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乐叶】阴差阳错-01

※张佳乐X叶修

※身体交换

含all叶,嘉世诡异箭头向。突然想写个爽文,不要计较逻辑。


一句话简介:实现愿望的错误打开方式。


*


酒精对于职业选手,是灾难。

借酒消愁愁更愁,张佳乐不仅头痛,思绪也是乱的。叶秋在夜市上看见他时,桌上摆着五六个啤酒瓶——空的——张佳乐本人撑着额头坐在桌旁,没声没息的,眉头紧皱,面露痛苦,不知是心情难受还是生理上反胃。

更可能二者兼具。

叶秋琢磨着是不是要友情给这家伙端个盆来。他一坐过去,张佳乐就搂过他的肩膀抱了上来。叶秋惊了惊,发现他没吐,只是沉闷地说了一句:“我……有点不舒服。”

叶秋看了看桌面,确保无误又数了一遍酒瓶,然后问他:“你以前也常来?”

“怎么可能?”张佳乐有气无力,“我还要打比赛的好吗?”

“哦。”叶秋不知该不该同情他,语气干巴巴的,“我还以为,你早该习惯了呢。”

话刚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记。张佳乐没有刻意用力,但指望一个喝多了的人懂得掌控力道……叶秋又不傻。

他哎哟哟地叫唤,一边挣扎试图把张佳乐扯下去,但只是让对方搂得更紧。

“唔、不行我要吐了。”

“忍住!”叶秋警告,“我可没带多余的衣服来。”

 

张佳乐没完全失去意识,想起自己在外面,又是半个公众人物,为了形象考虑,挣扎半天,勉强忍住了。又过了会儿,他缓过来,被叶秋拽起,结账后慢慢往回走。

叶秋来看总决赛,订的酒店就在这附近,只是出来吃个夜宵的工夫撞见张佳乐,送他回俱乐部是有点不现实了,这里离百花还是有些距离的,只好带回酒店。

张佳乐靠在叶秋身上,搭着他肩膀的胳膊有点酸,力气慢慢松懈下来。走在人行道上,被夜风吹着,发热的头脑渐渐冷却下来,但还是晕。

“真羡慕你啊。”他突然说。

“你也不错了。”叶秋淡淡的,紧跟着一句不知道是为了安慰他还是气他——“不是什么人都能拿这么多亚军的。”

张佳乐用空着的那只手去掐他脖子:“闭嘴!”

“好我不说了。”叶秋知道自己不擅长安慰人,举双手表示投降,“您继续。”

张佳乐呼出一口气。

也许是因为酒精麻痹了神经,此时,街市上的霓虹灯光,人来人往投下悠长的阴影,身后马路的引擎声,明明离自己很近,却觉得遥远。头顶的夜空,乌沉沉只能看见半个月牙儿,他抬头望着,心情难得宁静。

叶秋等了一会儿,有点没耐心,伸出食指戳了戳张佳乐的脸:“还想吐吗?”

“我想……”张佳乐眼珠缓缓转动,似乎才回过神来,慢慢地说,“我想要冠军。”

谁不想呢?叶秋在心里说,嘴上应着:“嗯嗯。”

张佳乐隐约感觉到了他的敷衍,固执地重复了一遍:“我想要冠军。”

“冠军。”再一遍。

“我很想,真的很想。”

他说话还算清晰,但看得出来意识已经不大清醒了,想法变得出奇的简单,脑海里想了什么,就说了什么。叶秋低头看垂在自己肩上的那张侧脸,幽幽地叹气,虽说有点好笑,倒也生不出挤兑的心思。

张佳乐的语速越来越慢,眼睛也快完全合上了。

他说:“我想要……你。”

上睫毛与下睫毛彻底地并拢了,他头一低,睡着了。

 

最后那句是什么意思?

叶秋有点茫然。他想,这家伙对胜利……还真是执着啊。

 

*

 

喝酒误事。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醒来的时候,记忆也随之苏醒。他捂住额头,脸色微沉:日了,在叶秋面前犯傻了。也不知道叶秋有没有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应该没有吧?

张佳乐还算冷静,掀开被子坐起来,做好准备迎接叶秋的嘲笑。

对面是陌生的墙壁。

张佳乐后知后觉想起,他昨晚是被叶秋带走了的,住在酒店房间——毫无疑问,叶秋订的是单人房。

张佳乐停下动作。这床还算大吧,他扭头,再低头,看到了隔壁枕头上的脑袋,脸都快埋到被子下面了。空调有这么冷吗?张佳乐伸出手正想帮他透透气,目光突然凝固。他缓缓地拾起一绺头发,提了起来。

叶秋的头发有这么长吗?他茫然地想。

 

——当然没有!

 

被子里的人被他扯着头发,悠悠转醒。睁开眼睛,一抬头,两人面面相觑。

 

叶秋:“我靠……”

张佳乐:“卧槽!”

