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昊叶】小可怜

※唐昊X叶修

and……唐三打X叶修?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看图OOC



*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猫。

救命恩人把它从车轮下捡起来的时候,它浑身还是脏兮兮的,万幸没有断腿,只是尾巴折了。送去医院检查,包扎好带回家,费了不少工夫把它洗干净,终于露出原有的模样来。湿哒哒的毛吹干后,柔软蓬松地散开来,相当漂亮。它并不很怕人,脖子上挂着细细的项圈,显然曾经也是被好生照顾的家猫,实在让人很难想象,它的前任主人居然会狠心抛弃它。

 

叶修不是什么名贵品种的猫,生下来承蒙上天眷顾,外表确实漂亮,白得几乎没有多少杂质,姿态优雅,就是平常懒了点,不怎么爱动弹。

前任主人那时候刚创业,手头有点紧,品种猫对他来说偏贵了,看到叶修,大喜过望,毫不犹豫地买了回去,猫罐头好生照顾。后来,主人生意好了,赚了大钱,买了新房。新屋子空间大,给叶修添置了豪华猫爬架,猫粮也换了高级的牌子。

朋友到家里,无意问起:“你这猫挺可爱的,什么品种啊?我也想养一只。”

“诶……就是土猫吧。”主人这时候才发现,家里养的猫有点拿不出手,掉面子呀。

养了这么久,多少是有点感情的,他又买了一只美貌的挪威森林,把叶修送去和别的母猫配种,结果十天半个月也没什么动静,主人郁闷,后来也就不管他了。再渐渐地,心就偏到了新宠上去了。

那天傍晚下了大雨,雷电交加,叶修平常下午都会在院子的葡萄架下晒太阳,主人从外面匆匆归来,锁上了门窗,把他忘在了屋外。

葡萄架是镂空的,挡不了雨,叶修很快被淋得浑身湿透。他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看着屋内的灯一盏盏灭了,叹一口气。

和这里的缘分终于走到了头。

叶修转了个身,爬上葡萄架从墙上跃了出去。

 

叶修从小就是衣食无忧的家猫。家猫基本都是不带出门的,主人怕他迷路,或者被别的人抱走了,只给他在院子里玩。第一次决定离家出走,叶修其实是有些茫然的。

要到哪里去呢?他其实也没想好,只是外面雨下得这么大,他想跑也跑不了多远,得尽快找个躲雨的地方。

马路上人不多,电动车占用了人行道,飞快地疾驰而过,积水溅起,叶修反应及时,翻了个身躲开,又差点被车轮碾过,只好转身往居民区跑。

小区里养猫养狗的挺多,也会有一些被遗弃的野猫。野猫竞争残酷,领地意识更强,见到叶修闯入,立刻弓起背发出低吼的警告。打架叶修倒是不怕,英勇地上了,凭借灵活的动作把野猫抓得一团糟,赶跑了野猫,霸占了他的地盘——自行车棚里的角落,有好心人给野猫搭了个窝。

叶修爬进去翻了个滚,睡着了。

第二天,雨停了,他继续上路,还没离开小区,就被一只德国牧羊犬追着跑。大型犬脖子上拖着项圈链子,大概是嗅到了陌生的味道,从主人手中挣脱了,汪汪叫着追上来。叶修一个晚上没吃东西,心想自己是打不过的,只好跑,慌不择路,撞上了从地下车库出来的车。

 

“好了,没事了。”唐昊揉了揉猫耳朵。

他往叶修上好药的尾巴上绑好绷带,最后打了个蝴蝶结,对自己的手艺很满意。

叶修耷拉着头趴在桌上,没理他。

“还疼啊?”唐昊苦手。他没养过猫,不知道这反应是什么意思,抬脚顶了顶德国牧羊:“你惹出来的喂,怎么搞。”

他起身走开,唐三打立刻竖起前肢攀上桌子,张嘴咬住叶修的后颈把他叼了起来,回到自己的专属垫子前,放进去,伸出舌头一通乱舔。

“别咬啊!”唐昊警告他。

唐三打没理会,依旧围着垫子摇着尾巴打转,兴奋地舔毛。叶修才被吹干,爪子有气无力地扑腾了几下,被按住从头到尾舔了一遍,毛又变得黏答答的了。

唐昊盯了一会儿,只听到几声微弱的喵喵叫,终于确定唐三打没打算把这毛团吃掉,只是想抒发自己过于狂热的心情罢了。

“好好相处,我出一趟门。”他跟唐三打叮嘱道,拿上钥匙和手机出去买猫粮。

叶修艰难地从柔软的垫子里冒出头,伸出爪子挥舞:别走!救命!

 

唐昊没发现,回到家才发现唐三打把新来的小猫压在地上酱酱酿酿,吓得他赶紧把唐三打踢开,抱起叶修给他检查。

还好,尺寸不对,叶修只是被他压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实际伤害。唐昊松了一口气,朝唐三打瞪眼:“你才几岁啊?这么早发情……信不信我明天带你去做绝育?”

唐三打汪汪叫,夹着尾巴跑出去了。

唐昊给怀里的猫顺毛,他不太清楚动作对不对,只知道唐三打很喜欢被这样摸,每次都把头抬得高高的去碰他的手。

叶修果然不太习惯陌生的气息,躲开唐昊的手把自己缩成一团。

“你做绝育没?”唐昊捏着他的尾巴,小心地避开伤口位置,又去掰他的腿。

怎么动不动耍流氓啊!

叶修挣扎,嗷嗷叫,但是身体早就被唐三打舔得没力气了,只能任由他给自己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门户大开。

……!!!

被摸蛋蛋了!

叶修摊开爪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唐昊摸了摸,还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捏。他打量再三,实在看不出来,昨天带去给兽医看的时候忘了问猫龄,看着小小一只能轻松地抱起来,他心想大概还没长大吧,以后再说。

 

叶修伤好以后,趴在猫窝里思考了很久,爬起来溜出了屋子,过了一晚才回来,嘴里叼着一只老鼠。他迈着优雅的步子滑进走廊里,将老鼠放到刚走出房间的唐昊的脚边。

“……”唐昊的脸绿了又白。

“扔出去!!!”

叶修飞快地跳起,躲到唐三打的后面。他又思索了一阵,第二天带回来一只小金鱼。

眼睛红红的,嘴里还在吐泡泡,尾巴拍打着地面。

门铃嗡嗡响,唐昊冲出去,楼上的邻居领着她的女儿露面。小女孩捧着空空的鱼缸扑进来,哇哇大哭。唐昊手忙脚乱:“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好好管他的!”

邻居叹息着带女儿去楼下给小金鱼办葬礼。

“求你了!不要再抓什么东西回来了!”唐昊双手合十请求道。

是什么蒙骗了他的眼睛!竟然会以为叶修是个小可怜?

 

养了几个礼拜的叶修圆润了许多,晃着一身白毛慢慢地后退,然后嗖地蹿了出去,从门缝下钻了出去,生动形象地展示了何为液体生物。

唐昊目瞪口呆。

靠,原来是虚胖!



END.

just段子……

脑补如图。

  1438 31
评论(31)
热度(1438)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