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江湖之大(下)

※性转注意

※主要是莫凡X叶修♀,大概是武侠paro……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莫大盗从行数年,不小心偷走了不得了的东西。


*


方锐约他们卯正二刻在城门外见,结果却等到快巳时,两人才姗姗来迟。他哭笑不得:“叶姐姐,我知道您看不上这种小门小户,可也不至于迟到这么久吧!现在里面人都齐了,我们又从正门走进去,也太不给主人家面子了……”

南湖庄在江南一带赫赫有名,财力雄厚,换平时方锐绝不可能称其为“小门小户”,也就在叶修面前,纵然是武林盟主亲自到场,恐怕也算不上什么人物了。

叶修叹气:“这也不能怪我们。昨晚住的客栈被人翻了一遍,今一早就报了官府,折腾了半天才放我们出来。”

方锐稀奇极了,有莫凡这个偷盗圣手在,居然还有小偷敢光顾?他忙问:“可有东西失窃了?”

“没有。”莫凡回答。

“有。”叶修却说,“我的簪子没啦。”

那簪子是莫凡从王家顺手牵羊的,之后又被她强行借用了,昨天去黑时图方便,只用发带绑了头发,簪子留在房内,没想到回来就不见了。至于被谁拿去,不言而喻。

“你方才怎么没说?”莫凡愣愣的,显然才知道这事。

“那是赃物,你还想跟衙役说?”叶修挑眉。

也是,莫凡摸了摸鼻子,不语。

“先不说这事了,从大门走进去不方便,我们就翻墙呗。”叶修对方锐提议,“你们的看家本领啊。”

方锐远目。有请帖不好好走大门,跑去翻墙,这很值得骄傲吗?不过,他也的确不想被夏庄主叫人给轰出去,问莫凡:“你没意见吧?”

莫凡自然从来都无所谓的。

于是三人赶往南湖庄,谢绝了门口领路弟子的好意,在他目瞪口呆之中挨个跃过院墙,飘然而去。

 

庄主请客的地点在园子里,一边流水潺潺,一边金石丝竹,众人围席而坐,中央空地上摆着一座古朴的木架子,上面便是此次宴会的主角,赤影刀。刀柄是纯黑的,开刃的那一侧沐浴着阳光的金色,却暗含几分血色杀气,无愧于其名。

夏庄主很大方,说这刀放在我手中也是浪费,不如趁此机会,找一位适合它的侠士拿去罢。

有方锐娴熟的引路,三人没惊扰别人就在角落里找了位置坐下。此时场上正有两人相斗,皆手执木刀,以内力和刀法比拼,身旁时不时听到几句点评和叫好声。

叶修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去摆弄桌上的茶壶。

“你不感兴趣?”方锐问。

“只比刀术,未免有些枯燥。”叶修答。

“唔,话可不能这么说。”方锐望了一圈,见着不少眼熟的门派标记,笑道,“来的人中也有不少同我们一样,并非专攻刀术,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学着见招拆招嘛。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多一点见识,以后要是对上也多有几分把握。莫非——”

他转念一想,暗惊,压低声用气音问:“你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摸透套路了?”

莫凡没忍住,扭头望来,满眼讶异:“你不是用剑的吗?”

“那就不会用刀了?”叶修那日将剑弃在守城校尉身上,反正是几两几钱买来的铁剑,也不心疼,此时,她手中只有一柄扇子,悠然自在地给自己扇风,振振有词,“天下武术大多相通。剑与拳法是基础,有了基础,刀法不也就触类旁通了?”