 

——他们变成了对方。

 

*

 

苏沐橙被叫进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房里的两人也终于意识到,木已成舟,亡羊补不了牢了。

“慢着。”苏沐橙沉着道,“确定吗?也许还有什么方法没试过呢,就放弃了?让我想一想。等等,你们昨晚到底做了什么?该不会……”

她的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变得惊疑不定。

“难道!”苏沐橙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尖了。

“没有!”叶秋打断她,飞快地说,“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你看,我衣服都没给他换就让他直接睡了。”

“哦……”苏沐橙缓缓点头,信了。“也是,喝醉的男人,也不可能发生什么。”

张佳乐感觉自己被质疑了:“你是不是在怀疑我的——”

又被叶秋打断:“不要耍流氓啊。”

好吧,毕竟和苏沐橙男女有别。张佳乐悻悻地住了口。

“让我再想想。”苏沐橙忙说,“交换的原因是什么,要想要恢复,应该得从这个问题入手。”

“不知道,我们研究了一个上午了。”叶秋无奈,抬起手肘顶了顶张佳乐,“你有想到什么吗?”

张佳乐回忆:“昨晚我的确喝醉了,但也没耍酒疯吧?应该没发生什么很特别的……事情。”

“哦对了,”他又说,“不知道为什么,胳膊很酸、很沉。不过除此之外,也没什么感觉了。”

“你当然没事了。”叶秋冷冷地说,“现在头痛腰痛的是我好吗?”

张佳乐扭头,看到了自己那张脸,恍然:“对哦。”

“头痛是宿醉,可是为什么会腰痛?”苏沐橙抓住蛛丝马迹,表情又逐渐变得古怪,“难道——”

她大惊失色:难道她猜得不对,其实是叶秋对张佳乐做了什么?

张佳乐也疑惑:“对啊,为什么腰痛?”

“因为你昨天走到半路就睡着了,我没来得及抓住你,摔在地上扭到了。”叶秋没好气地说。

“哦哦,难怪。”张佳乐摸摸鼻子,不吭声了。

苏沐橙松了口气,却又感到无力和棘手:“那,那现在怎么办呢?你们这个样子,如果一直变不回来……要怎么办?要告诉俱乐部吗?”

 

张佳乐和叶秋对视一眼。

账号卡!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同一件事情。

职业选手么,一心一意的就只有比赛了。

无端端和敌对王牌交换了身体,这种事情就算告诉老板,他们恐怕也不会信的。但是,如果要伪装成彼此的身份,要考虑的事情似乎就更多了。

不同的职业,账号卡的机密——包括银装、技能点属性——还有队伍的合作协调,等等,麻烦无数。若是队里无足轻重的小透明,也就罢了,他们还分别是嘉世和百花的队长!队长这个身份,就是一个战队中绝对不能出篓子的存在。

当然,他们现在这种特殊情况,可以自然而然地放宽底线,比如,保密协议与彼此分享交换,也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

“其实我全职业精通,换个弹药师也没问题。”叶秋镇定道。

张佳乐侧目。

“好吧,百分之百模仿你的百花式打法还是有点难度的。”叶秋改口。

张佳乐哼了哼,才说:“我对战法没那么熟。”

就算有职业级别的水准,但怎么比得过斗神本尊?

他们还是都有自知之明的。

叶秋打了个响指:“有个办法,过阵子夏季转会窗就开了,让百花缭乱和一叶之秋转个会吧!”

“我觉得可以。”张佳乐沉吟,“这样的话——”

苏沐橙:“我觉得布星。”

叶秋和张佳乐同时看她。

张佳乐皱眉:“嘉世老板应该不会放走你的。”

“嗯,是这样。”叶秋点头表示认同,“况且,一个团队容纳两个远程枪系,这样的尝试对现在的嘉世来说还是太大胆了。”

“我们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苏沐橙提议,“要不今晚再去喝一次?”

“谁喝?”叶秋问。

“我?”张佳乐迟疑。

 

晚上,叶秋和苏沐橙扛着张佳乐往回走。

“你说我这是惹了什么麻烦啊?”他对苏沐橙叹气。

“是你酒量太差了。”苏沐橙指出。

“我感觉会失败。”叶秋沉吟。

“还要等明早看结果吧?”

叶秋摇摇头:“时间一致,地点一致,但是其他变量太多了,这多半成不了。”

“那怎么办,你真的要去当百花的队长啊?”苏沐橙担忧,“那嘉世这边……太复杂了。让张佳乐知道,好么?”

叶秋想了想,不确定地问:“你觉得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苏沐橙长长地嗯了一声:“忍到训练结束,给刘皓来一拳?”

“啊,这么暴脾气吗,”叶秋诧异,“又不是孙哲平。”

“孙哲平的话,那大概就不会忍到训练结束了。”苏沐橙说。

 

TBC

-请勿转载-

*

靠,没见过当队长当得这么憋屈的……


只是想写个爽文,后续发展可能很随意,嗯……不能深究(。大概

我要做点对得起头像的事情!

(但是感觉会坑

  1423 81
评论(81)
热度(1423)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