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王叶♀】桑上寄生

※王杰希X叶修♀

※性转注意

请勿转载


一句话:潜规则与危险的信号。


*

 

王杰希不大喜欢这种场合。商业性质的酒会,非要找些光鲜亮丽的大小明星作陪才过瘾,不知是男人的劣根性……还是人类共通的劣根性呢?

朋友约了他来谈生意,王杰希看了看时间,还早,不急着去赴约,可这会场着实无趣,有窗帘的阳台、光线昏暗的角落里那些摇曳的人影都让人备感烦躁。自助餐桌边上的人也不少,但王杰希冷淡的外表一向立竿见影,端着酒杯走过去,人们便自动给他让出了空间。

传闻中,这位王家大少爷性格冷酷,手腕厉害得很。年轻多金,却至今没有什么花边新闻,也不知道之前试图黏上去的那些人被怎么处理了,大概没什么好下场。

过了九点,餐点被逐一撤下,换上了新的酒水,宴会中心的灯光也暗了下来,隐隐绰绰多了份暧昧的气息。

王杰希换了一杯红酒,听到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独特的笃笃声,抬头,注意到对面有人交谈着走来,顺势往角落里靠了几步。窗帘的红绸被微风吹拂,加上光线暗淡,他们并没有留意到他的存在。

“李导很看好你,”男人的声音间断地传来,循循善诱,“小秋你看,你有实力,有长相,就差了那么点机会,等会儿……”

王杰希微微蹙眉,这是角落,也没法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走开。不过,窗帘的遮挡并不隐蔽,他们要是再走近一点,等那时发现王杰希在这里听墙角——就算都知道是无意的——只会更尴尬。

他抿了一口酒,目光穿过半透明的红纱看过去,从他这个角度,正好望见女人的背影,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起,做了精致的发型,留下鬓边的一绺微卷的碎发,露出修长优美的脖颈,似乎是穿着红色的小礼裙,几乎和窗帘的颜色融为一体。

她没说话。

男人又继续:“我也跟你解释了,那部新戏在内部选角,你喜欢那个女三的角色又怎样,就算不是女主,以你现在的名气和身份,是根本不可能进入筛选的。我们连塞简历的机会都没有……让你在李导面前多露个脸,当然是为你好,他和安导关系可不一般,推荐过去的都能拿到角色,去年那部大火的《初遇》还记得不?一旦被捧出来,以安女郎的名头,还愁以后拿不到好剧本?……叶秋,听到没?”

这人又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被他苦心劝导的小演员始终沉默,最后也只是应了一声:“哦。”

 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男人眉头舒展开来,当她接受了,便说:“那你在这边等一下。”

 

男人离开以后,叶秋侧过身来,去取桌上的杯子。这一转,窗帘后的视角暴露了大半,王杰希觉得大概无法再隐藏下去了,正准备装作视若无睹的样子走出去,她又转了回去,背对着落地窗,端起酒杯小口啜饮。

只一眼,王杰希便看清了她的模样,确实是很有几分姿色的,肤色很白,放在群星璀璨的娱乐圈,或许美得并不惊艳,但气质极佳,别有一番韵味,五官也十分耐看,浓妆淡抹都不显得艳俗。微微下垂的眼角在睫毛合上时格外柔软,很好欺负的样子,叫人心痒难耐,可睁开眼,唇边弯起浅淡的笑意,那份温和就变成了冷淡与傲然。

不多时,李导就来了。他是典型的北方人,个子高大,国字脸,看着敦厚和善。可王杰希知道这人。他在圈内爱玩是出了名的,若只是你情我愿的潜规则,也就罢了,在性癖上也有些毛骨悚然的爱好。只可惜,外行人和初来乍到的新人都不清楚这人的真实面目,自甘跳入火坑的人前仆后继。

