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肖叶】永动机理论

※肖时钦X叶修

请勿转载

继续还点文, @愚蠢的爹爹 要的未来世界的机械师小肖和来自魔法世界的魔法师老叶在21世纪的故事。

但被我写得……不知所云)


*


咚咚咚。隔壁的门响了。

肖时钦知道这是邻居订的外卖到了。连续十几天,下午两点半的午饭,对于一般人来说实在太迟了。不过他知道这位邻居有昼伏夜出的习性,好像还是个游戏主播,作息颠倒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邻居姓叶,叫叶修。这名字就写在门外的信箱上,并不神秘,本人却很难得见上几回。肖时钦搬来这里住了快一个月,只偶尔在电梯梯间里遇到过他。当时,叶修手里提着超市的袋子,打着哈欠,浑身散发着懒洋洋的劲儿,像是没睡醒的猫。

“新来的?”他问。

叶修抬眼望来,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对视的那一刹那,肖时钦突然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从指尖道后颈微微发麻。很快,叶修的目光收了回去。

“是的,上周刚住进来。比较匆忙,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叶先生你好,”肖时钦自我介绍,“我叫肖时钦,住在您隔壁。”

“我知道。”叶修微笑,“你也不用那么客气,叫叶修就行了。”

15层到了,两人前后脚走出来,叶修又问:“小肖还是学生吧?学工科的?”

他很自来熟地这么称呼自己,肖时钦也没觉得不自在,想着这位邻居还是挺好相处的。他点点头:“是啊,快毕业了,忙着做毕设呢。”

叶修怎么猜到的?肖时钦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动静太大,打扰到你了?”

“我猜的。”叶修摇摇头,然后指了指他的袖子,“沾到了机油。”

肖时钦抬起胳膊外侧,果然是。还好只是擦到一点,不太明显,而他也只是去小区外的五金店买点东西,就算丢脸也没被几个人看到。

“你呢?”他好奇问。

叶修看上去年龄不大,和自己相仿,却成日待在家里,就算是做主播……能赚得了那么多钱吗?这市中心的房子不便宜,光是租金就顶好多工薪阶层的月收入了。

“哦,我是个魔法师。”叶修说。

肖时钦吃了一惊。

魔法师?是——那个意思的魔法师么?!

他忍不住仔细地打量叶修,看不出来啊,已经有25岁了吗!

“嗯,正好25哦。”叶修淡定一笑。

肖时钦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嘴张张合合,蹩脚地圆场:“呃……其实,我也是?”

“不,你不是。”叶修很认真地纠正。

……好吧。确实,他还没满岁数。

肖时钦心里有些震撼。大概没几个男人能够如此坦然地面对自己还是个DT的现实——不是遮遮掩掩就是自暴自弃。而叶修……在他脸上,看不出半分的窘迫。

他的态度很奇怪,自然得就像在介绍自己的职业。

等等,一开始不就是在问职业吗!怎么会扯到这种事情上面的啊?

肖时钦怀疑自己被对方当成小孩子逗弄了。但只是怀疑,就算真的如此,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发脾气的人,只好推了推眼镜,干巴巴地笑:“您真会开玩笑。”

 

没过多久,叶先生找上门来。

晚上十一点,大多数人已经睡觉了,不过肖时钦还在捣鼓他的宝贝,精神得很。他去给叶修开了门。

“你会修电脑吗?”穿着家居服的叶先生头发也乱糟糟的,挠了挠脸颊,“我电脑突然死机了。”

“重启也没用。”他补充。

“重启的确没什么用……”肖时钦说了一半,才意识到自己手上还拿着个扳手,连忙放到鞋柜上,“是主机吗?我帮你看看?”

 

俗话说得好,每一个DT都应该掌握修电脑的技能,只有这样,才能指望隔壁的大美女捧着电脑来找你帮忙。如果你还是DT,那只能说明你不够努力。

叶修在旁边看着肖时钦蹲在那里检查主机的时候,突然幽幽冒出这样的感慨。

肖时钦一愣,砰地一声头砸到了电脑桌上。

叶修不慌不忙道:“别慌别慌,并没有这样的俗话,是我刚刚瞎编的。”

“别开我的玩笑了。”肖时钦揉揉后脑勺,苦笑道。

看情况没那么快能修好,叶修当机立断:“我给你去倒杯水吧。”

 

肖时钦盘腿坐在地板上,把拆下来的零件挨个放好,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他这才有时间留意叶修的房间。

摆设非常简单,除了桌椅等必要家具,都空荡荡的,厨房没有开火的痕迹,阳台的衣架上也空无一物。夸张点说,看不出有人生活过的气息。

在进门前,他以为会看到和自己差不多的一个房间,还未换洗的衣服搭在椅背上,冰箱上堆着几盒泡面……之类的。

然后叶修端着水杯过来了,放在书桌上。肖时钦道了谢,接过来一饮而尽。

他忍不住好奇:“饮水机在厨房吗?我怎么没看到?”

“饮水机?没有这种东西。”叶修答道。

肖时钦愣住:“那怎么……”

也没听到电水壶的声音啊?

