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喻黄叶】横刀夺爱-06

※黄叶,喻叶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你是黄少天,蓝雨的主力选手,自己直得钢筋铁骨,却不得不在游戏里ntr自己的好兄弟喻文州……


*


6.

叶修指尖翘着桌面,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终于窗口里跳出黄少天的回复:“好吧,我知道了,就来。”

这语气太冷静、平淡了,很不像黄少天平时的风格。光看他这一句,还以为刚输掉了总决赛呢。

叶修托腮,看着屏幕中央的那一行字,眸光微闪:“你说他在想什么呢?”

“你在跟谁说话?”路人甲问。他在旁边坐了下来——用他形容或许不太恰当,路人甲是不需要有性别的,不过无所谓,反正也不是重点。

“没什么。”叶修坐直后换了个姿势,拾起鼠标点了几下,“我在拉壮丁。”

“哦哦,是你朋友啊,上次来找你的那个?他挺厉害的。”路人甲点头,回忆起那晚一起刷副本的队友。按照设定,他不是很八卦的人,犹豫了一会儿才问:“看水平,像是职业级别的?”

叶修老神在在地“嗯”了一声:“是挺厉害的,所以找他嘛。”

“人以群分。”路人甲感叹,端起茶喝了一口,转念一想,补充道,“不过,我觉得他还是没你厉害。”

“哈哈,那是。”叶修毫不谦虚地应下了,“不过他也不不错了,和我比——还差一点点吧。”

他伸出左手,比了比食指和拇指之间的距离,嘴角上扬。

路人甲感觉出叶修心情的愉快,也笑:“所以,他给你打工,你给大公会打工?”

“打工不是长久的活儿啊。”叶修拖动鼠标回到游戏里,看了看世界频道,又惆怅起来,“先逃吧。”

“好。”路人甲将茶杯里的水一饮而尽,豪气冲天挽起袖子,“我来了!”

 

黄少天纠结极了。

他表面上镇定不已,拿着信誓旦旦说要扔进垃圾桶的小号又一次塞进了读卡器里,内心愁云惨淡。

冷淡不是他的本意,只是刚经历了一番惊心动魄的掉马,到现在还余悸未过,精神恹恹。

 

那天早上,他若无其事地归队,迅速换了衣服补觉,早餐时还有些困。别人没多想,经理也只是看他精神不好,叮嘱几句要好好休息。

而喻文州这一去,直到正午才迟迟而归,立刻吸引了队友们的全部火力。

“去找叶神了?队长这么拼,刚打完比赛诶!不累嘛……”

“去去,和恋人做那什么爱做的事,怎么能叫累呢?”

“叫心甘情愿。”

大家揶揄。

黄少天发觉自己若是不说点什么,显得不合群,也趁机问喻文州:“和好啦?”

喻文州好像在想事情,愣了下才回神:“嗯……”

“咳,他们之前都乱说呢。”黄少天掩饰性地干咳,指了指旁边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说你和老叶分手了,异地恋不好维持,然后他现在又退役了嘛,你们——”

他试探地问:“没这回事吧?”

喻文州了然,点头:“不至于分手。不过道理没错,异地恋要怎么长久走下去,这个问题,我也在想呢。”

“慢慢来吧。”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却是心虚的。

他们俩没出问题吧?为什么叶修后来又莫名其妙给自己加了好感?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还会想到他呢,难道……

黄少天不愿自作多情,却忍不住想,是因为自己之前出格的行为,给叶修造成了困扰吧。这么一想,他的心跳慢了一拍,思绪也乱了:那叶修是真的对自己有特殊的感觉吗?

喻文州这么敏锐的人,有没有察觉到什么?黄少天很担心。他猜自己在喻文州面前应该是没有露馅的,但过些日子就说不定了。

 

公会部门的梁易春找上门来那会儿,黄少天正心不在焉地做着基础训练。其实训练时间已经结束了,不过大家都还没走,专心致志地对着电脑,他为了保持低调,决定再划一会儿水。

游戏里的荣耀操作要求不高,一心二用对黄少天不是什么问题,他一听到熟悉的声音,没几句就是副本记录,心里便抖了一抖。

还好,这次他早有准备,依然坚守在座椅上,没发出夸张的动静主动招惹喻文州。

喻文州听公会会长这般那般一说,跟他要了一张小号登上第十区。他看了看榜单,出声就叫黄少天过来。

“这个记录,你觉得怎样?”

黄少天没看屏幕,先看了他一眼。喻文州表情很平静,他有些拿不准,一边说出自己的“推断”,一边继续观察。

梁易春听得连连点头,夸道:“不愧是黄少。关键就是这个人,呃,君莫笑……”

他说着说着,愁眉苦脸起来。喻文州呵呵一笑,算是认同了黄少天的观点,又问:“你说他的武器,特别在什么地方?”

