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横刀夺爱-02

※黄叶,喻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你是黄少天,蓝雨的主力选手,自己直得钢筋铁骨,却不得不在游戏里ntr自己的好兄弟喻文州……


*


黄少天决定洗个澡冷静一下。

他打开花洒才发现停水了,想起俱乐部经常在假期里修水管,会把宿舍这边的热水断掉,只能去楼下公用的澡堂洗。虽然说是公用,但是南方这边都是单间独立的,有的简单一些,没有门,外面也会用帘子挡住。

黄少天和叶修在门口相遇,一时间尴尬无比。

当然,只是他单方面的尴尬。

堂堂剑圣,屈辱地夹着腿,束手无策,进退两难。

“你也来洗澡啊。”叶修自然无比地跟他打招呼,肩上搭着浴巾,手里挽着换洗衣服径直进去了。黄少天能看到他脖颈后清晰的吻痕,抬手掀开帘子时,宽松的T恤悬起来,露出白嫩的一截腰……

黄少天恍惚地进了隔壁单间,差点一头撞上墙壁。

咚咚。叶修在他旁边敲了几下,提高声音问:“没事吧少天?”

他声音中的情-欲还未退散,慵懒而沙哑。黄少天心神一晃,忙道:“没事!”

伴随着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动静,黄少天光是听着,就能想象出一副令人血脉偾张的场景,叶修光-裸的身上全是青紫的痕迹,被掐得通红的股间滑下黏稠的液体,他一只手臂撑着墙,另一只手伸到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入,撑开一个小口让里面的东西流出来。

不多时,花洒开了,水流声并不大,还能隐约听见一点奇怪的咕啾声。黄少天屏住呼吸,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幻觉,好像听到了叶修在低喘……

他低头,对自己的小兄弟恨铁不成钢:“你你、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不争气啊。】系统也叹道,【说好的机会主义者呢,我要你有何用!】

黄少天:??

跟机会主义有屁关系啊!

等等,黄少天灵光一现,突然想到,该不会按照游戏设定,这个情节就是所谓的“终于出现的机会”吧?

“黄少天”一个冲动,跑隔壁去把叶修给肛了?

如果换做隔海的热血竞技漫场景,此处应该大喊一声:“Chance!”

然后来一记必杀技,利落结束比赛。

【看来你也有数。】系统不置可否。

“开什么玩笑!”黄少天激烈地反驳,“如果真这样做了,不就是强X了嘛!那妥妥地BE了好吗?”

81号冷笑一声,反问:【难道你不想?】

黄少天沉默。

 

很奇特的感觉。

身体是真实地充满欲望,而心里……都说心理状态跟生理状况紧密相连,但现在这种情况,黄少天自己也有些糊涂了,非要说的话,就好像灵魂被从身体中剥离出来,成了独立的个体,冷眼围观。

他确信自己是不喜欢叶修的,男人的裸-体完全不至于让他兴奋。

不知过了多久,黄少天听到叶修长舒一口气,也跟着放松下来。他洗完澡出去,叶修在外面站着,拿毛巾擦头发,见他出来,随口问:“你刚才在房间干什么呢,鬼哭狼嚎的?”

“呃……”黄少天语塞。

“真的在看鬼片?”叶修摇头啧啧道,“你们蓝雨,一个两个的,真是太不经吓了。”

黄少天不是很懂,但本能地不想追问。

他别扭地换了个话题:“你什么时候来的?”

“哦,其实昨晚就到了。”叶修说,“我和文州约了,等你们今天拍完宣传照,然后出去玩。”

昨晚就到了?所以你们昨晚就在隔壁乱搞了是吗?

“怎么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这就不够意思了吧。”黄少天心情复杂,面上还要装着不知道,心很虚。不知道这个叶修和现实里的叶修是不是一样敏锐,那样自己就很难糊弄过去了。

叶修把湿毛巾扔到桶里:“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但是临时有变,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啊?为啥啊?”

“俱乐部有事。”叶修淡淡地,没多解释。

黄少天看他眉间透出几分疲色,一怔:对了,现在还是第八赛季!

如果完全按照现实的走向,那么,在“刚结束的第七赛季季后赛”中,嘉世队伍已经涣散了肉眼可见的程度。现在这个时间点,正好是叶修最艰难的时候……

思及此处,黄少天也不免有些惆怅,叶修自己这个当事人却很快翻篇了:“对了,你待会过来一下。”

“啊?”

“文州的房间。”

“什么?”黄少天吃惊,难道刚才他偷听墙角被发现了?

“他订了明晚的歌剧,不去怪可惜的,反正你也有空,票给你,一起去看吧。”

黄少天目瞪口呆。

你确定这样没问题?

“我和队长?这样……不好吧。”黄少天试图劝说他。

“有什么不好的,朋友之间口味也挺相似的吧。”叶修想了想,“你不感兴趣?我记得,《天鹅湖》还挺经典的。”

“那也不是……”黄少天不禁怀疑叶修是不是在装傻了。自己一个直男都明白的道理,他一个基佬居然会意识不到?

