,还是看到了一点希望。”

“那跟我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联吗?”

“唔,涉及到基因,超能力并不是可以随便提取转移的,但是的确有一些我们尚未发现的非科学现象存在。在你身上……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就像有人收走了你的超能力。叶修,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你的超能力是什么时候觉醒的?”喻文州询问地看过来。

叶修当然不知道,诚实地摇头:“呃,不清楚。”

喻文州继续道:“我手头上的资料显示,有少数超能力者提到了‘能力增强’,在成长过程中,可能是经历了什么事情,所以,超能力也跟着‘成长’了。从这一个角度,如果能力可以增强,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减弱,甚至消失?假设成立,那么,又是什么样的外界刺激,导致了能力的变化呢?能找到这个原因的话,不仅可以解决你的问题,现有的超能力的基因研究也会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了。”

“听起来很复杂。”

“是很费力,不过,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喻文州表情认真。

“嗯,那就交给你了。”叶修说。

 

临走前,喻文州又给了他一份清单。

“我怀疑,超能力的突然消失在你的身体里留下了隐患,可能会削弱抵抗力。你最近,还是要多注意一些……我找了认识的营养学朋友做了一份食谱,你参考一下吧。”

“谢谢。”叶修接过,准备离开。

他的目光恰好落在书桌角落。喻文州将方才的画作带回来放在那里。日落的昏黄色背景在画纸打上一层柔光,淡化了冲突怪异的色彩。

喻文州察觉到,笑着说:“你好像很在意。果然还是很奇怪吧。我不太擅长色彩的运用,对这个很苦手呢。”

那你还画水彩?叶修挑了挑眉毛。

“就想试试,结果还是失败了。”喻文州遗憾道。

“没关系,人生充满了尝试嘛。”叶修不以为意,“就算做不到,也要想尽办法去做到,这不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努力的事情吗?”

喻文州一愣:“你怎么知道?”

呃,说漏嘴了。叶修卡壳,随即反问:“难道不是?如果你不是这么努力的人,也没办法年纪轻轻就成为教授了吧。”

喻文州似乎并没有打消疑虑,但是没有再追究下去,一笑了之:“嗯,你说得很对。我也一直认为,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变得意味深长,笑意浅浅:“下周末博物馆有穆夏的画展,有兴趣一起去看看么?”

 

*

 

就这么过了段时间,叶修渐渐起了疑心。按理说,喻文州这么个身份,应该很忙,却有时间找他出去吃饭,看画展,甚至还试图把他约出去看午夜场的电影。这种过度的关注和互动让叶修产生了一种错觉:喻文州好像看上他了。

女主光环真的有这么厉害?叶修不是很相信。他毕竟是个男人,疑似被另外一个男的——还是相识多年的朋友——追求,怎么看怎么古怪。

大概是因为感到抗拒,他晚上做梦都多了些不同寻常的旖旎。

黑暗中,有一双手从胸膛前轻柔地抚摸过去,在小腹处停留,指尖勾起画着圈,酥酥痒痒的。尽管看不见,叶修能感觉到那人就在面前,俯身半搂着自己,想把他推开,这时才发现手臂被什么东西束缚了。他挣扎几下,感知逐渐清晰——手腕被绕在身后,隔着椅背拷住。

叶修有点不高兴。意识还在,他知道自己在做梦,脸微微烫,有些害羞。他想要醒过来,却似乎有一种力量拦住了自己。那双手挨个解开了他的衬衣纽扣,指尖偶尔触碰到胸口的皮肤时带着刺骨的凉意,仿佛那不是一双手,而是……锋利的刀刃。

他被冻得打了个哆嗦,终于醒了过来。

 

时间还早,喻文州约了他九点半在绿地广场见,因为没睡好,叶修索性起床,提早一个小时就到了。广场上大多是晨练的老大爷,还有些家长带着孩子出来散步,人不多。

叶修在长凳上发了会儿呆,太阳渐渐升起,地面上的温度也随之升高。他到流动的早餐摊位上买了根油条,那摊主大婶主动跟他寒暄:“在等女朋友啊?”

“呃,不是……”

“给她买个棉花糖吧。”摊主热情地推荐,“你看这个粉红色的,是草莓味,可受欢迎了。都说是初恋的味道呢!”

一群小学班的孩子跟着带队老师经过,在摊位前停下,一窝蜂买了十几根棉花糖,然后朝博物馆走去。

叶修望着他们。

“哎你别看,除了小孩子,女生也喜欢的。”摊主正色道,“我年轻时,和我家那位约会,看到棉花糖特别馋,结果那死小子愣是觉得幼稚,气得我差点甩了他……”

“我并不是来约会的——”

“这么便宜,来一个嘛!”

好说歹说,摊主成功向叶修推销出她的棉花糖,推着小车走了,留叶修一人在原地,举着粉红色的心形棉花糖,备感无奈。

他心想,喻文州本来就给给的,自己还送他这么粉嫩的棉花糖……他会不会以为自己也是给佬?

