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江湖之大(上)

※性转注意

※主要是莫凡X叶修♀,大概是武侠paro……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莫大盗从行数年,不小心偷走了不得了的东西。

 

*


都城最近的新鲜事不少,诸如,花朝节诗会上新科状元一首绝句风头无两,妙手空空传人重现于世、皇室宝物失窃全城通缉等等,都比不上太子迎娶北朝公主一事。

说到别国的公主,总会蒙上一层奇幻神秘的色彩,叫人向往,说书先生也不介意多费些口水去给众人描绘一番:“永嘉公主素有北朝第一才女之称,精通琴棋书画,颖悟绝伦。当年及笄礼上,一曲广陵散惊艳天下——”

有听客羡道:“那可与我们殿下绝配了。”

“近年胡人作乱,陛下有意与北朝结为秦晋之好,两国便可同心协力,抵御外敌。”有人想得更多一些,“我们殿下剑术出众,幼时便熟读兵法,如今行了冠礼,听说过几个月就要和苏家的小将军一同往关外去。到那时,公主要如何?”

“新婚燕尔,就要离别,怕是难舍难分。据说北朝民风彪悍,将军夫人同夫君一起出征得都有。不过公主金贵娇嫩,还是留在东宫的可能性更大些。”

“哎,不知这位公主样貌……”有人好奇。

“那自然是绝代佳人,姣丽温婉,”说书先生叹,“所谓‘有美一人,清扬婉兮’也不过如此。”

“与第一美人苏姑娘相比呢?”

“你问我,我问谁去?”说书先生啪地将折扇收起,“公主如今已抵达都城,在飞燕馆歇脚,等吉日入宫。馆舍附近重兵把守,还能溜进去转悠一圈不成?”

众人皆叹息。

 

听到这里,莫凡不禁冷哼一声,将布帘放下,倾斜的身子回到了席位中央。他暗想,这坊间的传闻果真不可信。

大将军府上的苏姑娘曾在父兄出征前随行至城门,人们大多见过其模样,莫凡那时也有机会窥见一眼,的确是楚楚动人,绰约多姿。这天下美人,若她排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了。这北地来的公主又能算得上什么?

“你听故事,听听就行了,怎么还不高兴呢?”对面那姑娘抿着茶,悠然道。

她挽着简单的随云髻,插了一根随手从他包裹中掠去的玉簪子,面上半点脂粉未沾,不过上天垂怜,生得柳叶弯眉,唇红肤白,就算只穿着普通人家的杏红罗裙,也好看得紧。然而莫凡只看了她一眼,面色郁郁,心说,我不高兴还不是因为你?

“要不是你惹得全城戒严,”他咬牙,低声道,“我现在至于……么?你跟着我,到底想干嘛?”

“诶,这里头的功劳就算你不占七八成,起码也有半分吧。”叶修笑,“你看,我们俩也算是共患难的同林鸟了,与其各自飞,不如琢磨怎么离开?”

莫凡一愣,随即面颊微红,更是恼了:“‘同林鸟’不是这么用的!”

“差不多意思,你意会即可。”

还才女呢!再看她倒茶、一饮而尽,举手投足之间,哪里有传闻中半点温婉的气质?莫凡心里怀疑极了,愈发胸闷。

 

昨夜,妙手空空的飞镖落入太史令王家府中,随后价值连城的翡翠玉石就失窃了,金吾卫包围了整个内城,挨家挨户搜索。莫凡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架势,身手再好也难免犯愁,正在客栈后院徘徊思索下策,便看到黑影从天而降。

黑影落地了,看到对面也一个黑衣人,心生警惕地后退几步,手往怀里摸武器,如此,那人居然还笑出声来:“诶哟,朋友,好巧啊。”

谁跟你是朋友啊!

莫凡了然,原来撞上了同道中人,难怪这捉贼的动静比平日还大,肯定招惹了更厉害的对象。结果再细听声音,又觉得不对,虽然清脆爽朗,但明显是女声……

能够从金吾卫的眼皮底下溜出来,想来轻功也不比自己差多少。他来都城几次了,怎么从来没见过这般人物?