叶秋喝了点酒,伸手扶住窗外的栏杆,李导便也顺势挨过去,跟她小声说话。王杰希的目光落在叶秋的侧脸上,顿了顿,往下。她穿了高跟鞋,显得极为高挑,身形修长又凹凸有致。一般而言,胸和臀较为丰满的人都不会瘦到哪里去,可王杰希看她的腰,却觉得太细了,这样的姑娘,要是上了李导的床,怕是要进医院的。

真不知道她的经纪人是怎么想的,有仇么。本身有些才气,又有样貌打底,走捷径当然可以,然而,在这沉浮的娱乐圈,这些东西是最不值钱的,一旦选择踏入泥潭,等待你的只有万劫不复。多少人怀揣着理想进来,又灰溜溜地狼狈逃去,甚至连风光一时都难以拥有。

王杰希冷眼看着李导在灯光交错时,搂住了女演员的腰,将房卡悄悄塞到了她的手里。整个过程就发生在王杰希的眼皮底下,他想不看到不行。

人各有志。王杰希心情有些复杂,其实也清楚,像这样的十八线小明星,要想出头,不使点手段真的不行。自己管不着,也没立场去干涉。

王杰希并非外人以为的性冷淡。他当然也爱美人,不过,喜欢的是识趣的人。只想依靠他人傍身的菟丝花,枯燥无趣,又容易惹麻烦,他只会敬而远之。

叶秋就很合他的眼缘,但……也只是如此。

王杰希尚未正式踏入娱乐圈,不过和朋友投资了一两个项目,此时若和人撕破脸皮,事情就有些不太方便。想到这,在本能的利益权衡下,那股打断的冲动淡化了。

 

“你到了?”

“直接上1512来吧。”朋友给他发了短信,“签字就几分钟的事情,今晚拿了瓶好酒,请你喝。”

王杰希离开会场,在电梯口又碰见了那道窈窕身影。外面空气冷一些,她往抹胸礼服外套了件黑色的小外套,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低头看着鞋尖,有几分瑟缩的模样,竖起的领子遮住了脖子和下颔。

同样是上行,电梯门一开,王杰希跨入,叶秋也走了进来,靠在电梯另一侧。王杰希按下“15”,目光转向她。

叶秋看了一眼,没出声。

沉默笼罩在密闭的狭小空间里。酒店十层以上,都是高级套房,没有点身份都住不起。王杰希原本还存了份念想,也许这姑娘会改变主意,哪怕是临阵退缩也好。但她现在站在这里,面上看不出什么慌张或不安,肩膀放松下来靠着电梯内壁,平静而又镇定。

这个距离下,王杰希有些心猿意马。他目不斜视,神情淡然,脸上都蒙了一层冷意,可心里却惦记着方才扫过几眼的细节。

红色很容易俗气,叶秋这身绯红却恰到好处,既衬出了白皙的皮肤,又使得整个人的气场都靓丽夺目起来。薄衣贴身,包裹住柔软浑圆的胸口,再到腰身,大腿……这怎能不叫人遐想,衣服褪下以后,如何在那坦露的身体上留下深红的印记。

王杰希走神之际,电梯停下了。

他下意识地往外走,忘了绅士风度的礼让,门口位置有限,另一边的叶秋撞了上来,还好对方走路速度不快,及时刹住,只是手臂碰了一下,不轻不重。不知是不是错觉,短暂地相触之时,有一道电流窜过脊背,涌入四肢。

王杰希一怔,几乎就要出声叫住她。嘴张开,音节从喉结滚过,到了舌尖却又停下。他幡然清醒,看向自己无意间抬起的手,是要伸出去拉住她吗?

