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安叶】追星的人

※安文逸X叶修

请勿转载

时隔一年?的6927粉点文,终于…… @灵犀蛇 要的霸图粉理智安追老叶。附带神奇张安叶修罗场。


阅读须知:叶修=夜空中最亮的星,再重新阅读一遍题目。


*


身边的人都很难想象安文逸是一个爱打游戏的男生。

时代在发展,网络游戏不再像当年一样被视为电子海-洛-因,但依然可以轻易地打上固有标签。多少人沉迷游戏,影响学习工作,多少人熬夜、作息不规律,顶着黑眼圈,多少人疯狂氪金,每月花钱如流水,多少人平日里斯斯文文,一进游戏就暴露本性,骂天骂地骂队友……

当安文逸说,“我很喜欢荣耀这个游戏”的时候,舍友们一同扭头,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嗯……”

“啊……”

“唔……”

三个人得出了统一结论:“看不出来啊!”

安文逸的形象和大众眼中的“宅男”实在相差甚远。虽然穿着和大家一样是直男经常被“诟病”的T恤或格子衫,但非常整洁干净,衣服每天换洗,绝不隔夜;有着堪比和学霸一样恐怖的自制力,每天准时起床、睡觉,晚上一个半小时的游戏时间,误差不超过十五分钟——一般是受队伍影响——断网前一定会关电脑。

最重要的是,他玩游戏的时候太安静,太安静了。只有鼠标和键盘的敲击声,舍友们从来没有听他爆过一句粗,更没有看到他因为游戏里的输赢而喜悦、懊恼、愤怒……

啊,说到荣耀这个游戏,不开语音科学吗?

“我周末回家的时候才开。”安文逸解释。

他为了佐证自己的所言不假,又说:“我喜欢霸图战队。”

“嗯……”

“啊……”

“唔……”

他们更不信了。

同住了两年,他们不是不了解安文逸的性格,只是觉得难以置信。

“你这样的,不适合霸图的氛围吧?公会待得下去吗,其他粉丝不会以为你是个间谍吧?”同学甲怀疑道。

安文逸想了想:“战队里,就我个人而言,比较喜欢张新杰。他很厉害,牧师也玩得很好,还有战术——”

他不用再说下去了。

“哦……”

三人了然点头,顿时被说服了。

 

安文逸其实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他自己也觉得神奇,以前玩过的游戏不少,都没多少感情,结果却在荣耀这里停留下来。游戏很难,玩家很多,水平区间很大。

安文逸确实反感很多人在虚拟世界中肆意放纵自己。他承认自己游戏水平有限,不时会给队友拖后腿,但他也不是没有混了很久资历、带新人的经验,因此,他无法理解有的人因为一两个装备争吵不休,有的人动不动就对队友破口大骂,至于吗?或许性格使然,算了。安文逸也不强求什么,一个游戏玩腻了,就A了去找新的游戏。

霸图战队是个人风格很明显的战队,公会更是以他们偶像的真性情为荣。包括管理层在内,大多数人没韩文清那个水平,更不讲道理,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就拍桌,自以为自己牛逼哄哄。安文逸是很不以为然的。

但他还是留了下来,每天跟着吵吵闹闹的团队去开荒,听身边的人对职业联赛高谈阔论……舍友们说得没错,他不是很能融入这种氛围。

可为什么还是喜欢呢?大概这就是荣耀的魅力吧。

 

安文逸是霸图粉。

更准确地说,他是张新杰的粉丝。

粉随正主,张新杰都能够适应并不能完美发挥自己实力的霸图,他为何不能适应其他霸图粉呢?

“霸图粉?”表妹听了,嗤之以鼻,“现在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称自己是谁谁的粉丝了吗?”

安文逸不理解。

“你说你喜欢霸图,喜欢张新杰,当然没问题,但起码要上两千——不对,五千粉籍线吧!”她伸出手,摊开掌心,使劲地伸展手指,在表兄眼前晃着。

安文逸茫然:“这什么?”

“你去看过霸图的比赛没有?”表妹问。

“看过几次。”但是不多。霸图主场在Q市,对一个在校大学生来说,想要每场不落地看完,不太可能。而且很多时候晚上有辅修课,安文逸只能回去以后再看重播。

表妹扼腕:“不超过三次对吧!妈呀这等同于白嫖了!幸好你不会上网跟人吵架,不用担心被质问粉籍……”

“粉籍到底是什么?”安文逸问。

“就是花钱证明你对自己爱豆的爱啊!不花钱算什么喜欢,光喊喊有谁不会?不用实际行动支持爱豆,和白嫖又有什么区别呢?”表妹跟他解释,“现在的饭圈文化都这样啦,习惯就好。虽然你不追星……嗯,这算追星吗?”

安文逸明确说:“我不追。”

“但是别人都追。”表妹叹息。“虽然是电子竞技,但现在商业化这么厉害,都开始往娱乐圈靠拢啦。隔壁体育圈不也有这种趋势?反正你看每家战队的发展模式,看看轮回战队的那个谁,女粉一大把,明显是当做-爱豆一样追呢……”

“所以?”

