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张叶♀】战利品(中下)

※性转注意

※张新杰X叶修♀,含少量韩叶♀

※限制级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张新杰英勇地站出来,阻止韩文清落入美人计中。


*


(中下)

 

花洒的水淅沥沥地落在瓷砖上,在脚边流淌而开,白雾缭绕,热气腾腾,勾勒出朦胧曼妙的人影。叶修的脸上有了几分血色,但神色不佳。

“确定要这样吗?”

她微微抬起头,直视张新杰。

喷头的水花溅在叶修的头发上,白衬衣打湿以后接近透明,贴在皮肤上,衣摆只能勉强遮住腿根,袖子挽了一圈,露出一小截手臂。脖颈与锁骨之间、大腿以下,原本白皙的肤色被热气熏得通红。头抬起来的时候,水珠顺着脖颈滑下,没入衣领之中。画面很美好,足以令正常男人口干舌燥。

她肩膀耷拉着,手臂垂下,被银色的手铐束缚住双手,抬起时,金属链摩擦发出细碎的声响。很显然,这样是无法仅凭自己沐浴的,也就是说……

“你要帮我吗?”

张新杰盯着她的眼睛,不语。

叶修本来并不尴尬,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有些不自在了。她垂下头,蜷起脚趾,往后挪了一点。张新杰神色一动,终于下定决心,走上前。

他依然穿着军区内S级指挥官的统一制服,纽扣扣到了第一颗,深黑的制服包裹着训练有素的身体。他不急不缓地解开袖子上的纽扣,挽到手肘处,露出的手臂上也相当结实紧致。明明只是一个坐镇后方的战术指挥,身材还能保持得这么好,就算上前线也绰绰有余。

不仅是力量上的对比,视觉上更是冲突强烈。叶修不动声色地又往后退了一步,一步,不多时,后脑勺触碰到了墙上的瓷砖,无处可退了。

张新杰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腕:“抬一下。”

叶修照做,顺着他的示意举到胸前。她没有往下看,但是能感觉到衣摆在动作的牵引下提了起来,不免有些紧张。

“放轻松。”张新杰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平静地说,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微微下压,“给你做个检查。”


*

请走链接

*

*

 

器官的衰竭比张新杰预想得还要严重一些。幸好,手术还是成功了,只要有时间,条件充足,还有恢复的可能性。

手术后,叶修比之前还要虚弱一些。胸口开刀,非常接近心脏的位置,麻醉药的效用过去后,疼痛感更深。有纳米机器人的治疗,拆线后伤口愈合得很快,不到一天时间就可以拆绷带了。

张新杰接过助手递上来的毛巾,将额上的汗擦去,长舒一口气。手术刀需要非常精细的操作和熟练度,长达十个钟头的过程中不容许一丝错误。他有些日子没有碰了,担心手生,特意将手术时间延迟了几天,在实验室复习找回感觉。叶修需要感谢那几只被开膛剖肚的小白鼠。

她醒过来还需要不少时间,张新杰给石头设定了自动更换营养液的操作,回去睡了几个小时。天黑前,他恢复了精神,换了身衣服去用餐。还没来得及转告韩文清手术结果,这位联盟的大将又出去执行任务了,起码需要两个月,张新杰便给他发了封邮件。

正好,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慢慢挖出叶修身上的秘密。

 

叶修一直睡到第二天傍晚。

她睁开眼时,又是那张床,设备仪上显示着复杂的图像数据。张新杰坐在一旁,似乎知道她会在这时醒来。

“感觉如何?”

叶修张了张嘴,喉咙似乎被堵住了,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谢谢。”

“不用。”张新杰说,“你的伤很奇怪,一周前那颗子弹的威力没有那么大。你的身体机能同样受到了很大的损伤,应该是某种影响的长期结果。我错估了手术的成功率,不是20%,而是低于10%,能活下来,全靠……”

他微微皱眉,显得很不满。

“运气。”

“在战争中,谁不是靠运气活下来的呢?”叶修答道。她伸出手——这一回,没有任何束缚,她顺利地比了个手势。

石头嗡嗡地抬起机械手臂,把水杯递给张新杰。张新杰握着杯子,没有如她所愿。

他说:“运气并不是绝对的。只有绝对的实力,才是生命的保证。”

“嗯……你说得对。”叶修说。

“但你还是活下来了。”张新杰用空闲的手握住了她放在床边的手腕,抬起来打量,“就凭你。”

“怎么啦?”叶修的目光也跟着看过去。

她的腕骨很细,在男性力量的对比下显得无比脆弱,只要张新杰想,折断也不是做不到。但是她的手长得很漂亮,相比起她的容貌,这双手犹如上帝垂青,精心雕琢而成,从筋骨到皮肉,完美得不可思议。这种完美,很容易让人心生摧毁的欲望,同时还有一种矛盾的想放在手心里呵护的冲动。

张新杰挪开目光,也放下了她的手。

“这一周伤口不能碰水。”他又回到了治疗师的身份,面无表情地交代医嘱。

“已经愈合了。”

“水温会有刺激性,过热过冷都不行。”

叶修歪头,未经打理的长发乱糟糟地垂在脸侧:“可是,不洗澡的话……”

“用湿毛巾擦。”张新杰说,看向石头。“你应该体验过它的服务了。或者——我来。”

叶修打了个哆嗦,将被子拉高一些,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而光看那双眼睛,分明是坦然、镇定的,没有丝毫的不安、惶恐。也的确,手术前、手术时,她全身上下有哪里没被看过,还需要迟到的害羞?更何况,她是清楚自己现在那个身份的。就算张新杰说不是,也未必就真的不会发生什么。早在一开始,就有这个准备了。

“副官——”

“这个称呼,不是你用的。你不是联盟的人。”他打断。

叶修茫然地改口:“医生?”

“你可以就叫名字。”张新杰说着,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上几乎不存在的皱褶:“我晚饭后过来,你做好准备。”



TBC

-请勿转载-

*

医生这个设定……真是好吃(。我是说,真的很方便操作……

  1067 45
评论(45)
热度(1067)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