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有恃无恐-06

※喻叶,黄叶

※包含重生倒追暗恋等各种狗血元素,注意避雷

请勿转载


两句话简介:今天的喻文州对叶修爱理不理。黄少天很生气。


*


“怎么搞得跟捉奸似的!”

黄少天抱怨着,说归说,身体却先一步行动了。他闪进了洗手间。门半开着,里面黑乎乎的,叶修在外面张望了一下,什么都看不到,就去开了门。

尽管,他挺想说,我只是开玩笑的……

“哦,起来了?”喻文州见他终于开门,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电话一直打不通,你没有定闹钟吗?”

“抱歉抱歉。”叶修讪讪地摸摸鼻子,“我不怎么用手机,忘了。让你们久等了?我马上就好。”

不用手机?喻文州狐疑地看过来,突然目光闪烁。他跨上前一步,反手掩上门,问:“这是什么?”

“什么什么?”叶修一头雾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你自己都不知道吗?”喻文州挑眉,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伸出手——叶修见他的手径直往自己脖子上来,连忙躲开:“怎么了?”

“你没照镜子吗?”

“呃,没留意?”叶修绞尽脑汁想了想,摸摸自己的脖子,有什么吗?

“你去看一下吧。”喻文州神情莫测。

“哦……”叶修被他看得头皮发麻,转身进了洗手间,把门关上。

他开了灯,坐在马桶盖上的黄少天歪头抬起,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叶修看向镜子,恍然大悟:被蚊子咬了!

G市的花蚊子非常厉害,虽然咬到的地方在衣领下面,因为痒得很,叶修睡着以后无意识地挠,结果脖子上红了一片,还出了淤血……

黄少天有点想笑,捂住了嘴。

“笑什么。”叶修很无奈,冲他比划口型,“你以为我想这样的吗?”

“说明你皮太嫩了。”黄少天回,“你可是男人啊——呃。”

好像还是个基佬来着。黄少天立即打住了。

 

片刻后,叶修尴尬地出来了,顺手把门关上了。一抬头,喻文州换着手臂靠在对面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叶修咳了咳,说:“那我先换个衣服?”

“你不在里面换吗?”喻文州没有出去的意思,继续不紧不慢地,“哦,难道我误会了什么?我还以为,你这样是故意……勾引我的?”

叶修脑内警铃大作。他捂紧衣领,后知后觉发现,好像是这么回事,以自己这个身体的“优良事迹”来看,喻文州这么想真不奇怪。

甚至,他可能会觉得,自己故意拖拖拉拉留在房间,以便创造和喻文州单独相处的机会。

如果误会也就罢了,问题是黄少天现在还在里面呀!浴室的门玻璃可不是什么隔音性很好的材料做的啊。喻文州要是提起了那晚的事情……只要透露一点让黄少天知道,那就完了。

叶修的表情有些难以维持了。

“没有没有,真的是误会。”

可他这模样放在喻文州眼里,就是心虚的反应。他脸上的笑意立刻淡去了,几步上前,按住叶修的肩膀阻止他逃跑:“是么?”

叶修不得不抬起头看他,心中疑惑极了。十八岁的自己早该发育完全了,怎么会比喻文州还矮?这个世界他没有离家出走,吃穿用度只会更好,没理由啊。

就跟那晚在浴室一样,喻文州伸出手,轻而易举就将他罩住了——一向温文尔雅的蓝雨队长身上很少会出现这种压迫感,叶修很不习惯,很容易让他联想起当时腿根打颤,后方被过度使用的糟糕场景,现在也有点腿软了。

“你在想什么?”喻文州抿了抿嘴唇,神色不快,“又在想什么借口?”

“不是……”叶修摇头,“我昨晚没有出去。”

“是么,”喻文州余光扫了一眼房间,电脑屏幕是暗的,但电源还亮着,另一边的笔电也尚未合上。他笑了一声,道:“黄少天来过,对吧?”

叶修飞快地盘算了一下,否认这件事没有好处,点了点头:“嗯……”

“他可真喜欢你啊。”喻文州意味深长道,身体压得更近了,说话时呼吸的气流都能擦到叶修的耳朵。他们之间剩下的距离非常危险,叶修手脚无措,被迫看着他的眼睛,艰难地微笑:“我,很荣幸?”

“你移情别恋了吗?”他眯起眼睛。

叶修冒了点冷汗,用力摇头。

喻文州的眼神冷下来。

“我说过了吧?”他压低声音,手上也加大了力道,“不准碰黄少天。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黄少天喜欢你多半是因为看重你的技术,他向来——”

他缓缓吐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一些,继续道:“他慕强的性子很明显,也喜欢交朋友。但如果你想凭借这个接近他,那就打错注意了。”

“真的不是,我对黄少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叶修不着痕迹地下滑,肩膀被喻文州抓得有点痛,他想避开,但喻文州似乎察觉到了,手转移到了他的手臂上,将他往上提了提。

叶修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相信,垂头丧气地说:“我也不是天生的同性恋,只是正好……喜欢上你而已。”

