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江湖之大(中)

※性转注意

※主要是莫凡X叶修♀,大概是武侠paro……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莫大盗从行数年,不小心偷走了不得了的东西。


*


天京外城共18座城门,此时只有四个正方位的门可供出入。永嘉失踪,消息还未传开,他们要找人不能大张旗鼓,干脆借抓捕妙手空空的名义封锁城门。没几个时辰,守城校尉便焦头烂额,京都人口大,商贾人家运货受到牵连,怨声载道,只好又开放了大门,挨个搜查后方能出入。

方锐观察一番,发觉除了守城驻兵外,搜查的队伍边还多了几个内廷侍卫,拿着画像逐一比对,要想混在人群中出去恐怕不容易。

“真要闯出去?”他回头一看,无语,“你们还有心情喝凉茶?”

莫凡手里托着茶杯,本来也没什么兴致,立刻放下了,表示撇清关系。

“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叶修说,“你看那些人,打得过不?”

“小兵而已,打是打得过,可——”方锐目光一转,突然顿住,“等等,那不是江统领么。”

“谁?”两人一起问。

“那边左数第三个,穿灰衣的。他倒是低调……”方锐嘀咕,“行吧,高手也有了,真得杀出去了。”

“那就上吧。”叶修干脆得很,将佩剑挂上,大步走出。

方锐呆了会儿,问莫凡:“我们呢?”

莫凡绞尽脑汁想了想:“见机行事?”

 

方锐再望过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尖叫声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整齐的出城队伍一下子乱了。城门驻兵循声赶来,将内外围了个水泄不通,却是迟了一步,剑光破开人群直冲校尉而去,他慌忙举剑抵挡。

只听铛一声,力道并不惊人,剑身嗡嗡直响,连带着手臂一麻,剑柄脱手,落在地上。校尉大惊,喝道:“何人放肆!”

叶修收剑一掌将他推开,足尖踩着尚未倾倒的盾牌借力,从一群守卫上空掠过。校尉一挥手,后排的弓箭手上前一步,抬弓欲射,却听后面一声:“且慢!”

那倒霉统领被第一个开刀,因防备不及时腹部中了一击,被手下搀扶着起来,依然行动不便。校尉不解:“为何?擅闯城门,藐视军队,罪加一等!”

他苦笑:“不可,这位是殿下的——”

校尉脑子十分灵光,听这意味深长的语气,恍然大悟:“停下,停下!不准动用利器,都给我追!”

弓箭手被拦下,错过时机,只能任叶修飞身已达数丈之外,远远传来笑声:“你让他亲自来找我罢!”

 

驻兵列队而归,待城门恢复进出自由,方锐和莫凡才随人群出城,沿水路疾行,不多时便与叶修会和,乘船顺流而下。

她坐在船头,问莫凡:“你打算去哪儿?”

莫凡其实也没有具体的想法,他们出门在外,走到哪儿都是临时起意。按计划,他应该找个离都城远一点的地方,将到手的珠宝交易出去,可现在都落在叶修手上,他也无心惦记:“随便了。”

“你想去钱塘?我陪你们一起去。”方锐兴致冲冲,“我有认识的朋友在,最近有热闹看,各大门派的人都来了,第一山庄南湖庄发了帖子,请大家去观刀。”

“什么刀,很名贵么?”莫凡问。

“多半是了,南湖庄的人善用矛,得了这宝刀也无处用,索性邀请诸位豪杰,一是为了‘赏’,二是——”

“打一场?”叶修问。

“盟主比武大会不日将召开,在此之前,总有人耐不住寂寞想先切磋几把,惯例了。”方锐见惯不怪道,“反正没事,我们去凑个热闹呗。”

叶修欣然:“好呀。”

没人问莫凡意见,两人谈得正欢,显然是擅自为他做了决定。他郁闷,很想硬气地插一句“我不去”,可等余光瞥见叶修怀里那包袱,又不得不打消念头。

“你要跟到什么时候?”莫凡有些烦躁,想到叶修的身份,可是谁都不敢碰的烫手山芋,结果就这么大摇大摆坐在他们身边……

“话不能这么说,”方锐拍他肩膀,“有佳人陪伴,少侠还有什么可烦恼的?”

莫凡僵着脸把他的手推开:“别恶心人。”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就是追兵嘛,你难道第一次被追?”叶修语重心长,“人要学会及时享乐。”

“说得对。”方锐抚掌笑道。

莫凡瞧不起他那见到姑娘就挪不开眼的样子,气道:“谁怕了!”

方锐其实也是逞几句口舌之快,钱塘是清闲之地,离京城也近,精兵快马追过来不用几天,叶修如果想要久留,实在不应该选这里,除非另有打算。她面上带着轻松的笑意,吹着风看岸边景色,怡然自得,不动如山。总该是个很有主意的人,方锐只能把疑惑都塞在肚子里。

 

他们这一路上顺风顺水,不到两日就到了钱塘。进了城,方锐去找朋友,与他们告别,说一日后在南湖庄见。

莫凡带叶修先去了客栈住下。两间客房,一人一间,莫凡回自己的房间打算睡一会儿,叶修却来敲他的门。

“你饿了?”莫凡干巴巴地说,“这家饭菜一般,你要是不喜欢,对面有个酒楼——”

“没呢。就是想问你,王家里带出来的那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出手?”