“那也不可能精通。”莫凡说。

“就是。”方锐附议。

叶修不置可否,看向场上搏斗的两位年轻少侠,余光随意地一瞥,笑意突然淡了。正逢红衣少年抓准时机,一刀劈向对面灰衣男子阳白穴,后者收起冲势往回抵挡,却是节节败退,最终跳到台下,拱手相让:“林小弟技高一筹,我认输。”

“真是少年出英雄啊。”有人赞叹,“听说这就是百花会新收的弟子?年纪轻轻,刀法已如此犀利,以后大有可为啊。”

又有人道:“真正的刀客还没上来呢,别心急。”

 

接着,陆续有几人上去挑战,都败那少年手下。方锐瞅着天色,道:“看来,赤影刀要归这位小公子了。”

旁观的人们也觉得大有收获,一边聊着,一边朝席正中的夏庄主身上望去,等他来结束今日的“切磋”。

夏庄主将手中的桃花酒饮下,正欲起身,又见得两人走出。左边那个年长一些,看服饰打扮是巨鹿帮的弟子,他向李少侠拱了拱手,将腰间的佩刀解下,从桌边跨出。另一人身穿薄荷绿素裙,不像是来比武的,倒像是出门踏春,不巧误入此地,看得众人直瞪眼。

方锐呆住,声音打了个结:“姐姐啊!你还真要凑这个热闹?”

“试试嘛。”叶修说着,已经从容地迈出一步,朝那边去了。

 

巨鹿帮弟子见状,表示礼让,退到一边等候。叶修也无所谓,径直踏上台阶,理了理鬓发,将扇子往手上一拍,问:“就这么开始?”

“你没有带武器来?”李少侠皱眉,“这……不好罢。”

“无妨,您请。”叶修轻松道。

夏庄主也说:“我们比刀法,未必有刀才能见真章。”

刀法剑法混用,舞棍中化用拳术,历来都不少见,只有熟悉才能克制,这便是“比刀”的真正含义。

李少侠点点头,想这人多半是有些真功夫的,也不敢轻敌,凝神屏息,握紧刀柄,随后摆出旋风斩的起手式,脚下点地,三两步冲上前。只见白光一闪,利刃擦着她头皮而过,瞬间割断了几绺发丝,然后往胸口落下。

叶修躲开第一招,脚下未动,手腕向上翻起,啪一声扇骨撑开又收起,李少侠眼花没看清,再反应过来时只看到刀尖被夹住,往自己左臂上弹开。他左手伸出食指往刀背上一抵,运足了气力,重新往外推去。

突然,他无端心里一个咯噔,手中的木刀仿佛有如千斤之重,直往下沉,不由抬头看来一眼,见叶修眼角含笑,便觉不妙,收住刀势就要抽回,但是还是迟了一步。

叶修松了扇子,忽然一掌拍到他胸口上。李少侠看在眼里,觉得真是奇了怪了,明明看得到,这动作简单又直接,不遮不掩,却快到自己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口一热,气血翻涌,身体撞上地面才停下。叶修收回手时手心摊开,正好接住扇子,左臂扬起又将那脱手的木刀一把握住,垂下。

台下愣了一会儿,掌声四起。那李少侠解决对手费时一炷香,已是出色无比,这新来的女侠又是何人,居然如此利落三两招内就将人扫翻?

夏庄主肃然起敬,起身抱拳:“敢问女侠如何称呼?师从何处?”

“我从洛城来,没有师门,谈不上向谁拜师学艺过。”叶修笑吟吟道,“这刀不错,我能拿起来看看么?”

“当然,请。”

她伸手去接,瞧不见背后异动。在场有人眼尖,先一步叫道:“小心暗器!”

“好你这家伙,还未比试就想偷袭!”身旁侠义之士愤然拍桌,抽剑欲上,却有人反应更快,嗖嗖几声,那飞出的暗器应声落下,在地上滚了一圈,滴哩哩地散开。叶修捡起一支五角刀,打量了一下,没说什么,又将另外几支菱角刀拾起来,往兜里一塞。

暗器的主人已被数人齐齐拿下,按在地上。他仍不服,高声叫:“她也没用刀,我为何就不能拿别的武器?”

“人家那是堂堂正正、光明地上台了出招的,你呢?”侠义之士冷笑,“怕不是看人家身手高超,自己比不过吧?”

巨鹿帮那人垂下头,不再言语,不知是否被戳穿了而恼羞成怒。

莫凡也顾不上那么多,腾地站起,蹬蹬往台上走去。旁人见他黑着一张脸,满是杀气,也不敢阻挠,就看着他把叶修拉了下去,往外走。

“多谢啦!”叶修向夏庄主挥挥手,若无其事地把那赤影刀往怀里捧好了,任由自己被拖着走,方锐愣了一下,才跳起来,匆匆追赶:“嘿,也等我一下啊!”

