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张叶♀】战利品(上)

※性转注意

※张新杰X叶修♀,含少量韩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张新杰英勇地站出来,阻止韩文清落入美人计中。


*


(上)


地下室的温度很低,阴冷潮湿的空气透过制服领子往背后钻,叫人很不舒服。

以张新杰的身份,他其实不必来这里走一趟。这些俘虏的关押有专门人员负责,不过他们都知道张新杰的性格,不把所有事情亲自检查一遍是不会罢休的,所以一早就派人做好了准备,等着他来。

张新杰让随从记录了A级战士的数目,看押的管事走上前来,把最后一道大门的锁打开:“副官,请。”

 

随着敌方基地的沦陷,联盟军势如破竹,终于将反叛军一网打尽。高级首领已经被送往庭审,普通战士在一个月后流放远疆,剩下来一批无关紧要的非战斗人员,联盟并不在意他们的生死。张新杰知道,管事想趁此机会托他向上峰请示如何处置这批战俘,如果批复下来自由处理,那就好办了。

有些维持了多年来的潜规则,张新杰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也并不打算干涉。他点了点头,说:“把名单给我一份。”

他拿着名单,在最后隔开的单人牢房前停下。越往后,空间越狭窄,与其说牢房,更不如说是一人高的铁笼。女人和小孩常常被忽视,前面的地方不够用了,就扔到这儿了。

光线很暗,光靠一扇二十多公分宽的天窗,根本看不清多少东西,随从赶紧上前一步打开手电筒照亮。

管事挨个把门打开,立刻有人弯腰走进笼子里,粗暴地把战俘拉到灯光下,方便核对资料。他们在这里不可能受到什么好的待遇,身体健全已是万幸,惨淡的光束下,一张张惶恐、无神的脸更显得不成人形。

张新杰走走停停,核对到某一页,站定,微微皱眉:“B-207,名字呢?”

管事微微倾身,将编号B-207的铁笼解锁,打开门,将手电筒往里照去:“207被俘获时伤得很重,我们只给她做了简单的包扎,到现在都还未恢复意识,无法审问,也还没有从资料库中找到她的身份。可能是外聘的记录员。”

 

张新杰原本是学医出身,后来才被调入指挥部,对空气中的血腥味、呼吸节奏只会比常人更敏感,才走到这边门口,就已经判断,里面这人的情况比前面的都糟糕许多。

受伤的低级战俘很难有机会接受医疗,看管的人也不会费心,受重伤就等同于判了死刑。既然记录不会保存多久,知不知道姓名也就没那么重要了,他们都是这么想的,没放在心上。

张新杰听了,却微微皱眉,资料库无法查阅到信息?这就有些奇怪了,反叛军投降后,数字资料基本都被信息部解密了,如果是基地的在职人员,肯定会在档案中留有记录。

他的目光从名单的照片上扫过,顿时一凝。

这个女人……他有印象。

 

那日精锐部队突袭,由韩文清率队负责。他们从C区潜入时按照计划,要先进入中央大楼的配电室切断备用电源,再和正面进攻的大部队配合。内应已经调开了C区大部分的守卫力量,他们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解决掉巡逻兵,安然抵达配电室。

夜已经深了,配电室无人看守,门应该是上锁的,然而此时却开了条缝。侦察兵正欲上前,韩文清早已率先推门而入,后面的队员们忙举枪跟上。

里面只有孤零零一人,身上的衣服没有任何标志,手上揣着钥匙,胳膊捧着一叠资料,似乎是临时来做电路检查的。她回过头来,面上错愕,嘴唇微微一动,似乎就要叫出声来,队员当即瞄准,扣下扳机,她便悄声无息地倒下了。

除了这一小插曲,直到攻陷基地为止,都没有超出计划之外。战术路线是张新杰布置的,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出现了意料之外的人,虽然没出什么岔子,却证明他百密一疏的计划还是有漏洞,令他耿耿于怀。

 

也许只是个巧合。张新杰对那个一面之缘的女人印象深刻,看照片觉得眼熟,再上前去查看,果然就是她。地下室寒气入骨,她却只穿着单衣,腰腹间裹了一条毯子,下身似乎什么都没穿,蜷缩在毯子里,体温冰凉,看上去时日不多了。

“贯穿性伤口,”他停下动作,问,“外伤已经愈合了?”

“是的,清扫战场时,医疗队带了纳米机器人去,统一缝合了外伤。”

张新杰颔首表示知晓。

“你们原本打算怎么处理?”

管事迟疑。有限的条令以外,总有些不成文的规矩,比如战俘中那些面容姣好的男女会被送去调教,提供给某些有特殊喜好的达官贵族。这些事就算没摆在台面上,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管事小心地觎着张新杰,试探着说:“如果您有兴趣……”

“什么?”张新杰皱眉。

“我没别的意思。”管事讪笑了一下。

张新杰心中了然,起身,淡然道:“失血过多,活不了多久了。你指望用这个——打发我?”