叶修想了想觉得有点惊悚,打算趁他来之前,先把这玩意儿解决掉。

刚拆掉外面的塑料包装袋,一阵风声而过,在叶修身后停下,隐约是个庞然大物。叶修不动声色,握紧了棉花糖,转过身去。

 

是一只黄澄澄的狮子。

头套上的眼珠部位被挖空了,露出空荡荡的黑洞,无神地看着叶修。

“……哪位?”叶修试探着问。

狮子没有说话,撑着膝盖,头套一晃一晃的。叶修听见里面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明白了,伸手帮他把头套摘下来。

黄少天的头出现在橙红色的鬃毛上,被包裹着显得有些滑稽。他顾不上形象,满头大汗,刘海湿漉漉的,眼睛也亮晶晶地荡着水润的光:“累死我了,有没有水啊?”

叶修刚买了两瓶矿泉水,一个自己开了,另一个是准备留给喻文州的,就先给了他。

黄少天道了声谢,接过来咕咚咕咚就喝了大半。毛茸茸地爪子伸出来,往额头上抹了把汗,他嫌弃地皱起眉头,似乎觉得更热了。

“你怎么在这里?还打扮成这个样子?”

“别提了,经纪人擅自帮我接了个室外综艺。今天一大早就起来,早餐都没吃呢,结果还没到片场就被粉丝堵住了,不知道哪个没良心的把握行程泄露出去了。幸好我躲得快……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遇见,”他懊恼地说,赶紧叮嘱道,“可别把我这副模样放到网上去啊!”

“你穿上玩偶装,谁会认出你啊。”叶修失笑。

 “你说我一个唱歌的,干嘛要参加这种活动啊,”黄少天低声抱怨,“饿死了,早餐没吃,又跑了这么久,我都——”

他的声音缓下来,目光被叶修手中的棉花糖吸引过去,然后定住不动了。

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你想吃这个?”

黄少天亮晶晶的眼睛又望过来。

“吃吧,补充点糖分,小心晕过去。”叶修赶紧塞进他手里,“我正好看见了随手买的,你放心吃。”

“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黄少天面露喜色,“其实我以前都没吃过这个,只能按照他们给定的食谱,不然会长胖……哇,甜!软软的,我喜欢。”

“……”

叶修说:“卖棉花糖的人说,女生和小孩都喜欢,你是?”

黄少天噎了一下,马上理直气壮地反驳:“怎么,成年男人就不给吃棉花糖了吗!”

“你吃吧,安静一点……”叶修说。

棉花糖虽然看着很大一团,但实际上吃起来也就那么一点,黄少天似乎很满意草莓味,吃完后休息了一会儿,他的气顺了,把水递回来:“多谢啦,我再找个地方躲一阵,等风头过了再回去。”

黄少天重新戴上头套,小心翼翼地张望一圈,朝人少的方向跑了。叶修在背后望着,狮子尾巴一甩一甩的,打在腿上,使得原本笨拙的动作愈发艰难。

他看得出神,肩膀被拍了一下。

“看什么呢?”是喻文州的声音。

“啊……哦。”叶修收回视线,干咳,“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看你好像在和认识的人说话,我就等了一阵。”喻文州朝黄少天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委婉地问,“你朋友?”

“你不认识他?”

“嗯……好像有些面熟?”喻文州歪头。

“呃,一面之缘而已,正好遇到,他赶时间就……你吃早饭了吗?”叶修转移话题。

“还没呢。”喻文州抬起手腕,示意时间,离他们约定的九点半还有一阵,吃个早餐绰绰有余,“你吃了?”

“嗯……”叶修给他看装油条的袋子。

“油条太少了,再去吃一点吧。”喻文州顿了顿,“你刚才……买了棉花糖?”

叶修正迈出一步,闻言,诧异地转头:“你也喜欢?”

“嗯。”喻文州面不改色地点头。

“你爱吃甜的话,早说嘛,刚才我还在想要不要买豆浆,不过我不喜欢甜豆浆。”叶修说。

“唔,也不是特别爱甜的东西,”喻文州说,“棉花糖很甜吗?我小时候没机会买,每次见到,总是有点好奇。”

叶修看着空荡荡的左手——拿过棉花糖的手心里还残留着一点黏腻,又看看右手里的半瓶水。

“本来是打算给你的……”他心虚道。

“看来,你太好人了。”喻文州点评。随后,他又笑着摇头,说:“下一次出门,我得再提早一些了。”

“已经很早了,今天我起得早,才会提前这么多的。”叶修解释说,“你不用——”

“应该的,免得你被人拐跑了。”喻文州道,声音不疾不徐,带着柔和的甜意。



TBC

-请勿转载-

*

阿黄的这个能力……很适合NTR(bu

  798 67
评论(67)
热度(798)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