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张叶♀】战利品(中)

※性转注意

※张新杰X叶修♀,含少量韩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张新杰英勇地站出来,阻止韩文清落入美人计中。


*


(中)

 

中途叶修醒过来一次,只是身体实在虚弱,没有多少意识。张新杰完成了这日的工作,发送报告后回到房间,叶修才刚睁开眼睛。

她迷惑地盯着天花板,渐渐清醒了,却不太明白自己在什么地方,听到有人进来,下意识地想要坐起,就发现手臂被束缚带固定在床侧,旁边挂着点滴。

昏迷数日,叶修现在没半点力气,身上不着寸缕,被子有下滑的趋势,肩膀愈发觉得冷。她并未感觉到危险,便小心翼翼地躺了回去,将身体缩在被子下,这时,才安静地看向张新杰。

床是从张新杰叫人从实验室那边直接搬过来的,两边有金属护栏和检查仪器,不过随从很体贴地在下面垫了厚厚的毛毯,和地下室的待遇比起来,暖和又舒服。

他在床边摆了张椅子,坐下,腰板挺得笔直,对上叶修疑惑的目光,他介绍自己:“张新杰。”

 

这个名字就足够了。身为联盟的新起之秀,最杰出的战术指挥官,在重创反叛军的战役立了大功,随后一战成名,举国上下,无人不晓无人不晓。

无论叶修是什么人,只要她为反叛军工作过,那就一定知道这个名字,更知道他们战败是因为谁。

“现在是你的治疗师。”张新杰又说道。

他注意地观察叶修的神情,在她的眼里看出了迷茫。知道他当过外科医生的人并不多,叶修的反应很正常。

“……哦。”叶修张了张嘴,只发出一个单音,听上去也有气无力的。

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天生的,她的肤色白得接近于病态,裸露的手臂上隐约可以看见青色的静脉血管。

这令张新杰感到安心。从她的骨骼形态、肌肉力量来看,并非经过专业训练,在普通人中都偏于柔弱,换而言之,威胁性和危险度直线下降。

说实话,能在8mm口径子弹下存活,已经是命大了。

 

“你现在的身体很差,我预留了五天的前期准备时间,之后正式手术。”张新杰继续道,“在此期间,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但是,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房间。”

叶修问:“手术?”

“方才给你做了全身检查,”张新杰在光脑上调出数据资料,“除了枪伤以外,还有很多……”

他停顿,换了个委婉的说法:“损伤的遗留痕迹。”

“……”

“技术部在新解密的数据中找到了你的资料,很奇怪,一周前被录用为电路室负责人的助理,只有这样一条记录。”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目光紧盯着她,“反叛军已经投降。你现在不妨实话实说——在基地攻陷以前,你是否曾经遭受过拷问或其他特殊手段的关押?”

叶修垂眼,没有否认。

过了一会儿,张新杰又说:“我想,你应该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闻言,睫毛一颤,抬起头,说:“帮个忙好吗?”

张新杰看出她想坐起来,倾身过去,伸出手,帮助她靠在床头。他没有特地去看她露出的肩膀和手臂,也没有躲闪,依然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坐了回去。

“这么说,我快要死了。”叶修试着清了清嗓子,许久未说话,很有些不适应。

“那倒未必,手术的成功率不高,但是有。”张新杰纠正,“我会尽力。”

“哦。”叶修慢慢地说,“所以……你想睡我。”

张新杰给她倒了杯温水,闻言,杯面倾斜,洒出了一点。他及时稳住了手臂,将水杯放在床边。

“不是我。”他的声音更加冷了。

叶修的右手是自由的,试着去拿水杯,有些虚软。张新杰又拿起杯子,递到她嘴边,才勉强喝了几口。

“是韩队。”他接着说。

叶修挑起眉毛,很惊诧的模样:“韩文清?”

韩文清的名号可比张新杰还要响亮,在联盟中的地位更不用说。这样一位大人物,对一个来历不明的俘虏产生了兴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张新杰很不快:“是他没错。不过,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妄想。”

“什么妄想。”叶修干巴巴地说。

“你的存在很危险,任何伤害韩队的可能性,我都会从根源杜绝。”张新杰道,“我会治好你,但是,从现在开始,你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一步。”

永久性监禁?