“不敢,您说笑了。”管事惶恐,立刻闭紧嘴,躬身后退。

张新杰心中不悦,剩下的牢房加快速度过目一遍,就准备离开。经过B-207,他放慢脚步,又想起自己当时的计较。

这女人出现在配电室,是巧合吗?

他沉浸在思索中,大门口那边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小跑进来,跟管事低声说了句什么,管事露出诧异的表情:“这么快来了?”

张新杰听到动静,一抬头,韩文清正从门外跨入,风尘仆仆而来。

“韩队——”韩文清似乎有些不耐烦,挥了挥,狱警得到指令,都退了出去。

 

张新杰疑惑,看向管事。

韩文清身上那股浴血的气势与张新杰截然不同,管事倍感压力,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问:“您要找的人是?”

“我自己看。”韩文清打断。

他大步跨去,并没有在太多人身上费心,几乎是直接来到了B-207的门前。他心有感应似地停下来,看向里面。尽管只是一个昏暗的身影,他还是立刻就认了出来,简洁有力道:“开。”

管事手指打着哆嗦,掏出钥匙再一次打开铁笼。韩文清看上去一点都不嫌弃这肮脏简陋的牢房,挽了挽袖子,就准备去把里面的人抱起来。管事看出他的用意,匆忙阻止:“等等……”

他长话短说,将战俘的伤势交代了一遍。

“外伤虽然愈合了,但里面血管破裂,已经伤到了肺叶。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承受不了几天……”被韩文清一瞪,他结巴了一下,不知怎么就改了口:“不,几个小时。”

韩文清沉默片刻,在女人身边半蹲下来,将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神色凝重。

“新杰,你看过了吗?”

“他说的没错。”张新杰叹了口气,扶正眼镜,“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就算送去医疗队,也没用了。”

韩文清神情骤然冷下来,眉头紧紧地皱起:“那你呢?”

张新杰微微诧异,探究地看着韩文清,随后道:“我可以试试。”

 

在转入军校前,张新杰已经是联盟年轻一代中最出色的治疗师,后来阴差阳错,在医疗队中实习的时候被挖掘了军事才能,被指挥官看好,送去军校学习,一段时间后调到了韩文清手下。

他并不介意重新捡起治疗师的本领,只是不明白韩文清为何会对一个将死之人如此执着。这女人长得再好看,也只是战俘。如果只是突袭时的一面之缘,就让韩文清惦记了这么久……很危险。

张新杰心中一凛。

他前几天才看过一部童话电影,说的是某国国王打了胜仗归来,带回来一个美貌的俘虏,一见钟情,娶了她当王后,谁想到是陷阱,最终命丧其手中。现实中没有什么魅惑人的魔法,他当然也不愿相信韩文清轻易会被美色迷惑,但现在这情况……就算不相信,好像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张副官忧心忡忡,却不好直接劝说,只能保持沉默。

韩文清将女人的手托起来,握在手心里,凝视片刻,郑重道:“那就交给你了。”。

“……是。”

“下一次看到她时,我希望已经痊愈。”

“我尽力。”张新杰点头,又说,“不过,这人身份不明,治疗期间,是不是应该先查清楚比较好?”

“叶修。”

张新杰一愣。

韩文清看了女人一眼,简短道:“回去再说,我会把资料发给你。”

 

张新杰说可以试试,就表明尚有一线希望,说会尽力,就表明他会全力以赴治好叶修。韩文清对他非常信任,交代好事情后就走了。

法庭刚结束审判,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韩文清无法久留。张新杰叹了口气,看向管事:“送到我那里去吧。”

 

管事得令,匆匆离开,找人吩咐去了。

“叶修……吗?”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张新杰思索着,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他伸出手,将凌乱的头发从脸上拨开。她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没有多少血色,眉头微微蹙着。五官清秀,眉眼柔和,要说长相,似乎也谈不上倾国倾城。很难想象一见钟情发生在韩文清的身上。

他又一次皱眉,心里有些不安。



TBC

-请勿转载-

*

从构思到写,再到打上简介的时候,都在想,

哇靠,怎么这么狗血!

背景太复杂了,想写的地方居然还没写到……orz


嗯…又是一个没有写过的题材,非常艰辛地写了开头。感觉最近一直在挑战自我呢)

本来也是短篇集的一部分,不过现在看来……不太理想。还是换掉吧_(:з」∠)_

到时候再写一个禁欲神父解救要被烧死的女巫的故事好了(感谢球球,这个设定更刺激!

  1235 59
评论(59)
热度(1235)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