正想着,对面那人将头巾解了下来,瀑布般的长发落在肩上,从阴影中走出,院外的火光照到脸上,莫凡瞧见,微微愣住:“你是什么人?”

他自己蒙得严实,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还没见过有同行不遮不掩,就这样大方露出真面目的。除非对方是穷凶极恶之徒,要把人灭口,那的确不用在乎谁看过自己长相了。

只是,如此佳人,实在很难和凶徒联系在一起。

再或者是——

 

“我叫叶修。”佳人道,“不过吧,我初来乍到,就算说了名字,你恐怕也不认得。”

莫凡仔细一看,对方并非穿着夜行衣,只是在平常的衣服外面套了件黑色的外袍。院子里黑乎乎的,外头火光闪烁,看不太切实,不过莫凡一向眼尖,还是很快就判断出那衣袍无论是布料还是做工都属上等,想必是大户人家里溜出来的千金。

无论这姑娘什么意图,他不愿和她多纠缠,粗哑着声音说:“我确实不认识你,不会向人泄露你的行踪,你出去以后也切莫提及见过我,就此两不相干。”

他转身欲走。

“出去?妙手空空的名头响亮,现在街上都是金吾卫,你想要逃出城外,不容易吧?”叶修在后头慢悠悠地一句,就让莫凡停下了脚步。

他方才逃进来就有些狼狈,粗略地看了看巡逻守卫的数量和位置,心知原来的路线都已经派不上用场,正愁着呢,冒出来一陌生人点出自己身份,敌友不清,更是心烦:“与你无关。”

“你要往哪里去?江南么?”叶修追问。

莫凡不语。

“你知道余杭怎么走么?”

莫凡犹豫了一下,勉强点头:“经过。”

“这就好啦,带我一起吧。”叶修便笑,声音同她的脚步一般轻快,“我对付这些人有点经验,不过天京这一带我还是第一次来,我帮你出城,你带我到南边去,如何?”

他呆住,这算个什么事?

 

本来想,甩开就行了,可没想到对方跟得紧,莫凡翻出墙后被捕捉到行踪,喊打喊杀地追了半天,在另一个角落又遇见了叶修。她悠闲得很,身形灵活从屋檐上跃下,仪态整齐而从容,步伐轻盈,与自己一对比,高下立见。

莫凡惊讶,自己行走江湖多年,又精通盗术、从未被官府逮到,轻功早已出神入化,可这人又是什么情况?如此密集的搜捕下,居然始终没被金吾卫发现……

哪来的高手?

有这般身手,他想摆开她是不可能了,倒不如试试,听她的合作一回。

莫凡耐着性子问:“你到底想怎样?”

叶修从发尾向上挽起,重新用头巾抱住,慢悠悠抬起头,露出一双水亮的黑眸。

“天地之大,山川之广,江湖上风风雨雨,我想去看看。”

 

*

 

回想起这事,莫凡郁闷无比。

当时他哪里想到,金吾卫那般隆重,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这位——北朝的特殊宾客。永嘉失踪的消息自然被严密封锁,现在全城上下都是眼线,不管是南朝的禁军,还是北朝的护送卫兵,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出来。

昨夜借着叶修对金吾卫排兵布阵的熟悉,两人顺利逃脱,但眼下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走出天京城门,索性乔装打扮到人多的地方打探消息。为了出门,莫凡还得多跑一趟,去给叶修买几件不那么起眼的衣裳,她还说不会自己梳头——难道他就会?

“要不你找个发带来,我随便绑起来就行。”

“没有。”莫凡没好气地说。

他是很想丢下她就跑的,可惜叶修早料到他所想,直接上手。莫凡一惊,只见长袖一晃到了眼前,本能地伸手去抓。想不到对方动作极快,几个招式下来,他几乎没怎么看清,就落了下风,肩上穴位一麻,包袱直落在地上。莫凡屈辱地看着“人质”被她熟练地翻出来,摊在手上把玩着,捂住手臂出去替她找发带。

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她。莫凡想自己肯定是被这好看的皮相迷惑了,可转念一想,若自己当时不应,恐怕叶修也会用武力强行逼迫他答应……也没什么差别,只怪他倒霉,跑路的时候遇到厉害角色了。

可他又纳闷,她不是公主么,怎么倒和江湖上的做派一致,这身功夫又是去哪里学的?