叶秋看过来,王杰希摇摇头,示意没事。她便慢慢地走了出去,转身时又看了他一眼。

她的表情还是同之前一样,眼神里却似乎多了点深意。有那么一瞬间,王杰希以为她是希望自己开口把他留下。

他最终还是沉默着。走廊上的灯光照在叶秋领口的胸针上,反射出黄宝石一般的纯粹的光。王杰希的眼睛被刺了一下,他迅速移开视线。

叶秋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王杰希这才往反方向走去。

 

合同已经和律师敲定,王杰希确认过后就签了字。了结一桩事,本该轻松惬意,他却始终漫不经心。

朋友舒了口气,想把酒拿出来,王杰希却拒绝了:“我今晚开车回去。”

“不留下住一晚啊。”朋友只好作罢。他早就看出王杰希心情不佳,一晚上都老大不高兴地板着脸,这时终于有机会问:“你今天怎么不在状况?谁惹了你?”

“没什么。”

王杰希说完,又想起这家酒店是朋友的产业,今晚宴会的主办方也在其公司名下。

“我想找一个人。”

朋友诧异,转身将书桌上的平板电脑拿过来,敲了敲翻出一个文档,把电脑给他推过去:“我们签下的艺人都在这了,档案就这么多,你想找谁?”

王杰希输入叶秋,搜索,很快跳出一份表格。

朋友凑过来看,哎唷地笑了:“眼光很好啊你,喜欢这个类型的?”

王杰希没回答,把文件发到了自己的邮箱上。

叶秋是两个月前签的合约,原本是在横店兼职打杂工,碰巧被正在拍摄的剧组里的人中了,就入了圈。王杰希看她的脸挺嫩,没想到比自己还大两岁。他向来是不计较年龄的,把履历看了一遍,原本压抑下去的那股冲动又躁动起来,胸口愈发郁闷。

“你要是有兴趣,回头我帮你留意一下,找机会搭个线?”朋友提议。

“……再说吧。”

朋友有些困惑,不知王杰希怎么就突然意兴阑珊了,把平板还给他,起身告辞。他送到门口:“那你路上小心啊。”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进了电梯,一抬头,愣住。

叶秋已经在里面了。不过这时她的模样变了不少。外套没了,手臂和肩膀曝光在微凉的空气中,带着点汗意,裙子也是凌乱的,显然经历了一番超出情景外的活动。她左手上拎着高跟鞋,只穿着黑丝光脚踩在地板上,头发也披了下来,定型水固定的残留在发尾上,蓬松卷曲地搭在肩膀上。

但是她的神情依旧平静,看到面熟的王杰希进来,也只是微微一笑,丝毫不见窘迫或是局促。

王杰希思绪一乱,不好意思盯着她的脸看,目光寻找着合适的落点。过了会儿,他发现自己盯着对方的腿入了迷,被黑丝包住的小腿肚曲线优美,对男人总是别有一番吸引力。

他终于尴尬地转开了头。

 

电梯下行,过了一楼,向地下停车场过渡。

叶秋将右手挽着的纸袋打开,换了双平跟的皮鞋,将高跟鞋放了进去。王杰希在电梯间的反光下看清了全过程,一边暗暗地调整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他习惯了伪装,一切正常。电梯开了,他面不改色地走出去,叶秋也跟着出来了,一路跟在他身后,直到车前。

王杰希停下脚步,察觉到身后的存在时,动作微微僵硬起来。被这样一个女人扰乱心神,王杰希多少有些不快,转过头去,目光自然算不上友善。

叶秋却毫无知觉似的,脸上绽开明媚的笑容。她伸出手,摊开掌心,食指勾住钥匙扣往外一甩,哗啦,钥匙从她指间垂下。

“好巧啊,如此有缘,让我搭个便车?”

王杰希错愕。他的车钥匙什么时候落在这女人手中的?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但心里那份不快莫名其妙地消散了。他替她拉开副驾驶座,颔首:“上车。”

叶秋却打开了后座门,坐进车里。王杰希感觉自己被当成了快车司机使唤,哭笑不得,踩下油门,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去哪?”