迎着他的视线,叶修莞尔:“不是说了吗,我是个魔法师啊。”

 

双关含义的魔法师啊!?

 

不对,重点错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师吗?”肖时钦的眼镜滑下来一半,赶紧推回去,“这……怎么可能?”

话音未落,叶修打了个响指。

肖时钦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空了的玻璃杯自动装满了水,眼镜又一次掉了下来。这次他忘记去扶,任凭它从脸上落了去,却在空中停止,飘了起来,回到了他的手上。

“没有什么不可能。”叶修有点得意的样子。

肖时钦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瞒着你了。”他戴上眼镜,严肃道,“其实我是从未来世界来实习的。学院要求我们毕业前独立完成一项课题设计,所以用时光机把我们送到这里,三个月完成实习后才能回去。”

“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叶修同情地说,“像是高考前强行断网。你在这里住还习惯吗?”

“还好啦,就是我选的课题有点难,设计一个永动机。”肖时钦叹了口气,“这个时代的资料太少了,全部都没法参考。现在只剩下一个多月时间,我可能要延毕了。”

他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继续干活。叶修兴趣来了,在他旁边坐下,问:“永动机?不是说理论上是不可能存在的么。你怎么会这么想不开,选这个题目?”

永动机不需要外界提供能源、能量,就能够不断运动,并且对外做功。对外做功就会有消耗,学过初中物理的人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肖时钦懊恼:“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刚才不是说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吗?”

他突然灵机一动:“魔法能不能用来实现动力来源呢?”

他满怀希望地看向叶修,然而,叶修只是慢悠悠地摇了摇头。

“物理学界遵守地球上存在的能量守恒定律,魔法世界中,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规律,才能稳定运作,物理和魔法并不是相悖的。”他说,“根据甘普变形法则,其一,不能无中生有,其二,无法改变数量——即质量守恒定律,其三,不能变出食物和水。变形魔法只会让物体的外形产生变化,并不能发生本质的改变——比如,食物应该提供的营养和能量,是不可能通过法术实现的。就算用魔法实现机械的转动,也有时效性,提供了多少法力就能够维持多久。”

叶修沉吟:“如果你只是想应付考试,那用个混淆咒就可以了。毕竟就算用魔法实现短时间的‘永动机’,你也无法向教授解释原理,是吧?”

“不了不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肖时钦汗,他还是个很老实的学生的,没想着作弊。他想了想说:“其实,我觉得永动机的定义也有问题。我们并非真的要做一个不需要提供能量的机器,而是一个在某种意义上能够自动化的机器。毕竟,这个概念产生的初衷就是帮助人类节省资源不是吗?非要去钻理论的牛角尖,未免有些傻。其实,现代社会已经实现了对太阳能、潮汐力的利用,虽然不是客观意义上的‘永远’,但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太阳和地球存在的一天,就会存在。而太阳的年龄和我们人类相比……也等同于永远了。”

“就是啊,世上没有绝对、永远之说。”叶修说,“就像我刚才说的没有不可能,那也只是相对意义上的罢了。不过,太阳能已经有了,你要做新设计,还得另外想办法才行呢。”

肖时钦凝重地点点头:“不过,有这个思路就好办很多了,我回去再想想吧。”

话音落下,他手中咔哒一声合上机箱板,拍了拍:“好啦,你重新开机看看?”

 

肖时钦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时分。修电脑并不是什么费事的活儿,但一晚上思考永动机的事情,一停下来,倦意立刻涌上四肢。

肖时钦决定睡一觉,明天再继续手头的工作。他把工具箱收起来,突然愣住:既然叶修会魔法,为何要找自己修电脑?

脑子里自动浮现的答案令他有些羞耻。

 

——每一个DT都应该掌握修电脑的技能,只有这样,才能指望隔壁的大美女捧着电脑来找你帮忙。如果你还是DT,那只能说明你不够努力。

 

显然,叶修不是这个“美女”。

肯定是太累了才会胡思乱想的。肖时钦用力摇摇头,把念头甩出脑海外。

 

*

 

肖时钦渐渐和叶修熟了起来,他得知叶修住在人类世界是为了避难。

“虽然我很厉害,但是整天和人打来打去太累了,我也是需要休息的。”叶修叹道,鼠标点了点,张牙舞爪的僵尸便倒了下去。

“你在躲谁?他们为什么要找你?”

“因为我是炼金师。”叶修耸肩。“懂炼金术的人本来就少,能炼出真金的人更屈指可数——比如我。不劳而获的人多了,什么都敢做。”

肖时钦深有感触地点点头:“那你现在不做这行了?感觉有点可惜,不多赚点再走么?”

叶修说:“因为……我发现了一点问题。”

肖时钦做好准备,洗耳恭听。

结果叶修不说了,看了他一眼:“说起来很复杂,一般人都听不懂,也没兴趣听。”

“我很有兴趣。”肖时钦忙说。

“嗯,你知道炼金术的原理吧?”