 

听着喻文州的分析,梁易春膜拜不已,黄少天却直冒冷汗。他知道自己前一次表现太拙劣,被喻文州瞧出了端倪,前后一联系,便猜到真相,而这一回,他觉得自己的回应已经很无懈可击,可到底还是逃不过喻文州的火眼金睛……

被戳穿可就麻烦了,要是一开始就让喻文州知道那或许还好一些,可他已经瞒了这么久,摆明了就是有鬼。

黄少天叹了口气,还想挣扎到底:“叶修他一退役不就没影了嘛,我还能怎么联系他?”

“嗯?叶修?”喻文州疑惑。

“啊,我说什么来着?叶秋啊,是叶秋,”黄少天反应及时,立即改口,“对了,你还没跟他买手机吗?”

“我提了,不过他没答应。这种事我还能怎样,逼他么?就没再说下去了。”喻文州叹气,“算了,反正QQ也能联系上,他要是不想接电话,也有的是办法。”

梁易春听懵了:“啊?什么……跟什么?”

“没事了。”喻文州还没打算把这些私事跟外人讲,一笑了之,“君莫笑那个武器,劳烦你那边再多留意一下。”

 

送走了公会会长,喻文州转过来,那目光看得黄少天发毛,他却只是说:“去吃饭吧。”

黄少天味同嚼蜡吃完了晚餐。这期间拖了又拖,但喻文州有意照顾他的节奏,等他一起走,随意地挑了些无关话题聊。做到这个份上,黄少天也无可奈何了,硬着头皮敷衍一阵后,干脆扔下筷子,起身:“队长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他可不敢把喻文州放进房间了,在公共场所喻文州多半有所顾忌,再怎么醋意盎然,也不至于跟他闹翻脸。

黄少天豁出去了,视死如归。

喻文州却还是温温和和地,把玩着牙签盒:“哦,你觉得我有什么事?”

黄少天沉住气,说:“你不就是想问那个剑客是不是我么?”

喻文州放下牙签盒,没吭声。

“叶秋那个新打法已经是极限了,要想打破刘皓刷出来的记录,只能进一步提高攻击力。”他继续说,有条有理地给喻文州解释,“他给蓝溪阁刷记录,要了一把25级橙武,吸血光剑,所以才把我找去……”

“要想上游戏,在哪里不能玩?”喻文州轻飘飘一句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

“他找到你帮忙,我当然可以理解。”喻文州说到这里,甚至还有心情笑了笑。只不过笑意太淡了,转瞬即逝。“他不想那么早面对我,我也可以理解。我知道他不会一直回避我,所以一直在等……”

他轻叹一声,听得黄少天心中紧了紧,突然有些难受。

是啊,那天早上叶修联系他的时候,该有多早?天都还没亮呢。喻文州怎么会那么早起来看消息?黄少天忽略了这个问题。

原来他一直在等着。就算睡下了,估计也是没睡安稳的。

谈恋爱的人,都会如此用情至深么?

黄少天怔然。

可喻文州并没有点到即止,顿了顿:“你或许有所顾忌,所以不敢跟我讲。这本来也正常。可是少天,你告诉我,你到底在顾忌什么?”

 

喻文州不会轻易怀疑好友。

直到刚才,梁易春的出现,黄少天这一系列反应……即便如此,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生气的迹象,只是黄少天对上那沉沉目光,便慌了神。

“我以为,老叶跟你说了。”他抿起嘴唇,舔了舔下唇上因为干燥起的死皮,喉咙发痒。

“他没跟我说,一句话都没提。”喻文州很平静地答道,“那几个小时里,我们没有聊一句荣耀相关话题。”

“哦……”黄少天低下头。

沉默片刻,喻文州叹了口气:“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我知道你对叶秋一直都很看重,有的事情做了就做了,开始也没想那么多……我现在也不是想找你算账。”

他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但还不打算说出来。那种想法本来发生的可能性就极低,又太过于可怕、残酷,一说出来,绝对会影响他和黄少天之间的友谊。

喻文州很清楚,自己不会、也绝不能因为吃醋就失去了理智。

“不过,少天,还是希望你坦白一点。”他探究地注视着黄少天,“你和叶秋,瞒着我做了什么吗?”

黄少天还没回答,另一个尖锐的声音抢在了先头。

 

“不要以为我没发现你又偷偷跑去跟她见面——不要问我什么意见,你的眼神明明就是有鬼——”

 

餐厅里寂静无比。

李远慌慌张张地跳起来,还打翻了自己面前的餐盘,去翻口袋,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妈打给我的!”

他捂着手机冲了出去。

 

“我的警告可是最后一遍——”

 

砰一声,大门关上。

黄少天缓缓收回视线,对上喻文州的,相顾无言。


TBC

-请勿转载-

*

你们,不要看现在这么欢乐,其实我已经

埋下了BE的伏笔……


低谷

难道又要回到作话卖萌打滚求评论的日子吗……

蠢蠢欲动挖新坑了【。



  1087 128
评论(128)
热度(1087)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