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主角中心
挑食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叶♀】震惊!国家队队长居然当众化身河豚!

※性转注意

※喻文州X叶修♀

请勿转载


注意,是【喻叶♀】震惊!联盟公认第一基佬竟然…(上)(下)的后续。

前情概要:叶修以为喻文州喜欢魏琛,方锐信了。


*


在苏黎世官方预定的酒店里,一人一间,房间宽敞,电脑配置好,床也很大,睡两个人都绰绰有余。为了防止比赛进行期间发生意外,国家队入住的第一天,叶修就从主办方那边领回来一袋安全用品。

众人见了,沉默。

“我们好像不需要这种东西吧?”半晌,方锐婉转地说。

继续沉默。

“那我代为保管了,你们有需要来找我。”叶修浑不在意道。

还是沉默。

散会后,喻文州加快几步,跟在叶修身后走出会议室。叶修扭头问他:“你有事?”

“我,能不能——”喻文州含蓄,又满怀期待地看她。

“不能,你没有需要。”叶修不容置喙,转身就走。

喻文州失落。

好歹他和叶修也确定关系这么久了,因为打比赛不能住同一个房间也就算了,为什么连性生活都要遏制?很影响情绪的。

 

所幸,叶修也并非真的这么残忍绝情。他们初来乍到,重心还是要放在备赛上,等小组赛出线后,大家逐渐适应了国际赛的赛制、其他队伍的风格,渐入佳境,她也就放心下来。

确定入围名额后,联盟的随队人员给他们办了个小型庆祝会,一群年轻的职业选手,不喝酒也不需要抽烟,就在狼人杀和K歌中度过了大半晚上。

喻文州喝了点饮料,昏暗的光线中,他抬起头正好看见叶修靠在门口那边,目光扫来,对上时她笑了一下,冲他勾了勾手。他便自觉地站起来,避开其他人,悄悄溜了出去。

叶修在走廊里捧着冰可乐啜饮,等喻文州走过去,两人并排顺着走廊往电梯方向走。

“看他们刚才那样就知道压抑久了。”她感叹。

“这种赛制,我们也是第一次接触,有压力也是难免的。”喻文州说,“国内粉丝不说,总局那边对我们的寄望也不小,就算你没跟大家讲,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我又没什么关系。”叶修说得轻松,“你呢,喻队长?”

“我?我还好啊。”喻文州笑笑,显然对这种责任已经习以为常。

“刚来那几天,沐橙就说她睡不着,可能是因为紧张。”叶修叹气,“你看她都这么大个人了,也会紧张,我还去陪她睡了几天,所以你呢,队长本来就不好当,要是有什么,也别一个人撑着。”

喻文州停住脚步。

“怎么?”

“你去她房间睡了?”他震惊道,“你不跟我睡,居然还……”

“你吃醋?”叶修也震惊,“我以前难道没跟她睡过吗?以前还没有嘉世的时候,冬天冷被子不够,我们三个人都一起睡过——”

“三个人!”喻文州更加震惊,“怎么还多了,还有谁?!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到底和多少个人睡过了?”

叶修眼神闪烁,飘到另一边:“她哥……”

她余光扫了一眼,又迅速躲开,不敢再看气成河豚的喻文州了。这个时候大概再拿针扎一下,他就爆炸了。

平时那么温柔好脾气的人哦,居然会这么小气。哎,男人真是不可理喻。

 

*

 

方锐前一个晚上玩得很嗨,但第二天还是很早就乖乖爬起来了。今天休息,不过国内几位老朋友结伴跑来苏黎世“慰问”,苏沐橙之前就说过这事,让他去接人。

韩文清还是没来,林敬言跟张佳乐他们聊了几句,又过来和方锐打招呼。

“你们这帮人来玩几天?”方锐问。

“当然是看你们打完决赛了。”林敬言顿了顿又说,“前提是你们没被淘汰。怎么样,有把握没?”

国家队几人都翻了个白眼,这还用你说?

方锐也不想理他,转过去和兴欣的队友说话:“诶,莫凡你怎么也来了?”

“老板娘让我们跟老魏出来一起见见世面。”包子自告奋勇答道。

魏琛在那边摸着下巴,打量大堂的水晶灯挂饰,说:“你们这住得还不错啊,几星级的?六星有没有?”

“你们是自费来的吧?”方锐怀疑道。

“老夫有的是钱。”魏琛深沉。

 

喻文州和联盟的工作人员来得有些迟。来时他已经向酒店确认过了,因为大部分楼层被主办方承包,其他也基本住满了,剩余的客房显然不够分。

“啊没事,我跟他一块住。”包子搂住莫凡,爽快道,“挤一挤不就行了!”