发带没找到,只遇上客栈主人家的女儿,叶修在她的帮忙下搞定了头发,慢吞吞地站起来,问莫凡:“哪里人多?”

“听风楼。”他答。

 

莫凡对城内也是熟悉的,两人避开街上巡逻的路线,顺利进了听风楼。在雅间里听了一会儿故事,莫凡觉得没意思,从怀里摸出一个哨子,靠近窗外,吹了一声。

叶修余光打量着,没多问。

不出片刻,帘子从外掀起,一个人影飞快闪进来。

“哇,你这家伙,可叫我好找!”来人一身灰意,瞧着很不打眼,那双眼睛滴溜溜地却是明亮得很。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在莫凡身边坐下。

叶修望过来,看了眼就知道两人的身份。虽然长相并不相似,但他们在外表上做的修饰却是同一种风格,减弱自己的特点,埋入人群里,叫人看过便忘。

她打开折扇,扇了几下风,挡住唇边的笑意:“午好。”

“诶,这位女侠,”来人有模有样地向她抱拳,“我这位师弟行事不妥,叫你抓住了把柄。我先代他向你陪个不是。”

他还未自我介绍,叶修便点头道:“没什么,那你就是妙手空空了?”

那人脸上笑意顿时僵住,满眼诧异:“——啊?”

莫凡心里一个咯噔,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叫你多事,非要过来看热闹。”

“哇,女侠眼力厉害啊……”那人摸了摸脑袋,再遮遮掩掩也没什么用了,索性大方道,“在下方锐,莫凡是我师弟。我们师出同门,手法总是有几分相似,我怕他这次被抓住顶了罪,便想过来看看。听说你——”

“我是。”叶修说得爽快。

方锐反而不好说下去,隔墙有耳,那般尊贵的身份的确不好轻易道出,改口道:“咳,女侠怎么称呼啊?”

世人皆知永嘉,却不可能知其名讳。叶修摇头,笑:“我是叶修。”

 

弄清昨晚的来龙去脉,方锐百思不得其解,压低声音问:“你为何要逃婚呢?”

“我想去江南看看。”叶修摇着扇子,“听说江南人才辈出,自然要去领教一番,过个瘾。”

方锐看不出她深浅,只是听她说话,沉稳清晰的吐字方式,内力深厚可想而知。

“可是……你总不能一直逃下去吧?”他有些忧虑。事关两国联姻,要是再几日找不到人,让北朝的知道公主在这边出事,只怕会引来祸患。“何况,跟着我们这些小人物四处走动,只怕生活上也多有不便,你适应得了么?”

叶修脸上的笑意淡下来。她向窗外望去,轻声:“民间生活,我还是知道几分的。”

 

她并非北朝那位的亲生女儿。这话才出口,对面两人俱是一惊,才听她慢慢说下去。

叶修是叶家的长女,幼年时便跟随叶家亲兵习武。将军府本来子嗣稀薄,后来父母在关外战死,便只剩下她一人,带着从胡人手中夺下城池,回归京都。陛下爱怜,不忍她一孤女在战场领兵打仗,便收为养女,赐封号永嘉。

叶修轻描淡写,几句话不知带过多少事。他们虽是南朝人,这些年走南闯北,就算不曾听过“叶修”的事迹,却是知道叶将军一家的,对当年那场惨烈的守城大战自然也有所听闻,当时只唏嘘,一代英雄便这样去了。

方锐回过神来,目瞪口呆:“哇,女侠……不愧是女侠!”