莫凡自然有他的途径,地下黑市大多数地方都有,叶修以前逛过街市,但黑市可没去过,好奇的劲上来,一定要跟他去看个究竟。莫凡无奈:“可以是可以,不过得蒙面才能进去。”

“诶规矩我懂的,放心吧。”叶修胸有成竹。

 

乔装一番,叶修跟随莫凡踏入一家药铺。店铺不大,只有两个药童看着,见到两人捂得厚实,戴着黑纱帷帽,也不奇怪。一人问:“公子要点什么?”

“一味百草囊,三颗金银花籽。”莫凡答道。

“好嘞,请随我这边来取。”

另一人起身,领着两人走向帘布后头,在屋里兜兜转转,又出了门。叶修四下一望,是条长长的青石街道,两边石墙黑漆漆的,挂着几盏纸灯笼。

“这边。”莫凡低声说。

药童转身,悄然离去,脚步落在石板上,如同打在棉花上,几乎没有半点声响。叶修耳力好,才听出他平缓的呼吸声远去,心想果然是大隐隐于市,一个小小的药童都比寻常帮派的外门弟子厉害几分呢,这黑市不知是何人倒腾出来的,能够瞒着官府进行周转,背景也非同一般。

一路走到尽头,两旁的门大多是紧闭的。直到最后一个院子,莫凡才停下来,向她点头示意,然后跨了一步,在门上敲了两下,又敲了三下。一个白发老头佝偻着身子走出来,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便开了门,也不说一个字,转身就走。

叶修忍不住笑:“你挺适合这里的。”

莫凡不想理她,加快脚步。

这家店主是他熟识的,两人也不用废话,验货交钱,讨价还价,很快了事。莫凡卖完了东西,又跟他要菱石。店主是个三十出头的瘦高个,估计常年窝在阴暗的巷子里,面色苍白,有些弱不禁风。他见老熟人后面跟了个陌生人,不免抬起头多看了几眼。

“这位姑娘,可有什么想买的?”他挤出笑容。

叶修摇头,他便走道柜台后面给莫凡拿东西去。她问:“菱石这东西少见,你用来做什么?”

“防身的。”莫凡回答得简单。

“看来,这里还可以订制暗器啊。”叶修若有所思。

“你想要?”

“那倒不必。不过,出来逛街,不买点什么总不安心。”

“……”

因她这么一句,回去的路上,莫凡带她去了人多热闹的商业街。

摘了帷帽,叶修走在街上依旧惹人注目,路人两步三回头,莫凡走在她旁边,也成了焦点。他习惯了低调,很是不自在,可叶修兴起,买了一堆小吃,又看上了前面的脂粉铺,短时间里是没法离开了。

“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她善解人意道。

莫凡不语。

“行了,我一个人也不会有事的。”叶修又说。

莫凡这才转身,几步藏进了人群里。终于,背上那些陌生的目光消失了,他才松一口气,回头看叶修。她微微扬着下巴,再跟路边小摊的店主说着什么,对方很快殷勤地递上一根糖画。

有些人生来是万众瞩目的。莫凡无端生出几分感慨,又甩甩头将杂念扔出脑外,踏上回程的路。

 

客栈的二楼安静得很,莫凡觉得很舒心,正要开门,突然觉得不对,又绕回到叶修的房前,听了一阵,抬手推门。

吱呀一声——

门开了,窗前一道人影也落入眼中。莫凡已经将袖口的菱角握住,抬头望去,不由一怔。

那青年公子的脸是陌生的,可生得实在好看,宛如无瑕美玉,叫人挪不开眼。他静静立于窗前,身姿挺拔,一袭白衣翩翩,眼眸明亮,只是瞧过来的目光冷淡,如井水从头浇来,莫凡一下子清醒了。

换作旁人,定要多此一举问句“你是谁”,莫凡向来不爱说话,那人看着也不似要同他打几声招呼。

手里刀无声飞出,对面那人脚步一晃,手上不知何时抽出一把剑,相当利落地从中劈开,向门外刺来。步法极快,恐怕打不过,莫凡有了判断,下意识地向后翻身一跳,跃上屋顶。要论逃命,谁也比不过他。那人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并不急追,翻手又将剑落入鞘中,朝另一边去了,一闪就没了影子。

 

待叶修归来,看到门大敞着,再往里一看,桌椅被剑风吹翻,倒了一地,不由愣住:“哇,你趁我不在,找金子呐?”

莫凡从小到大自认为天资出众,就没见过几个自己打不过的。有了一个叶修,没想到又遇上一个。他心里正堵,不愿跟她解释,扭头走了。

叶修拾起桌椅,叹了口气:“哎,一个两个,跑得真快。”


TBC

-请勿转载-

*

想写帅气地打架,然而……算了_(:з」∠)_

  636 43
评论(43)
热度(636)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