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白亮】很想强×暗恋的人怎么办(上)

※李白X诸葛亮(仅限wzry)

abo,单箭头,战队设定

限制级


一句话简介:暗恋的人发-情-期了躺在自己的床上怎么办,当然是强×他啊!


*


战队集结,四缺一。队长问,打野呢?

辅助说,打野去浪了。射手说,听说他要去偷大龙。

队长:……

抢个P!比赛都还没开始打呢!——是去偷心了吧!

当然,队长是不会这样说话的,这是上单为他脑补出来的。

去浪倒是真的。上至团队精神战队老板,下至粉丝路人黑子,谁不知道浪遍峡谷的打野李先生是号称万花丛中过、十步杀一人的少女杀手,A气十足,随手耍个剑花都能让人嗷嗷叫。

现在集合时间到了,人不见踪影,能去哪里?

虽说队员的私生活不归队长管,但如果被媒体拍到赛前与疑似omega的女粉丝牵扯不清,影响到战队形象,不说公关部要如何处理,老板肯定第一个暴走。

“大家分头找人吧……”诸葛队长叹气。

 

辅助抬起手背掩唇:“我就不去了,他这几天不是易感期吗?”

要是撞上什么刺激场面,她可受不了。

乔姐姐身为队内身娇体柔的omega,这种特殊时期是应该要避嫌,另外两人则表示理解地点点头。他们倒没什么所谓,应了下来:“那就休息室见。”

“我去场馆外看看。”孙尚香说。他们都知道李白爱喝饮料,说不准是在自动售卖机那里被蹲点的粉丝缠上签名合照了,她要过去找人,也得做点预防措施。“你们有谁看到我的墨镜了吗?”

“没有啊。”

“是吗?我记得带过来了呀。队长呢——”她一扭头,发现诸葛亮早就往另一边走远了。

望着他的背影,射手小姐嘟囔道,这两人的气质应该中和一下,那就圆满了。

 

如果说他们的李白选手核心特质是浪——最过分的时候甚至浪到团战都回不来——那诸葛队长则是以冷出名。性冷淡的那种冷。

最佳例证,即便是他们这些朝夕相处的队友,都从未闻到过他的信息素。没人见过他脸红心跳的模样,为美人小鹿乱撞的心动过更是不可能。若是alpha或omega,那一定是生理出了问题的冷感体质,还是十万个人里面才可能出现一个的那种几率。

一定是个beta,大家都对此确信无疑。

很难想象诸葛亮这样的beta会容忍李白与自己同宿舍这么久,这两个人的观念应该是完全相反的才对。

不过队友们转念一想,诸葛队长虽然性格高傲了点,但毕竟是有足够资本的人,而天才只能与天才和睦相处——他自己亲口说过这样的话,或许对他来说,只有比赛和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放弃吧。辅助姐姐听到搭档的自言自语,也开口了。

你想想一下李白的喜好……就算把围着他转的莺莺燕燕匀出来几个分给队长,你觉得队长本人会喜欢吗?

唔。孙尚香陷入沉思。

好像是这个道理。他们的小白白尤其偏爱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人,重点是胸大,而诸葛亮……他好像不喜欢女人啊!

——在这个AO天生一对,beta自由恋爱的时代,对男人或女人的喜好,那完全看个人。

两人痛心疾首地捶手心: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均果然是悠久的历史性问题啊!

上单:……

 

*

 

诸葛亮慢悠悠地穿过选手通道,不知道是因为场馆室内通风系统出了问题还是怎么,他觉得空气有些压抑。C市的夏日,室外不仅高温,还非常闷,除了必须排队进场的观众,他想不会有人那么想不开特意离开有空调的场馆出去晒太阳的。

李白就更不是傻瓜了。

看着前方安全通道的标志,诸葛亮迈出的脚步转了个方向,掉头。

走出没多远,他的速度慢了下来,脚步也放得很轻,直到完全停止。隔着数十米距离,良好的视力足够让他看到拐角的洗手间门口两个紧挨的身影,伴随着微弱的呢喃私语。

其中一个,自然就是熟悉无比的李白选手了。

“……”