“听说过一点。”肖时钦点点头,“炼金法则规定,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炼金的最终目的,是将物质转变为黄金。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就是将不稳定结构的物质转变为稳定结构的贵金属。”

“这个转变,是不可逆的。”叶修言简意赅。

肖时钦有些明白了:“所以炼金的最后一步就是炼成黄金,而如果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东西变成金子……它就不值钱了。”

“而且会产生资源的短缺。”叶修补充。

肖时钦想象了一下,只有金子的世界……那确实很可怕。就像某些地区,富得流油,却连水都买不到,再富有又怎样呢?

“唔,按照熵的概念,事物不是会自然地从有序变成无序状态吗,那黄金怎么会始终稳定呢?你之前说过,包括变形术在内的任何魔法都是有时效性的,那……”

“因为付出了代价。”叶修说,“炼金并非是等价代换,而是要付出双倍、甚至更多的代价。炼金的过程和普通的法术也是有本质区别的。”

肖时钦陷入沉思:“那如果是这样,炼金术能否锻造出一个‘永动机’呢?——当然,也是相对意义上的‘永动’。”

叶修诧异地停下了游戏操作,回头看他。

“你这个想法……”

 

肖时钦有了一个思路,他决定动手实施。

闭关后,肖时钦埋头开干,和叶修断了来往。终于有一日,他舒了口气,完成了!

他兴致冲冲去找叶修。

三个月以来,这是叶修第一次真正踏进他的屋里。和叶修的截然相反,肖时钦的房间里,东西太多了。他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前两个月都在瞎忙活,却并非无所事事。书架,桌子,窗台,甚至角落的地上都摆满了他的作品。

墙上挂着报时的布谷鸟,后面的盒子是玻璃做的,完全透明,可以完整地看到链条和齿轮之间的转动。正巧准点到了,布谷鸟从盒子里跳出来,张开嘴——一张一合,没有发出声音,却吐出了一串彩色泡泡。泡泡飘下来,落在木偶上,啪地破碎了。木偶后面连着发条,随着八音盒的音乐翩翩起舞……

“厉害!”叶修由衷地赞叹。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音乐的节奏。两人望去,桌下转出了一只机械蜘蛛,艰难地挥动着四只脚,旋转着从这一头滑到了另一头,从椅子底下拽出一个泡面盒,。

再一看,客厅的沙发背后堆满了泡面袋,阳台的洗衣机上方摆着一摞衣服。扫地机器人费力地把垃圾扔进了垃圾桶,一并拖了出去。

“抱歉,一忙起来就忘记收拾房间了……”肖时钦顿时尴尬。

叶修倒是不以为意:“那个机器人也是你做的?”

“嗯,入学之前做的,还算有用,就一起带过来了。”他挠挠头,很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擅长做家务,就想办法自己做了一个。”

“天生的机械师啊。”叶修眼睛亮了,“你的新作品呢?”

肖时钦没有忙着拿出来。他踌躇了一会儿,组织语言慢慢地说:“我的实习期到了,作品也完成了,很快导师就要来接我回去……”

他有些舍不得。

 

叶修并不惊讶这一天的到来,平静地点点头:“我知道。”

“要不是有你的帮助,我是不可能这么顺利做出来的。”肖时钦镜片后的目光坚定而认真,“谢谢你,叶修,作为感谢,我想送你一个礼物。”

“嗯?”叶修终于感到意外,“你的‘永动机’么?”

“永动机要带回去给老师,这是另外一个礼物。”肖时钦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小木盒,捧在手上,开始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

“教科书上说,无论是生命体还是没有生命的普通物质,都会随着时间改变。世界上没有永恒的存在,只有相对以上的永久——比如,太阳,比如银河系,再比如宇宙。我们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用人类的时间去计算是毫无意义的。”

“在人类有限的生命里,我想,还是有些东西是不会被时间改变的。”

他将木盒递到叶修的手里。

叶修在他的示意下打开盒子,一个玻璃球落到了手心。

玻璃球里装满了水,中间漂浮着一颗心形的水晶,还有一只很小的透明水母,懒洋洋地趴在水晶上,用触手缠住这小小的空间中唯一的实体。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叶修却看懂了。他抬起头,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有些不自在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是‘永生’的灯塔水母,可以通过无性繁殖实现无限次的重生。这种材料能够为它提供两百年的养分……”他说到这里,变得吞吞吐吐。

“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了。”

“哦,然后呢?”叶修歪头。

“虽然很幼稚,但我还是我想证明……”

 

肖时钦还是说不去了。

他的脸颊泛红,然后,跑了。

 

他把叶修丢在他租的屋子里,跑回了未来。

没有说出口的感情,大概会永远怀着一线希望,存在下去,等待着再次见面的那一天。

 

等待着可能存在的那一天。

 

END.

-请勿转载-

*

为了写这篇还去搜了资料,然而还是……如果存在不科学的地方,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反正也不是一个科学的世界!


其中一个我:没看懂,谢谢。

另一个我:理工男的浪漫!


……就这样吧【对手指

  1100 43
评论(43)
热度(1100)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