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叶】挖坑

※喻文州X叶修

喻文州210生贺,无脑式对话片段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叶修说,我给你准备了个坑,怕了没?


*


喻文州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在索克萨尔的身体里,追着君莫笑跑。跑着跑着,君莫笑的速度越来越快,变成了一只兔子,肩上扛的千机伞也变成了个萝卜。

君莫兔跑到一棵树旁边,才停了下来。喻文州不太习惯这个身体,追得气喘不已,停下来,一抬头就看到树干上长了个黑黢黢的洞。

“咦……?”喻文州疑惑地看向君莫兔,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

梦里,人的大脑总是混乱的。是不是在哪里看过这样的故事?他绞尽脑汁,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我给你挖了一个坑,跳不跳?”君莫兔把千机萝卜举起来,往树上敲了几下,嘻嘻一笑。

喻文州稀里糊涂的,其实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身体却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不知为何,听了这句话,他心中战栗起来,脸色也跟着变了。

君莫兔笑得更欢,又说:“放心,不致命!”

说完就蹦了进去。

 

喻文州惊醒了。

他发现自己坐在一个深深的土坑里。

对面坐着叶修。

“怎么了?”叶修关切地问。

喻文州缓缓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

“我们穿越了?”喻文州猜测道。这个坑实在深不可测,四周的石壁高耸入云,抬头望去,洞口上方被云笼罩着,看不出是什么地方。

“有这个可能。”叶修伸出手往石壁上敲了敲,“难道是要我们玩什么真人密室逃脱?”

“这不像密室。”喻文州分析,“除非我们会徒手爬悬崖,否则根本不可能离开。”

“本身来到这里就已经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叶修提醒他,“现在,不能用以往的科学思维去看问题。”

“唔,也有道理。”

 

两人苦思冥想,无果。叶修又提议:“我们换个思路,既然找不到出去的办法,不如想想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也许是我们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导致了‘穿越’的发生。”喻文州回忆着,无意识地蹙眉,说得也不太确定,“小说里一般都是这么写的。”

叶修仔细思索一番,摇头:“没有,没有被甩,也没有掉进河里,更没有被车撞。我记得就像往常一样回家,洗澡,上了床,睡觉……”

“被甩?”喻文州敏锐地捕捉了这个可怕的关键词,一个激灵,“你已经脱团了?什么时候的事?”

“没有,我都说‘没有’了。”叶修摆摆手,“我只是随便举个例子,小说里穿越的契机无非是这几种嘛。你呢?”

“嗯……也没有。”喻文州想了一会儿,紧跟着补充,“一定要计较有什么特别的话,昨晚俱乐部食堂把例行的糖水换成了炖汤,似乎是因为食材没买到,才临时改的。除此之外,也没有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了。”

“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晚餐的菜单换了??”

“诶,莲藕汤很好喝的。”喻文州回味,一脸幸福。

 

源头断了,陷入僵局。

 

“我们再说说穿越的结局吧。”喻文州试着打开新思路,“既然已经发生了‘穿越’的既定事实,那么,很可能是有什么任务或者目标需要我们共同完成。就像副本通关一样,完成之后,把我们送来这里的人,或者非人类——可能是某种意志——自然就会把我们送回去了。”

“所以,这人选了我们俩有何用意?”叶修摸不着头脑,“创造竞技场职业级1v1最快秒杀记录?”

“叶修,”喻文州沉着地说,“不要逼我动手。”

 

好,重头来过。

 

“我们分析一下,”叶修一本正经,“按照一般小说的套路,主角是男性,可以区分成几类,比如打怪升级流,废柴逆袭流,一般无非是种马后宫向或者一心事业型——”

“你还漏了一种。”喻文州指出。

“哦?”

“男男搞cp。”

“……”叶修沉默一会儿,说:“这个不在我研究范围内。”

他用眼神谴责喻文州:你这个基佬。

喻文州视而不见:“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选了两个同性?”

沉默。

“可能你的思路是对的。”尽管叶修并不想承认这点。

“既然这极有可能是一篇腐向小说,它想要我们做的事情,就有了一个明确的范围。”喻文州分析得头头是道,“要达到穿越回去的目标,一定要完成发生在我们俩之间的事情。”

叶修的表情变得一言难尽。

“可能是这样……”喻文州试着伸出手,握住叶修的。

牵小手达成,没有变化。

“太没意思了,”叶修一脸早就预料到的悲壮,“连我都没兴趣,它肯定不会满足的。”

“也可能……”喻文州的目光从叶修那双好看的手上抬起,在脸上逡巡着,落到他浅色的嘴唇上。很薄,看上去也很软,不知道吻上去是什么感觉。喻文州想着,却迟迟没有行动。

他不敢轻举妄动,而叶修也对此有所抗拒。

两人沉默着,看着对方。

“你有没有想过,”叶修缓缓开口,“如果尝试了以后还是没有回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更……进一步?”喻文州小心翼翼。

“你想得很美哦。”

喻文州率先绷不住表情,挫败地叹了口气,松开叶修的手,后退几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抱歉,是我想当然了。”

“我们可以重新回到起点,”叶修沉吟着说,“你再想想,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这回,喻文州不假思索:“我生日到了。”

“所以,可能我只需要给你准备一个礼物?”叶修释然。

“你身上有带礼物?”

叶修摸了摸口袋,又把手放下。自然是没有的。他们没有赤条条地来,就已经是穿越大神的仁慈了。

“除了你的人本身,我不可能在这个地方得到什么特别的礼物。”喻文州总结。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我吗!”叶修不满。

“咳,”喻文州有些害羞,低头回避目光,“你这样说太露骨了。”

叶修不说,谴责地看他:你这基佬。

 

“那我们——”喻文州满心欢喜地。

他鼓足劲,又靠近了一些,叶修没有躲开。两个人的脸逐渐贴近了,可以看清彼此的睫毛,和深邃的瞳孔中的自己。

就在这时,喻文州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叶修抓住,有什么东西被塞到了手里。

“送你一包名贵的烟盒。”

喻文州疑惑地接过来,掂量了一下:“里面好像有东西?”

“好像是。”

喻文州拆开,一包套套掉了下来。

“……”叶修说,“不是我放的。”

喻文州说:“我当然知道。想也不可能。”

但是他抖了抖烟盒,发现里面还有点东西,往手上一倒,一张卡片飞了出来,落在掌心上。

“如你所愿。”——上面写着。

“不是我写的。”叶修继续镇定。

“我知道。”喻文州说。

 

才怪。喻文州心里痛苦地想道。

叶修给他挖了个坑,不致命,但是可怕极了。好家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

 

——要命,这套套尺寸不对呀!


END.

-请勿转载-

*

我觉得我不适合写喻叶正儿八经的文。


设定是:这是一个“不啪啪啪就不能离开”的坑。按理说应该有个画外音跟他们解释来龙去脉,不过两人都这么聪明,让他们自己琢磨吧……

  1244 57
评论(57)
热度(1244)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