喻文州转向魏琛:“那魏队——”

“我吗,我就跟方锐好了。”魏琛也不在意,随手一指。反正在兴欣他就是和方锐一块的,早就习惯了。

方锐正要答应,喻文州目光转过来,却是一个激灵,浑身血液都快凝固了,脱口而出:“诶,这样不好吧!”

“啊?有什么不好?”魏琛说,“也不打扰你们多久,明天我们就去找别的酒店。”

“你们之前也是室友吧?”喻文州问。

方锐依稀还记得上次一起吃饭,喻文州看自己表情很不对劲,心想来是对此颇有微词。他这时哪里还敢轻易点头,连忙拨浪鼓摇头:“不是!没有!不是这样的!”

“哈?”魏琛摸不着头脑,“你小子怎么搞的,不就借个房间住吗,扭扭捏捏的什么毛病?”

方锐有口难言,脑筋转得飞快,突然看到叶修跟苏沐橙一块过来了,连忙朝他扑过去,使着眼色示意,一边大喊:“队长救我,我还想活下去!”

要是招惹喻文州,这接下来还要继续朝夕相处,万一被他搞死了怎么办?方锐可是很惜命的。

魏琛更加不满:“喂喂,至于吗!”

叶修避没避开,向苏沐橙努了努嘴。

“你队长在那边呢。”然后又问,“怎么了?”

方锐相信她是能理解自己的,正欲开口,突然感觉背后一凉,余光瞄见喻文州眼神突然锐利起来,他的小心肝颤了颤,往叶修后面躲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只能绞尽脑汁编理由:“老魏他磨牙!打呼噜!我怕我晚上失眠!”

“我靠!”魏琛怒,“我不要面子的啊!你有意见早说不行?”

“也就一个晚上嘛,”叶修劝他,“难不成你到我房间来睡?”

那当然是不行的。

方锐沮丧,但依旧抗拒:“我就是……”

他突然耳尖听到一声轻呵,喻文州脸上虽然在微笑,目光却是寒的,柔声问:“那怎么办呢?”

包子看不懂他们一来一往的,挠了挠头发说:“这么复杂?诶搞不懂你们,要不然我们今天就再去找一家住呗,反正时间也来得及嘛!”

 

事情就这么定了。喻文州留下来和翻译助理帮他们去订别的酒店,方锐松一口气,赶紧溜了。

他打了饭,在苏沐橙对面坐下,苦道:“喻文州最近看我的眼神很不对,我很害怕啊。”

叶修昨晚没睡好,也很苦,听了他的话,有感而发:“文州这个人,占有欲真的很强。”

“没错。”苏沐橙沉重地点头。

她居然被剥夺了和叶修睡觉的自由!现在的男人是想怎样哦。

“是吧!”方锐暗暗抹泪。他也不想和老魏走那么近的啊,有什么办法!

 

正说着,喻文州也端着餐盘坐过来,笑着问:“在说什么呢?”

方锐低头夹菜,不语。

魏琛在他旁边坐下,勾住他的脖子:“你老实跟我讲,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我怎么了你了?你说啊。”

“没有没有。”方锐颤颤巍巍往旁边躲。

“喂!”

几个人都看过来。方锐感觉喻文州的眼神更凉了,心一慌,闭上眼睛失声道:“别看我!我真的是无辜的!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喻文州你喜欢就请你大胆地上吧!”

 

喻文州,笑容凝固。

 

魏琛:我屮。



“……啥,你再说一遍?”

“他不是喜欢你吗!”方锐捂住脸,已经放弃挣扎了。

魏琛:……


……


……


 


笑够了。魏琛脸色一沉,伸手就去掐方锐的脖子:“你是不是想死!”

“嗷!”方锐惨叫,“这怎么能怪我!叶修说的啊!”

“不好意思,你信息过时了,没更新。”叶修诚恳道。

“靠不带这样的啊!”

方锐继续惨叫着,一溜烟逃了。魏琛气势汹汹追过去。

两个人飞奔远去。喻文州目光深远,似有几分惘然:“看来,是我还不够努力。”

气氛不妙,苏沐橙也默默地撤了。

剩下叶修望天:“这个也不能怪我……是他太好骗了。”

喻文州艰难地忍下这口气:“我现在怀疑你真的对我很有意见。”

“不是这样的,”她弱弱道,“那是很久之前的误会了……”

话音未落,走廊口嘈杂起来,黄少天一马当先冲进来,劈头盖脸就问:“队长你居然喜欢魏老大?!”

“……”喻文州。

 

叶修:借一借!这里有只河豚要爆炸了!!



END.

-请勿转载-

*

这两日套套消耗速度会很快xdd

生贺主题是凝望,我毅然决然写成了搞笑文……(。感觉不太好,还是先发了,凑合着当更新吧

  1892 88
评论(88)
热度(1892)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