啊,不堪入目。诸葛队长心里轻嗤一声,果断转身就要走,生怕自己闻到激烈的、交缠在一起的信息素的味道。

这种情形下,多半是饱含这样那样少儿不宜的……但转念间,刚迈出一步又神使鬼差地迟缓下来,犹豫片刻,往那边靠近了一些。

 

光从前方照来,消防箱完美地隐去了诸葛亮的身影。他深吸一口气,胸腔里已经灌入了薄荷的轻微凉意。

是那个女孩的。

李白的信息素一直是战队之谜。和大多数alpha充满张力的刺激性气味不一样,他的味道非常淡,几乎完全溶于空气之中,让人无法分辨。

粉丝们津津乐道的什么泡椒牛肉、老坛酸菜甚至是鲱鱼罐头味,那都仅限于口头上的玩笑,潜藏着某些人渴望与偶像发展一段别样情愿的荤色意味。

虽然味道很淡,但那毕竟是信息素,还是alpha的,若是和他待久了,就像温水煮青蛙的道理,那些溶于空气中的无形之物,接触多了,任何一个omega都不可能无动于衷,表皮肤逐渐发烫的反应无法避免,身体深处也会涌出蠢蠢欲动的难言之欲。

每当这个时候,诸葛亮都不会太好过。但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试图挖掘这个秘密,并且从未主动放弃与李白同住一间的权利,正是长久以来被冠名天才的好奇心作祟。

以及,对异性先天的好感追求本能。

 

诸葛队长从没有刻意隐瞒过自己的性别。他是个高傲的人,高傲到不觉得omega有任何可耻或卑微之处,更不屑于为此遮遮掩掩。人是经历过数千万年冗长的进化的高等生物,会为最原始的动物本能所控制,那才是可耻。

只可惜,他似乎和队友们之间存在着一条隔阂,生来清冷的性格让他们产生了误判:哦,这么冷感,那肯定是beta啦。

唉,他这个性格,肯定也对情/情/爱/爱什么的不感兴趣,一心只向学习——现在是比赛了——吧。

于是,老同学、战队之间的联谊,或者俱乐部组织的别的什么充满目的性的社交活动,他们都非常体贴地绕过了诸葛亮,拍拍肩膀说,外边乌烟瘴气的,不用队长费心啦。

最后,他的社交圈被狭隘地限制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望着外边花花绿绿触手难及的alpha兴叹,最后只能斤斤计较地把目标放在了窝边草上。

这个窝边草还是昔日的校友,校草。

帅是很帅的,就是性格有点跳,一生放荡爱自由,不缺红颜知己,不挑环肥燕瘦。走到哪里都能和一群女孩打成一片,谈笑风生,让人毫无下手之机。

可叹,可恨。

可他还是喜欢。

 

诸葛亮静静站了一会儿,脸色阴晴不定。

他想起自己的来意,是叫李白回去集合,赛前准备,总是多少有些注意事项的。应该纠结的是,自己是大义凛然地走上前去棒打鸳鸯呢,还是装作无事发生,等李某自觉归队……可他现在却满心琢磨着,为什么自己始终就察觉不出李白的信息素味儿。

这不科学,这不合理。

李白性格张扬,潇洒不羁,平时平易近人,比赛中攻击性十足,按这个道理,信息素也该是如此,像是让人一杯醉的烈酒。但偏偏他不讲道理,出淤泥而不染,纵然是情绪激烈之时,赢下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一身风地从后头掠过,也跟白开水似的寡淡,连汗味都冲不破。

对于alpha来说,不是没有自控的能力,但任何自控都不可能是绝对的。他总是这样云淡风轻,是因为感情未到实处,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浅尝即止?如果真是这样,诸葛亮只能替他的红颜们感到惋惜了——虽然或许她们追求的也不多,用不着替她们可惜——更叹息的,是自己前途黑暗的性生活。