叶修猜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低下头看了看手背上的针管:“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不用。”张新杰语气冷淡,“你只不过是——”

 

他吞下了那个词。不过,被囚的俘虏能从那个地下监狱里活着出来,除了沦落为大人物们豢养的性奴,也没有别的可能了。

张新杰并没有这个需求,他暂时也没想到倘若治疗成功,之后要如何处置这个女人。不过,到此时,她还如此无动于衷,并不为自己的未来感到一丝的害怕、慌张,不能不让他另眼相看。

这份从容、不卑不亢的气度,不太可能出现在一个普通人身上。

张新杰凝视着她,眼里充满探究。叶修察觉到,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如潭水般平静无波:“我只是想活下去。”

 

 

她的房间被安排在张新杰的实验室旁边,直接连通他的卧室。或许是吩咐手下的时候,他们理解出了点偏差,殷勤地布置好房间,还很欢快地往服务型机器人的肚子里塞了一堆安全性用品。

当时张新杰正跟叶修说:“监控是24小时的,但我有工作,不可能随时赶到。如果你觉得身体不适,或者有什么需要,可以按铃,也可以直接给石头指令。”

“石头?”

“就是这个。”张新杰按下床边的遥控,一个黑漆漆的圆脑袋从床底下滑了出来,转了一圈,面向叶修。

“原本是普通家用的机器人,我改装了一下,可以代替治疗师完成基本的身体健康扫描,存储药品,急救等工作。”他说着,在机器人胸口的显示屏上点了几下,“一共有三层,分别是药物,食物和生活用品,每30个小时补充一次。每天早餐后和晚餐前服用的冲剂我已经在设定好了,你要自己拿的话,也可以直接点——”

张新杰按下按钮,五颜六色的套套掉了出来。

“……”

叶修默默地看着他,那眼神好像是:你还说不想睡?

有口难辩。

张新杰面色微沉,从里面拿出了口服剂,收回了手。石头便拾起地上的东西吞回肚子里,后退到角落。

“那么,我先走了。”

张新杰起身。临走前,他把屋子里唯一的娱乐设备光屏打开,里面正在播放社会新闻。

“我这个怎么办?”叶修抬不起左手,只好右手拨动输液管发出飒飒声,吸引他的注意力。

张新杰看手表:“两个小时后结束,我会过来更换营养液。你可以继续睡。”

 

叶修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被门板隔开,目光回到光屏上。她在床边找到了遥控,随便点了几下换台,变成了非常无聊的婚姻法讲堂,宠物亲子活动,交通治安维护现场……

她睡了好几天,现在精神上并无困意,但身体还是疲乏的,打了个呵欠,翻了个身躺下。棉被亲肤,但全身光溜溜的对她来说还是太不习惯了,很没有安全感,下意识地想要蜷起身子,但是左手上的束缚带阻止了这个念头。

叶修叹了口气,心想,什么时候得问张新杰找件衣服穿。等她能下床了,总不能也光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吧。

 

*

 

张新杰空闲时接收了韩文清发来的通讯。他也忙得很,难得抽空出来问他叶修的情况如何了。张新杰如实汇报,韩文清沉吟片刻,点头表示知道了,通讯器的画面就消失了。他重新拿起钢笔,在纸质报告上签下名字后,手指若有所思地点着桌面。

张新杰有些怀疑,他们原本就是认识的。随后,他的脑海中诞生了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测。

 

反叛军溃败,内因的比重也颇有分量,就是自食其果。

原本他们有个极为出色的战术官,调兵遣将上的造诣无人能比,又是首领的亲信。但后来,内部权力变动,有能力的人总会更容易引来猜忌。几场战役的失败被归功在这位战术大师的头上,又加上了一堆莫须有的指控。两个月前就从指挥部消失了,听传言是被关入行刑室,但是基地沦陷时,他们地毯式搜寻过一遍,并没有发现其踪影,好像人间蒸发了。

张新杰只知道她的名字,叶秋。名字相似,又是女人,很容易被联系在一起。

如果是那个叶秋,能够猜到自己的布局,出现在他们路线中最为关键的环节上,也不奇怪……可如果真是她,又怎么会毫无准备地傻傻跑到那里迎接子弹呢?想自杀吗?

他心中疑问诸多,放下笔,叹了口气。

他很欣赏叶秋的才华,此前得知她的遭遇也曾怜惜过。但毕竟立场有别,如果叶修就是她……以这样的方式混进来,说不定,目前为止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张新杰想了想,决定回去之前去装备部申请手铐。



TBC

-请勿转载-

*

上下还写不完!

我到底在写什么!不是要写叶叶如何引♂诱小张犯罪的吗!OTL

为什么要加上这么多复杂的设定……

  989 36
评论(36)
热度(989)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