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白亮】神仙打架

※李白X诸葛亮(仅限wzry)

背景向(?)

限制级


一句话简介:男朋友好像是个戏精。


*


自祭坛的那起大战过后,曹氏受到重创,退避三舍。战事稍息,诸葛亮告假回了蜀地。说是告假,实则是为了潜心钻研新的天书碎片。

三分之地表面上平静了不过数月,暗潮涌动,接着,斥候从前线传来了一个消息。

许是因为诸葛亮开启了东风祭坛,导致曹氏兵马损失惨重,记恨上了这位稷下的天才,密报里言之凿凿说,他们重金聘请了天下第一刺客来取诸葛亮的性命。

 

听闻此事时,诸葛亮正在写一封字帖,墨汁沾了点在空白部分。他沉吟片刻,轻叹一声,放下了笔。

说到最擅长暗杀的刺客,他当然知道,不就是名动长安的剑仙李白?是才华横溢的剑仙,又是帝国的第一强者。他不仅听说过,还与此人早有一段渊源。

昔日探索天书时,诸葛亮曾跟随旧友穿过云梦,在繁华的长安城领略过朱雀门上的剑痕,在云中漠地的古国遗迹里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剑意。而真正的交集是从王者峡谷里开始的。那片连接东方与西方大陆的高原地带,被崇山峻岭包围,那是被多方觊觎的兵家之地。人与人之间打交道,那都是用武器或拳头来说话的。

至于法师遇到刺客能落到什么好?但最坏也不过被按在峡谷的草丛里摩擦罢了,反正死不了。

真要说起来,貌似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诸葛亮却还是镇定得很,将写好的字帖折起夹入书册中,面对好友的关心,只是回答:“不要紧,我心里有数。”

真的不要紧?

赵云注视着他的目光里因隐含着担忧。他也隐约听闻过军师大人与那位剑仙的往事。如此看来,两人交恶已久。同是天纵奇才,谁更胜一筹的问题自古以来就存在着,对方既然接了这活便必定不会有半分留情。至于三分之地的未来?这位远方来的客人怕是不会考虑这么多的。

“我们还是尽早回益城吧。”赵云忍不住说,“此处虽然清净,但单我一人,只怕护不了你的周全……”

但诸葛亮还是摇头。他轻摇羽扇,笑意浅浅:“昔日的影之龙枪也会有对付不了的敌人吗?”

“那倒不是。”赵云自然不会畏惧强敌,眉毛微微皱起,“可若是出了什么疏漏?”

看到诸葛亮云淡风轻的模样时,他又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论格斗,诸葛亮或许棋差一招,但他可是稷下的绝代智谋呀,魔道或机关哪一个不是信手拈来,还会怕一个远道而来的刺客不成?或许,他早有了对策。

思及此处,赵云心稍安。

“去休息吧,我再看会儿书。”诸葛亮将笔用水洗了,随手扔回笔筒里,吩咐了一声。

 

 

似乎,只不过是闭眼,再睁眼的工夫,世界就不一样了。

不,并非完全不一样。

依旧是他的房间,他的床,夜色深沉,桌上的烛光晃悠悠的,在墙上投下了摇曳的影子。诸葛亮眨了眨迷糊的眼睛,意识逐渐复苏,再抬头——他的手被人绑起来捆在了床头的横木上。

他是何时睡着的?方才不还在看书么?

身体仿佛还沉浸在睡梦中没有完全清醒,软绵绵的,几乎让他生不出几分危机意识。直到他看清了墙面上那个伫立的人影,心里才咯噔一声,顿时手脚冰凉,寒毛直竖

大名鼎鼎的剑仙倚在桌边,锃亮的长剑在蜡烛的火舌中翻转擦拭,带起一阵颤抖的风。诸葛亮望去,正对上李白看过来,似笑非笑的眼睛。

他喉咙微微发紧:“你……怎么进来的?”

无声无息地避开屋外人的注意,潜入到里间,这在诸葛亮眼中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的嘴唇抿了起来,有些发白,眼底透露着难以置信。

李白轻快地笑了一声:“你说呢?”

看到对方急促的神色变化,他又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放心,我没有对他做什么。”

 

没有对赵云做什么?

这样的回答实在无法让诸葛亮放心。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更令人担心的,是他要对自己做什么。

他沉默着,看着李白悠然起身,掀起衣摆拂过长椅,转眼间跨到了床前,居高临下,一身白袍亮得扎眼。而那柄长剑,也以惊人的速度抬起,连白光都来不及看清,只听到空气发出短促的飒飒声。

随后,剑尖刺入床木中,震得诸葛亮的耳膜嗡嗡作响。

他没有转头,只用余光感知到剑刃离自己的脸颊不过丝毫之差,相当精湛的掌控能力,正如世人口口相传的,这青莲剑就像是李白身体的一部分,从容,又随心所欲。

这是绝对不可小觑的对手。

但眼下,诸葛亮别无他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弯腰俯身,凑上前来,一双碧蓝的眼睛微微眯起,含着笑意端详着自己,将他的窘迫与不安全部收入眼中。

要是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他或许能够欣赏这俊美的容颜,而现在,他很不舒服,脸色微冷。

“要动手的话,就尽快吧。”

 

“是啊。”李白叹道,“良辰美景,莫等闲。”

嗯?诸葛亮还没来得及困惑,随着话音落下,李白重新握紧剑柄,干脆利落地拔出。他只觉得眼前晃了一晃,剑尖直指自己的喉咙。

诸葛亮攥紧了手,抬眼再度与剑者对视。

李白微微一笑,长剑一抖,再一挑,竟然向下滑去,刃尖勾住了诸葛亮胸前的软甲,手腕使了个巧劲,便将那料子撕扯开,长驱直下。

裂帛声起,他随意地划了几下,剑刃停下来,反射出的冷光照在诸葛亮发白的脸上。只这么一会儿工夫,外衣尽数褪去,只剩一层轻薄的白色中衣。他常年穿在外面的护甲还算厚实,但眼下一看,身体分明是单薄的,甚至对于大部分习武的人来说,显得过于柔弱纤细了。

看上去如此,李白却不会对他近身的战斗能力掉以轻心。要不然,也不需要等到此情此景再来肆意妄为。他的眼神愈发放肆,吹了一声口哨。

“怕了?”

“你……”诸葛亮在他剑指之下并未瑟缩,现在反而得用尽力气才能抑制住身体颤抖的本能。在对方居高临下的注视下,他又羞又怒,咬牙吐出一句:“流氓!”

“这算什么流氓?”李白笑道,从容地用剑去挑开他剩下的里衣和亵裤,“我还要对你做更流氓的事情呢。”


*

然后走→图链

*



END.

*

刘备&曹操:演员,举报了!!

*

至于两人什么时候暗通款曲的,感觉可以脑补一下在王者峡谷一见钟情,别人打架的时候他俩就打到草丛里去了这样那样【。】

比如,

——谁赢了谁在上面。

刺客压制法师,完美。

*

掉回白金的我打晋级赛打得要吐血了……

怎么可以这么邪门,赢一局就输一局,分数积累到保星了,然后就绝对会再输一局……三四十场了都orz绝对会给你挂机的、秒选的、完全不会打自己都承认坑的队友……

打到抑郁,特别想吃肉,打开了word文档【。

  273 23
评论(23)
热度(273)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