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all叶】快穿男主-07

请勿转载


一句话介绍:男主叶修踏上了寻找女主角男的漫长道路。

被雷劈的王子F4——黄少天与张佳乐的场合。


*


叶修在饭堂一楼找了个角落,端着盘子走过去,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张佳乐叫住。他只好又慢吞吞地往回走。

张佳乐原本只是想叫他一块上楼,目光往他身上一转,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你……”

叶修动作很慢,落在旁人眼里,大概就像被人搞了——事实上也差不多。他的腿根被黄少天磨得疼,到现在还有点发软,走路时和裤子摩擦,那感觉更是无法形容的诡异。

“你又遇上那谁了?”

“那谁?”叶修没反应过来。

张佳乐扬起下巴:“喏。”

叶修顺着目光转头,正看到周泽楷的背影孤单寂寞地等在电梯前。他汗了一把,心想张佳乐误会到哪里去了:“不,不是他。”

“那是谁?”

“……”

叶修自觉失言,张佳乐敏锐得很,这时候再想亡羊补牢似乎有点晚了。他咳了咳:“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佳乐也没追问:“走吧,请你吃寿司。”

 

叶修不大情愿,但还是跟了过去,张佳乐看出他的困窘,刻意放慢了脚步,陪他等下一部电梯。趁着没人,她低声问:“你被阿了?”

“……啊?”叶修愣了愣。他上辈子只读过初中,这种集体激烈运动在高中男生之中相当风靡,但还没怎么扩散到初中部。

他还在想这是什么玩意儿,张佳乐似乎觉得自己猜得挺准,吁了口气,以为叶修不愿意说,换了个婉转的说辞:“你被人欺负了?”

黄少天的所作所为算不算欺负呢?叶修犹豫着:“没有吧。”

张佳乐点头,善解人意:“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我见过被欺负的特优生也不止你一个。”

“真没有啊。”叶修无奈,“你看我是那种会被人欺负、躲在角落哭哭啼啼的人吗?”

以前和张佳乐玩笑开多了,叶修习惯性地开口,突然停下,意识到坏了。

张佳乐的脸色一变。被眼线描得深邃的桃花眼上睫毛颤了颤,目光扫来,寒光还未蜕变成利刃,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秒,叶修目瞪口呆看着她眼圈迅速变红,嘴唇抿紧,一句话也不说,只瞪着他。

叮地,电梯门又开了。

“你说谁?”张佳乐嗓音有点哑。

“没有。”叶修迅速否认,“我……只是举个例子。”

张佳乐垂下眼睑,没说话,转身进了电梯。叶修知道这位大小姐生气了,暗叹一声。之前的“叶修”安然度过第一学年,怎么轮到他,才没几天,又是招惹了周泽楷,又是惹哭张佳乐,还被黄少天……

叶修退后几步,又被叫住。

“去哪?”张佳乐声音还没完全恢复,堵在嗓子里,闷闷的,眼神却镇定许多。

叶修还没回答,她又说:“不是说了请你吗?过来。”

她语气强硬,但看样子并没有计较方才的事情,叶修松了口气,赶紧跟上。

 

四楼中庭有一个偌大的回转寿司厅。这时候没几个人在,张佳乐毫不客气地占据了正中央的位置,招呼叶修坐下。

不出十分钟,黄少天不声不响进来了。他手里握着手机,看了一眼屏幕,朝他们走来。叶修刚端起盘子,手臂微微僵住。所幸,黄少天并没有停下,只是在他们身边稍稍放缓脚步,又继续目不斜视地往前走,被服务生请入窗边的雅座。叶修望了一眼,隐约看见周泽楷的身影。

张佳乐察言观色,便问:“你跟少天怎么了?”

叶修避开她的目光,咬了一口八爪鱼,咽下去才含糊道:“也没什么,有些事情不方便和你讲。”

张佳乐愣了愣:“你们总不能进行什么不可告人的同性之间的友好交流吧。”

“咳。”叶修被呛到,赶紧喝水。

“真的?”张佳乐感到不可思议,“他居然愿意碰你?”

虽然叶修觉得她这个说法怪别扭的,但是:“……怎么?”

“你不知道他的毛病?我以为大家都知道了呀。”她说,“他不喜欢和别人身体接触的,男的女的都一样。”

叶修暗暗吃惊。

开玩笑吧?今天下午扒了他裤子然后腿那什么交了的人是谁??

张佳乐瞧着他的表情,不禁陷入沉思:“居然这样……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你。”

这回,叶修呛得更厉害,拿起餐巾布抹了把脸:“同志,这种话不能乱说的。”

“没开玩笑。我又不是说那种喜欢……”张佳乐朝对面的雅座望去,“我们和他待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更别提什么亲密的举动了。可能你不太相信,他其实和北堂更熟一些,不过那也是因为父母交代的,让他跟着楷弟学着点。”

凯蒂?叶修忍不住:“噗。”

张佳乐又看过来:“怎么?”

“没什么,”叶修一本正经,“我只是好奇,北堂少爷没对他……嗯,有过什么想法吗?”