 

他们出了南湖庄,莫凡这才松开手,叶修踉跄几步站稳,感叹:“江湖真是人心险恶啊。”

方锐怀疑地看着她。

“你眼力不错,反应也快。”叶修又对莫凡说,“当个妙手空空或是妙手满满,未免有些屈才吧?”

“要你管。”莫凡语气生硬。

方锐终于敢确定:“原来你是故意试探这小子身手的。”

“比我原来想的还好。”叶修笑。

莫凡冷着脸转向另一边。他又何尝猜不出来,可再好又如何?对叶修而言不过就是“还不错”的一句话。

方锐看了莫凡一眼,摇摇头,这时想起另一件事,问:“你要这刀做什么?”

叶修停下脚步,将赤影刀往肩上一扛,豪气十足地。

“自然有用。”她微微一笑,“有人来了,我去会他一下。”

“这——没问题么?”方锐吃了一惊。他不太明内情,不过看方才叶修对那年少豪杰一个扇子都可以轻松搞定,却要专门寻一把宝刀备战,显然对方功力不浅。

叶修没有回答,转向莫凡,“哎”了一声。见莫凡没吭声,她继续说:“江南风景很好,有机会,我会再来看看的。”

他终于抬起头,目光如炬。

“你要走了?”方锐替他问出了心里话。他脑子灵光极了,转念又道,“如果你赢了,会留下来吗?”

“……”

“多留几日?”他追问。

叶修肃容,望向远处。过了三月,气候逐渐暖和起来,成对的雁群北迁。她望着天际的山头,不知想到了些什么,又笑了起来。

她慢慢地说:“日子不会安宁太久了。”

两人沉默。两国以外,还有异族人虎视眈眈,中原太平了许多年,埋下了无数隐患。寻常百姓或许不曾留意,莫凡他们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社稷是江湖的基石,有何风吹草动,他们这些人最为敏锐了。

“我向往外边的生活,”叶修说,“也许……”

她惘然地停下来,好一会儿才道。

“时间不早了,我得先走一步了。”

 

叶修转过身来面对他们。

方锐知道她要做什么去,又是为何而去,心里沉沉的,不知如何开口。“你也没必要如此”?这种话没有什么意义,他说了也是白说。有些人生来天赋非凡,让人艳羡不已,但生来就背负的责任呢?自然也是无人能代替的。叶修从北朝来到天京,这背后意义连三岁小儿都能从大人口中略知一二,更何况他们?

方锐有些伤感,伸手往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来一颗玉石,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空”字。他塞到她手里,郑重道:“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尽管来找我们。”

“好呀!”叶修大笑,又看向莫凡。

“我方才说的,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不。”莫凡还是说得干脆。

他没想过改变,到现在也不想去改变。就如话本子里的,当个侠盗也不错……他小时候是这么想的,如今,也就这么做了。

“哎。”叶修感慨,“你这死脑筋呀。”

她摇摇头,也不再多言,屈起食指放在唇边打了个呼哨。

不多时,林子后面飞奔出一匹白马,嘶鸣着在他们身侧停下。叶修翻身上马,腿一夹,绝尘而去。

烟尘散尽,方锐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说话,旁边一个影子蹿了出去,跃上枝头,嗖地消失在树后。方锐慢吞吞往前走着,过了三炷香功夫,在路边看到了莫凡,他停在路边,发呆一般地站着。

“干什么去啦?”方锐上去拍了他的肩膀,明知故问。

莫凡没吭声。他想起昨日回客栈前看到一支珠花簪子,很是精致。他买了回去,晚上动手改了一番,把菱角刀藏了进去。他满意地想道,防身应该很管用。

“我们也该回去了。”方锐说,“对了,哪天你要是想不开了,要去抢皇宫,记得喊上我。”

莫凡扬起头:“当然。”


END.

-请勿转载-

*

写之前满脑子罗马假日(。)我在想什么233

  645 34
评论(34)
热度(645)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