叶修还真没意识到:“那就去呗,不要浪费你们队长的钱。”

 

翌日。

去大剧院的路上,沉默得有点诡异。

喻文州望着车窗外不说话,可以理解为他依依不舍地送叶修上了飞机,到现在还沉浸在离别之情中。黄少天平时说得停不下来,来了这个游戏却屡次遭遇无话可说的窘境。

系统81号很失望:【玩家您根本不懂得牛头人游戏的精髓,这样要如何发展下去?玩个十年八年都不会有结果的。】

“你闭嘴。”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什么?”喻文州错愕回头,“我没说话呀?”

“呃,”黄少天卡壳半秒,强词夺理,“你的大脑一直在吵。”

“这样么。”喻文州居然没有吐槽,而是反省了一下,“抱歉,少天,我刚才在想事情,不是故意无视你的。”

“可以理解,恋爱的人都是这样的。”黄少天干巴巴地说。

喻文州沉思着,不禁微微皱眉:“你也觉得,我现在影响到比赛状态了吗?”

“嗯?”黄少天眨了眨眼,“完全不影响是不可能的吧?不过以队长你的能力,保持以前的水平肯定没问题的呀。”

喻文州没再应声。

因为谈恋爱而失去水准?黄少天是绝不相信的,更不相信他会为这种问题而困扰。但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

喻文州担心的不是自己,是叶修。

在现实中,嘉世的问题暴露出来,集中在第七赛季下半赛程,但更早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有所察觉,和黄少天提过。然而,他们毕竟立场不同,在退役之前,各自为当家选手,必须有自觉性。黄少天和叶修私交再好,聊天中也从不提及嘉世的队伍矛盾。

而现在不同了,喻文州和叶修是恋爱关系。本着职业选手应有的素质,不能干预敌对的战队运营,这没错。可他不可能不关心处在漩涡之中的叶修。

 

不知道是不是黄少天说的那几句话产生了影响,联赛开始后,喻文州几乎没有再和叶修联系,也不知道他们之中谁出了问题——可能是叶修被战队拖累,无暇分心,也可能是喻文州怕自己关心则乱,硬生生减少了接触的次数。

黄少天没有进一步了解的机会,直到叶修退役的消息传来,剧情才再度开始。

在新闻里看到嘉世的记者会时,喻文州看上去没多少反应,沉稳如常,但黄少天注意到他默默攥紧的手。那天下午,他请假提早结束了训练。

喻文州一走,大家都松了口气,唏嘘不已。

“队长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叶神退役这事……真的太突然了。”

“所以,”郑轩说,“你们都默认是叶神甩了队长吗?”

大家齐刷刷扭头:“队长这么温柔的人,应该不会主动提分手吧?”

惹,还温柔呢。黄少天嫌弃地撇嘴,那天把叶修搞得哭都哭不出来的是谁哦?

他们讨论了一阵,把矛头转向黄少天:“黄少,队长今天状态一直不大对劲啊,你去安慰一下吧?”

【安慰个屁。】系统不屑道,【对情敌温柔,就是对自己残忍。】

黄少天已经看出来了,这系统还是个暴脾气。如果换它玩这个游戏,恐怕正幸灾乐祸呢。他却不这么想:“好歹是队友啊,就算要挖他墙角,表面功夫也要做做的吧。”

【……啊,有道理!】系统惊叹,【没想到您还是很有无师自通的天赋的嘛!】

不是!

 

黄少天放弃跟系统理论,去找喻文州。

“队长你在吗!”他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声。

黄少天开了门进去,喻文州正坐在电脑面前,对着聊天框发呆。他走过去,飞快地扫了一眼,窗口上的名字果然是叶修,不禁叹气。

叶修退役的消息一出来,整个圈子都炸了。想问他情况的人哪里少得了?叶修肯定把消息都屏蔽了。——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黄少天不想追溯往事。

如今看着喻文州忧郁的模样,黄少天有点心软,苦口婆心地解释了一遍,然后劝他:“老叶现在心情肯定也很不好,想一个人静静,等过些时间,再去找他也不迟,是吧?”

“唉,道理我又何尝不知道。”喻文州也叹气。

他想,他们明明是恋人,在这种时候叶修却不愿让他一起分担,到底是不想让他担心,还是,不在乎?不可能不在乎的,可能男人就是这样吧,在某些事情上总会粗心一些。

喻文州又想,是自己不小心患得患失了。他能和叶修走到一起,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心意相通。只要一个眼神,哪怕没有任何言语交流,他们都能够轻易看穿彼此所想。

叶修没有联系自己,是因为不需要。他不需要喻文州费神关心他的麻烦,而喻文州相信他,也确实不需要他特地来报一声平安。

喻文州释然。

 

事情解决了。黄少天吹着口哨回到宿舍。

然后他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

 

QQ消息里,躺着叶修的留言:

“周六比赛结束后有空吗?江湖救急!”

 

——剧情怎么跳得这么快!

话说你找我干嘛,怎么不去找你的正牌男朋友啊!


TBC

-请勿转载-

*

黄少天:请你冷()茎。

大冰雨:我不。

叶修:……

  1648 61
评论(61)
热度(1648)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