“唔……酒店,或者车站吧。”叶秋想了想答道。

她的嗓音也很柔和,一点都不矫揉造作,虽不如百灵般婉转动听,但胜在自然,音色有些沉,很符合外表的沉稳,如此气质,是很难装出来的,王杰希有一种预感,这人来历不小。

她说的车站应该是高铁站,在西郊,恰好和王杰希住的水轩苑同一个方向,也算顺路,顶多费点时间,开出城后再折回来。他不喜欢市中心,水轩苑是高级别墅区,越靠近城市边缘的地方空气越好,住着也更舒心。

过了红绿灯,车子掉头往外环入口驶去。

王杰希抽空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她居然从纸袋里拿出了卸妆棉,倒了水去擦脸。他迷惑极了:有女人会在男人面前直接卸妆的么?难道自己会错意了,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遇上自己也只是巧合?

紧接着,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出大事了!”朋友的声音压抑着,语速很快,“李导,和他表哥……就那个千娱影业的一把手,刚刚被发现在酒店里……”

他喘了口气,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死了!”

王杰希愕然:“怎么就——”

“一个小时前1533叫了客房服务,服务生上去的时候发现的……经理立刻就通知了我。你知道那两人德性的,那些怪恶心的东西……啧,把人小姑娘都快吓死了。”

朋友说到这里,镇定了一些。

“嗯,已经报警了。我让人去看录像——你猜怎么,一个小时以内的电梯、15层走廊监控都坏了,再调之前的,今晚宴会开始到方才结束,全部被销毁了。”

“有人入侵了你们的系统。”王杰希沉声道。

“嗯,凶手还留下了不少东西。”朋友干巴巴地说,“一大叠资料,全部放在桌上。我都交给警方了。你还记得上个月那起缉毒案么?没想到千娱也跟那帮人勾结在一起……难怪被人惦记上了,死有余辜啊。”

王杰希听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心思却不在电话上了。

他抬眼,看向后视镜。

叶秋已经擦干净手,将沾湿的刘海绕到耳后,露出一张过于苍白的脸,五官依旧是清秀的,可没了妆容的修饰,气场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电梯间相遇时那丝若有若无的冷艳高傲彻底不见了,王杰希回忆起来只觉得是自己之前眼花了,脑子也不太清醒。她懒洋洋地倚在靠背上,眼睛微微眯起,似乎有些困了。

她一手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然后摘下来了那枚胸针。

琥珀的玉石与外面的车灯融合在一起,反射出锐利的光芒。王杰希心头一紧,定神再看,的确没错,胸针里弹出了长长一根银针,尖锐无比,抵在女人的指腹上,似乎还沾了点凝固的褐红色。

叶秋抬起头来,依旧是那副不大讨好人的、狡黠神秘的笑容。

 

王杰希呼吸一滞,耳边的声音随着车窗外的风重新灌入耳中:“……你离开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异常吗?现场太干净了,手法也很利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应该是职业杀手……”

通话结束。

车流在闸口处缓慢下来,王杰希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切换页面,打开了叶秋的那张履历表。他很清楚,再过一阵,这些信息就彻底消失在档案中。

他放下手机,看了眼后视镜,又直视前方,平稳地开了口。

“你是嘉世的?”

“嗯?”叶秋原本闭上了眼,闻言,睫毛一颤,睁开,声音朦胧,“你知道啊。”

“略有耳闻。”王杰希不动声色地说,捏紧方向盘,手心有些出汗。

“所以你……你就是传闻中的那个叶秋了。”

“承蒙夸奖。”她笑,很谦虚又很得意的样子。

王杰希心里痒痒的感觉又出现了。

水轩苑的标志出现在指示牌上。他打了右转灯,开出匝道。



END.

-请勿转载-

*

然后就把人带回家了!XDD


第一次写王叶,似乎、逐渐找到了感觉……冷淡又闷骚的老王啊(。

喜欢吃这种w

这篇本来是打算放在性转集里的……嗯,但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搞了,计划暂时搁置。

对我来说算是比较新的题材,正好也没啥把握,放出来看看_(:з」∠)_就当试阅吧……

  1693 87
评论(87)
热度(1693)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