“没有,”张佳乐笑了,“我和他都特别讨厌理科。”

这算什么因果关联?

叶修茫然,紧跟着又听她说:“所以,也不可能喜欢数学好的人。这个‘喜欢’指的那种喜欢。”

叶修半信半疑:“我数学也不错啊?”

话音刚落,1021给他放出了上学期各科成绩排名。叶修看过去,一目了然。

他全科总分第一没错,但并非科科第一,比如体育,特长生独占鳌头,而他只是堪堪达到合格的边缘,全靠强大的文化课成绩拉分。再比如,数学。

全年级四个班,按照成绩分,黄少天排在B班,着实是偏科得厉害,作文从来都是零分,数学却极好,满分一百五十分,他还能拿下附加题十分。

“你不一样,你只是学得好。”张佳乐道,“少天他……”

她一时词穷。

“他很特别。”最后,她说。

 

叶修徒有学霸的皮,本质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吃晚饭回去,又开始忧愁今晚的去处。

回宿舍肯定不行了,黄少天明明反感和人接触,今日却一反常态要和自己“加深交流”,以他现在的思维,要是睡一张床,保不准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

叶修虽然关心好友,却还没有为了友谊毅然牺牲的觉悟……话说,都沦落到要牺牲身体了,还算哪门子友谊?

“这特么是爱情。”1021插嘴。

“你闭嘴!”叶修怒。

“说谁呢!”

叶修一怔,还未来得及反应,后脑勺被拍了一下,熟悉的力量顺势压在肩膀上,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定了定神,才道:“回来了?”

“嗯,我带沐橙去超市采购了,吃了饭才回来,差点没赶上门禁,”苏沐秋唏嘘,抬起另一只手臂看表,“你不觉得学生会管得太严了么?这才八点,居然就不给出入了。”

“为了安全考虑吧。”叶修不以为意,“留校的学生不多,也容不得出问题,到时候家长怪罪下来……”

“嗯,也是。”苏沐秋想了想,点头,“你对这些倒是很清楚嘛。对了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没什么,出现了一些幻听。”

1021不满:“喂!”

“你也别老是泡图书馆,小心把自己累坏。”苏沐秋没有起疑,“改天陪我出去打球呗。我知道奖学金很重要,但是身体也很重要,你看你宿舍那位也不是整天闷在宿舍里,我觉得吧,他一手就能把你打趴。”

“……”叶修无法反驳。他还真是被黄少天一手放倒的,如此羞耻的记忆,居然有人三番两次提醒他,这个世界的恶意真是昭然若揭。

他不想叫苏沐秋看出端倪,故作镇定:“说到我的舍友,有件事得拜托你了。”

“怎么,你惹到他了?”

叶修沉着摇头:“是他惹到我了。”

苏沐秋惊奇:“哟呵?”

 “一言难尽。”叶修不打算解释,“你对床不是空着么?借我被子睡一晚呗。”

“你的床怎么了?”苏沐秋忙问。

“一言难尽……”叶修说。

“弄湿了?你把水洒上去了?”苏沐秋嘀咕,“你不是这么不小心的人啊。”

“你别管了,反正就是弄脏了。”叶修干咳。

苏沐秋想象力没张佳乐那么丰富,也可能是因为他和黄少天不熟,完全没有多想:“被子倒是有,但我也没多余的床单啊,你直接睡我的床好了。”

叶修以前跟他同床共寝的次数不少,闻言,没觉得任何不妥,欣然答应:“谢了啊,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这有什么,宿舍床这么大,睡两个人都绰绰有余啊。”苏沐秋说,“谁让你的舍友是南宫,他当然不可能让你上他的床了。”

“……”不,他让的。叶修心情复杂。

 

解决这桩事,后面的话题便跑远了,苏沐秋搭着叶修的肩膀跟他聊了一会儿球赛,又提到下周的联赛准备,直到进了宿舍大门。

黄少天停下脚步,眼眸暗沉沉的。

“怎么不进去,忘了什么东西么?”张佳乐问。

他摇头。

周泽楷挑眉:“不高兴?”

“你今天心情不是挺好的,难得出来吃饭。”张佳乐觉得奇怪,又问,“遇到什么麻烦了?”

黄少天思索一会儿:“我想要烘干机。”

“这几天是有些潮湿,不过你衣服多啊,怕什么?”张佳乐说,“要不让楷弟借你几件?”

他摇头,意思就是不方便。

“难道是缺内裤?”张佳乐若有所思,“那就没办法了,自己去借吹风筒慢慢吹吧。话说你做什么消耗那么快?”

周泽楷笑:“不可告人的事情?”

张佳乐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别乱说话:“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躁动?不过,青春期嘛也正常……少天?你有在听吗?”

显然是没有的。

黄少天出神地盯着宿舍楼边的树梢看,许久,才冒出来一句:“叶子黄了。”

对于一个很少关注外界事物的人来说,能有这样的发现很了不起了。张佳乐欣慰道:“是啊,秋天到了。”

 


TBC

-请勿转载-

*

我觉得我需要去看点校园文寻找灵感(

  1212 64
评论(64)
热度(1212)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