光看她这一身懒洋洋的气质,可想象不出她从容率兵作战的模样。她年纪轻轻,也不过二十出头,作为未出阁的待嫁女或许是大了些,可若是放在江湖上,就只是个幼嫩的后生而已。

叶修摆了摆手,很是不在意:“好几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方锐兴起,凑近了去问。

莫凡不爱说话,见他俩你一言我一句聊得兴起,却也有些不高兴:“喂,还要说到什么时候?”

“我们今日就出城。”叶修倒了最后一杯茶,饮尽,似乎是很随意地就做了这样的决定。

“怎么出?”莫凡皱眉。

叶修笑:“他们以为我躲在内城,封锁城门后,就会逐渐往里收缩检查。午时过去,也要查得差不多了,就会上报中尉,调动城内驻兵。等到城门换岗松懈时——”

方锐屏息,正以为她要出个什么计策,却听她不疾不徐道:

“打出去就是了。”

 

我靠!方锐拍桌,莫凡喷水。两人咳个不停。

“这也太猖狂了吧!凭一己之力和整个京城的守卫对抗,开什么玩笑呢!”方锐怕引来外头注意,捂着嘴嚷。

“嗯,徒手是很难的,先帮我找一把剑。”叶修沉吟。

“不是这个问题!”莫凡咬牙,“你到底清不清楚?这里是京城,不是什么边陲古城——”

“我当然清楚。那是你们,我是我。他们要是认得我,就不敢下杀手。”叶修又展开扇子,摇起微风,“那么,千军万马又有何惧?”

莫凡哑然,与方锐面面相觑。

“好像挺刺激……”方锐讷讷,到底年轻气血足,竟然有一丝向往。千军万马诶,哪个习武之人不曾展望过?

“怕了么?”叶修又问。

这一句毫无疑问是对着莫凡去的。

他捏紧桌角,心中傲然。呵,我怎么会怕。

“去就去。”

 

“那就这么定了。”叶修说罢,起身向外面招来人:“上菜。”

小二早已等候多时,应了便往外去:“贵客请坐,马上就来!”

莫凡等菜上齐了,迟迟没有动筷,见两人都开动了,终于忍不住问:“你究竟带了多少银两出来?”

“不知道,”叶修说,“随便塞包里了,没数。”

他叹气,算了。千金大小姐,得罪不起,那就供着呗。

方锐心思也缜密,吃饱喝足后,又道:“这天京嘛,江湖中人少,厉害的也有几个,都在宫里。就怕殿下亲自带人来追。他与小将军是一块长大的,去九华山学过几年,可厉害了。我在西疆有幸和小将军交过手,完全打不过,还好跑得快。”

“嗯,有所耳闻。”叶修颔首。

方锐嘿嘿一笑:“北有叶家,南有苏家嘛。对了还有殿下,你们以前见过不?”

她摇头。

“也是。”

“我见过。”莫凡突然冒出这样一句。另外两人一愣。

“他怎样?”方锐忙问,“诶你以前可从来没说过。什么时候的事?”

莫凡憋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很厉害。”

“也狠。”他补充。

“不是吧,殿下素来良善,不是狠毒之人啊……”方锐迷惑,偷偷看叶修,不知道她听了什么反应。

叶修若有所思:“你是说剑术?”

莫凡点头。

“嗯,他那个门派的剑法,我以前见过。”她说,“的确很厉害。”

方锐心说,哇,那可就惨了。殿下要知道自己的太子妃跟别的男人跑了,换做谁不气死,肯定提剑杀来。“那我们不就……”

“放心。”叶修镇定微笑,“他来了也打不过我。”

她将碎银拍在桌上,拂袖起身:“走罢,带我去买剑。”



TBC

-请勿转载-

*

写着写着就很顺利了

初次尝试这个题材(也是第一次写莫叶),兴奋!如果写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应该可以很长,不过要塞进短篇集里,收敛一点……

说着要写武侠却不小心写了太多别的事_(:з」∠)_ 不知道后面能不能武起来

悄悄发出来看看,大家觉得怎样(


莫凡主场,方锐没机会写单篇了,还是可以出来混个眼熟的XDD

殿下,惨)

  956 48
评论(48)
热度(956)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