 

站得久了,那薄荷味似乎淡了些。

诸葛亮嗅了嗅,了然。哦,不是信息素,是香水味。空气中的信息素味只会随着积累越来越浓郁,而不会随着身体的习惯而被感官弱化。

又是一次毫无结果的冒险。

他心里惦记着那个人,俊美的脸蛋,骨骼分明的手腕,臂膀……呼吸间满是热气,心跳加速,胃部一阵不适地收缩,感到几分酸涩的同时,本能的冲动也越来越明显。

自己的发情期也临近了,可不能火上浇油。诸葛亮想到这里,坚决而失望地迅速离开了。远离了那段旖旎风情,走出好一些距离后,他才注意到自己背上出了不少汗,表层的热意散去后贴着队服,随着空调冷风的侵袭带来些许凉意,但身体深处的热还未褪去,矛盾得很,难受得佷。

诸葛亮抿了抿嘴唇,迎着走来的队友,神色依然没有泄露出丝毫的可疑,沉默着,硬生生地压抑着满身满心的躁动,往休息室里走去,打算在比赛前给自己补充一片抑制剂。

这样的队长,在他亲爱的队友眼中,怎么可能是个空虚难耐的omega呢?日复一日地纠结着是为了情感放纵自己去强×队友呢,还是要为了战队前途考虑以队长的责任心和理智为重……非常艰难的选择啊。

 

*

 

比赛结束了。

李白履行了他的诺言,如愿以偿地偷得大龙来,为队友赢得转机,自己则在团战中光荣牺牲。没等他复活,对面的水晶已经被他们推倒了。

此时,这位忍辱负重的刺客选手正站在他们房间的窗前,双手环胸,抬头望着墙边那颗梧桐树,听着聒噪的知了叫,不知道是在酝酿诗意还是在感知人生。

诸葛亮就坐在旁边,靠着书桌,心不在焉地翻着一本书,脑海中乱糟糟的,一会儿是自觉复盘,炮火与法术的光芒交织重现于眼前,一会儿又感觉到自己不太平静的内心,算算日子,该想办法把李白踹出去给自己打抑制剂了。

对面那栋别墅的门开了,那是隔壁战队的。哗地涌出来几个人,在下面吵吵嚷嚷的。似乎是看到了窗边的李白,他们过来打招呼。

“喂,老白,一起去打球不?”

“不打!”李白喊道,拒绝得非常果断。

想当年还在学校时,他也是篮球队的一份子,可现在更要注重手部保养,篮球这种剧烈运动还是能不接触就不接触了。

对面那几个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又喊道:“去打斯诺克啊,订了房间了!”

李白有些意动,打算换了衣服跟过去玩。

 

诸葛亮的注意力终于有些分散,偏头往外张望了一眼,正看到大红扫把从对门里飞出来,赶上了队友的脚步,也跟着望过来:“诸葛队长要不要一起?”

李白回头,在诸葛亮手中的那本书名上定格,深感震撼:“不了吧,他正在遨游微积分的海洋呢……”

楼下的人都为之一振,颤抖地退散了。

 

等李白大摇大摆地出门去了,房间里重归安静,诸葛亮才放下书本,长舒了一口气。憋在后面的一张俏脸已是微红,仿佛浸在温泉中,被蒸腾的热气包裹着,连一向稳定的手都有些发颤。

他飞快地起身,从柜子里翻出自己的医药箱。李白从来不去碰他的私人物品,对于这一点,诸葛亮还是很放心的。

他找出了注射器,却还是有些迟疑,最终怕疼的心理占据了上风,决定还是选择服用更柔和一些的口服剂。接着,就是要辗转反侧度过最难熬的时间了。 


*

走链接

*


TBC

*

酝酿了大半个月的肉……

肉真是太难写了,好不容易想一气呵成……但是太晚了!写不完,明天继续orz


  439 33
评论(33)
热度(439)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