他低着头,耷拉着肩膀。这副年轻的身体具有天然优势,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很有欺骗性。喻文州见了,态度稍微缓和,叹了口气。

 

实话实说,这个时候喻文州自己心里也是很矛盾的。他应该很讨厌叶修,更讨厌和他近距离接触,可如今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并不反感——确切地说,并不排斥和叶修保持这样的动作。这个发现彻底违背了喻文州多年以来的自我认识。

为什么不讨厌?他的确不反对同性恋,可他自己生长在相对保守的家庭环境中,从小到大虽说没几个真正喜欢的女孩,可是有欲望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女性的身体与爱抚。

喻文州不禁皱眉。他很困惑,不知道自己只是因为被叶修扰乱了心神,还是真的有弯的趋势……

叶修还在看着他。

喻文州有些不自在,稳住后才说:“我分手了。”

“哦——嗯?”叶修张口结舌,“是因为,我吗?”

他缓缓点头,嗯了一声。

叶修这时不腿软了,但是脊背发凉。开玩笑地说,在蓝雨的男性同胞有多么不容易接触异性,喻文州不知道怎么谈了对象,结果就因为自己,一次荒谬绝伦的错误,被拆散……他会怎么对自己?

是,的确是“他”做错在先。可是为什么要自己来承担这样的后果?

叶修心里一片酸涩,如果吞了一块过期的柠檬片,落在肚子里,被酸水泡着,又苦又胀,过多的胃液仿佛还在吞噬着他的内脏。

“我,”他张了张嘴,不知道能说什么,最后只有苍白的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是没有办法抹去已经发生的事情的。”喻文州说。“你那天跟我上床的时候,有想过现在吗?”

“……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弥补。”叶修用尽力气,维持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喻文州也不知道。他心情复杂极了,一面告诉自己不要无谓地发泄怒气,一面又止不住地感到不甘心。

他能要求叶修做什么呢?喻文州陡然无力,道:“可以。”

“什么?”

“你想要我,可以,”他面无表情,“但是你不能去纠缠少天。我上次说过,可以满足你的需要——”

什么跟什么?

叶修一时跟不上他的节奏,只是本能地察觉到危险:“喻队,我不懂你的意思。”

喻文州看着他:“你不是就想和我上床吗?”

“……”

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没错,可是。

叶修表情呆滞:“你——”

“怎么。”喻文州可能是被气到一个境界,神经都失常了。他用一种在叶修看来平静到可怕的语气说道,“我也是正常的成年人,有欲望想要解决,并不奇怪吧。难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叶修勉强笑了笑:“我没有这么说。”

他心里却在反驳。不,最开始吸引我的并不是你的肉体——当然,锦上添花也很好——而是绝无仅有的有趣灵魂。

叶修对喻文州产生欣赏,逐渐到喜欢的原因,不止是最低等动物也有满足生理欲望的本能这么庸俗。他希望得到的,也绝不是如此。

可断崖就在眼前,他别无选择。是“他”自己将自己逼到这一步的。激怒喻文州,伤害他,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人,是“叶修”。

亲手断绝了自己希望的人正是自己。

 

不可否认,绝望之余,叶修是有些动摇的。如果无法奢望更多,那是不是获得暂时的快感……也不错呢?

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他似乎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用尽了自己一生中最荒唐的冲动,理智颤颤巍巍地回到固守的岗位,告诉他什么是后悔。

叶修如履薄冰。

他说:“喻文州,我真的很喜欢你。”

喻文州无动于衷地应了一声,手从他身上松开。

“去训练室吧,大家都在等你。”

他说完,先走了出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叶修这才如释重负,靠着墙壁滑倒,抬起手去擦额头上的汗。

 

感谢黄少天——他终于重新想起自己房间里的另一位客人。

感谢他,没有在震惊中撞倒洗手间里的什么东西发出巨大的声响,也没有冲出来,大声质问他们在做什么。

他始终悄声无息,仿佛房间里并不存在第三个人。

过了一会儿,叶修重新找回力气,慢慢地爬起来,推开门去看黄少天。他打开灯,一边暗暗保佑黄少天能够忍住不要痛揍自己,不过已经不抱什么希望。

喻文州的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但关键的地方都说了。以黄少天对他的了解,以他的脑子,难道还不能猜出事情的前因后果吗?

叶修心如死灰地看过去。

 

“……”

 

黄少天依然保持着坐在马桶盖上的姿势,双手捂着脸,弓着身体,这时才缓缓抬起了头。

“黄少?”叶修试探着叫他。

黄少天表情如就义般的烈士,惨叫:“怎么办!我和你上床了,我们一起睡了一个晚上??我是不是也应该对你负责?!”

 

我的天,你是活在上世纪的DT吗?!


TBC

-请勿转载-

*

好了,门开了。


其实我觉得现在说可能有点晚了……但是看过我写的东西的人应该都清楚。

就算我写狗血,也不是虐……是搞笑。

(啊,我又看到了完结的希望!

  1669 177
评论(177)
热度(1669)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