“所以,你要赶上时代的脚步啊!不要落伍了!”表妹用力拍肩。

好吧。

安文逸之前买过一个石不转的手办,他想了想,又买了五个,算上海报、各种应援物等等,终于凑够了所谓的粉籍线。

 

过了不久,安文逸果然在游戏里遇到质疑他“粉籍”的人。

“哈哈哈我靠,你是霸图粉啊!”那人莫名狂笑,笑完了感慨,“看不出来嘛。”

安文逸淡定,甩出照片:一排长着张新杰脸的石不转手办。各种版本,有大有小,明显是死忠粉才会收集这么多。

对面也哇了一声:“你喜欢张新杰啊?难怪。”

“他战术意识很好,牧师的水平也很高。”安文逸说,“是我学习的目标。”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饶有兴致地问:“那给你个打败张新杰的机会,有兴趣吗?”

“……”安文逸心想,这是什么新式传销手段。

“就算你是君莫笑,”他谨慎地说,“也没有证明就是叶秋本人吧?”

“这有什么,”君莫笑潇洒地挥手,“我给你张新杰本人的电话啊——哦不行,我没记。QQ好怎么样,你可以跟他视频。”

“不用了……”安文逸说,“我信了。”

身为霸图的粉丝,怎么可能不熟悉一叶之秋的风格。

这种莫名欠揍、让人牙痒痒,却发现自己只能被对方揍的无奈感……

绝对是叶秋,没跑了。

 

成为偶像的队友,并肩作战,这是一种理想。本来就很难实现,更何况他们的职业还是牧师。见过团队里有双战法、双魔道的搭配,可什么时候见过双治疗了?

成为对手,在赛场上将偶像打败……倒也不错。

对于很多男人来说,喜欢这种感情,倒不如说是征服欲。安文逸也没有不落窠臼。

他答应了叶修的邀请。

 

安文逸拖着一个行李箱来到了兴欣,收拾房间的时候,叶修蹲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他将那些珍品手办逐一摆放整齐。

叶修问:“这些东西,很贵吧?”

“嗯。”安文逸郑重点头。

“那以后战队给你发工资,你不会都拿去贡献给偶像了吧?”叶修皱眉,摸下巴思索,“怎么觉得有点亏呢?”

安文逸愣了愣:“不会的。”

“我不反对追星哈,不过要理智追。”叶修说。刚说完他就笑了,“哎,我在说什么,你的话,还用得着担心吗?”

“我不追星的。”安文逸郑重地申明。

“追星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叶修安慰道,“表达对自己喜爱事物的心情,本来就不应该被别人随意干涉。”

 

为了表示自己对兴欣的忠心,他买了一个君莫笑的手办。

为了出这个手办,联盟和游戏公司真是费尽心思,试图让这个神级角色的外表符合它本身应有的高大上逼格。无数设计师掉光了他们的头发,然后宣告放弃。

——叶修,真是一个让人头秃的男人。

于是,安文逸接回了一个七彩君莫苏。

 

君莫苏长得太醒目了,放哪里都显得不合群。牧师洁白的长袍多么高贵优雅啊,君莫笑放在石不转身边,则如同一个被打碎了的琉璃,十分刺眼。

新年大扫除的时候,叶修和陈果进了他们的房间,第一眼就发现了牧师军团中间的君莫苏。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其实还挺好看的。”

陈果评价:“真爱啊。”

“啊?”安文逸茫然。

“网上见到的都是韩叶粉,今天居然发现身边有人萌张叶,”陈果感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呢。”

安文逸:???

“不是,我没有,我不萌……”

“别瞎说,”叶修喝道,“你吓到人家了。”

“哦哦抱歉小安,别放在心上!我就是随便开个玩笑。”陈果赶紧说。

安文逸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叶修继续说:“张什么叶,他打得过我吗?叶张还说得过去。”

“……”陈果。

“……”安文逸。

 

叶修真是霸图粉的天敌。

 

安文逸不知道多少次在心中感慨。

嘉世是霸图的宿敌,更确切地说,叶修被霸图粉视为宿敌。仇恨的力量从嘉世转移到了兴欣,从未减轻,并愈演愈烈。

接触下来,叶修的确和比赛中见过的一叶之秋一样,不着调、懒散、满嘴跑火车,爱熬夜抽烟……兴欣的每个成员都是被他拉过来的,千奇八怪的类型,最终凝聚成的风格也相当,一言难尽。

安文逸困惑极了,自己是怎样在兴欣生存下来的?一个神奇的、和自己风格截然两样的战队,可他作为其中的一员,对职业联赛胜负的渴望,居然无比强烈地超越了自己作为一个霸图粉的抗拒心……这大概,就是叶修的魅力吧。

 

他的确不是追星的人。

他追逐的,是叶修。


END.

-请勿转载-

*

无数次想着安文逸的名字,打出了“张新杰”……吓人。

安文逸,完美地追随了他偶像的风格。

写出来依旧是性冷淡……嗯……

  1520 61
评论(61)
热度(1520)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