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铁虫】监护人

※铁虫only

MCU虫归之后,非父子向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蜘蛛宝宝以为钢铁侠想泡他的婶婶。

 

*


彼得·帕克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在纽约的街头阻止过十二次抢劫案件,五次偷盗案,还有一次外星人武器相关重大案件,其他零零碎碎的好人好事就不多说了——是十五岁,又不是五岁!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会争着当他的监护人,仿佛他不是什么蜘蛛侠而是,那什么……蜘蛛宝宝?

东窗事发的很久以前,彼得就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还是在他摘掉头罩、而身后房门恰好被推开的一瞬间,功亏一篑。

梅婶的尖叫绝对比布鲁克林逃犯的拳头还要恐怖的多。

 

内德深有同感地点头。虽然他并没有亲身领教过那位先生的厉害,但他绝对不相信自己那身脂肪能够充当星星盾牌起到任何防御抵抗的作用。

他坐在彼得的身边,两人聆听着屋外的争吵声。

准确地说,是梅婶单方面咄咄逼人的质问和指责。

尊敬的托尼·斯塔克先生非常具有绅士风度地让出了话语权,但并没有放过任何插嘴的机会。他可是从发布会现场匆匆赶来的,让他那身价值不菲的西装遭受暴怒梅婶的唾沫星子却不争取纽约好邻居的可持续登场显然有违商人的原则。

 

与不安、焦虑的彼得相比,内德就太没心没肺了。他心中只有激动,和无数难以控制的疑问:“这么说,钢铁侠真的邀请你成为复仇者了?而你还拒绝了他?我的天!”

内德激动地挥舞手臂,被彼得按住:“嘘,嘘——你想让整栋楼都听到吗!”

他登时坐直,压低嗓音作深沉状:“很好,蜘蛛侠,从来没有人拒绝过我,你成功引起了本总裁的主意——”

“斯塔克工业现在的CEO是波兹小姐。”彼得干巴巴地说。

内德就像没听到一样,追问:“如果你接受了,那是不是要以蜘蛛侠的身份出席记者发布会?会摘面罩吗?等等,根据索科维亚协议,是要摘的,那样一来……”

他捶了下手心。

“梅婶就会知道,难怪你要拒绝了。”

“没那回事,这只是一场考验。”彼得解释,“根本没有什么记者,斯塔克先生只是想测试我的——”

叮一声,内德的手机响了,打断两人的交谈。

内德拿起手机,看到了屏幕上推送的新闻,开头是:震惊!一个小时前托尼·斯塔克在发布会现场上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后竟然直接起身离开!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

“……”

“啊。”年轻的蜘蛛侠转向他的朋友,微微地呆滞了,“我是不是错过了一个亿?”

内德深沉托腮:“我觉得那套新战衣可能不止一个亿。”

 

“说到索科维亚协议……”彼得回到床上,叹气,“我觉得并不是内战的唯一导火索。”

“或许吧。其实我一直不明白,”内德说,“我知道你很喜欢钢铁侠,但是你也很崇拜美国队长啊,为什么不支持他?至少你就不会因为不能暴露身份而忍痛放弃加入复仇者了。”

彼得想了想,摇头:“那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呃……”彼得转动脑筋,试图寻找语言描述自己对钢铁侠别样的仰慕之情,但是失败了,他清了清嗓子,“斯塔克先生第一次见面,就送了我价值几百万美元的战衣。

内德:“那路或多。”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彼得的房门被推开了。

梅板着脸:“你出来一下。”

彼得和内德对视一眼,站起来,同手同脚走了出去。他一眼就看到托尼靠在客厅的沙发背上,手里把玩着一个空的玻璃杯。

他有点局促,不自觉地绞手指:“抱歉,斯塔克先生,我刚看到新闻、我不知道——”

托尼作了个打断的手势。彼得立刻闭嘴了。

“在和你的梅婶亲切交流过后,我相信她反对你成为蜘蛛侠的理由是,不安全。”托尼娓娓道来,从容得像是在MIT开演讲,“关于这一点,我也非常认同。但是,还记得几个月前我问你的那些话吗?——这位小朋友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他看了看梅婶,后者的表情略有松动。他又转回来:“我相信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当然!”彼得很急切。

“虽然我非常赞赏你的观点,但这不妨碍大人对一个未成年人的担忧。”托尼摊开手,“你还是个孩子。”

 

彼得有些茫然,也有些失落。

所以,还是失败了吗?

他对上了梅的注视。她的眉毛微微抖动着,仿佛余怒未消的恶龙,随时会喷出一口火来。但她忍住了,冷冷地看了托尼一眼。

“这位先生说,会肩负起你在——”梅深吸一口气,“纽约街头匡扶正义时的监护人责任。”

托尼向他挤了挤眼睛,仿佛很真诚的样子。

一阵沉默后,彼得试图让喉咙有所作为:“呃,我不太懂。”

“我不太相信。”梅继续说,“这家伙天天鬼混的八卦我又不是没看过。能看好你才是见鬼了。”

托尼耸耸肩。

“所以我建议,我们出去玩一天。”

 

*

 

彼得还是不懂。

内德一巴掌招呼上去,拍醒了他:“蠢啊,他肯定是看上了梅婶!”

“啊?”彼得更茫然了,“他要追梅?那为什么要带我去游乐园玩?”

“当然是为了向她证明他有能力带孩子,让她放心啊。梅这个年纪的女人和那些年轻女孩看重的事情是不一样的。送个花、钻戒什么的对梅是没有用的,他肯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吧。比如从你这里下手,解决了你就等于解决了梅婶。”内德煞有介事地分析。

彼得想起上次托尼来的时候,就提到梅有多迷人,立刻就信了。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他忍不住抗议。

“对他们来说,是的。”内德怜悯地看着好友,“拜托,你才十五岁。他们才是一个辈的好吗?”

彼得张了张嘴。

他发觉自己没什么可说的。

心底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行,不可以,我反对……他一点都不想让托尼当他的监护人,继叔叔什么的更不行,这……太奇怪了!

可内德说的没错,他还是个未成年,而他们是成年人了。成年人之间的恋爱,他有什么立场阻止?

拥有超能力的蜘蛛侠不是无所不能的。

 

 

——没有超能力的钢铁侠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穿着便服的托尼和同样穿着便服的彼得走在街上,他发觉身边的孩子完全走神了。

托尼叹了口气。他已经做好了忍受五个小时和话唠男孩近距离接触的准备,但谁想到——说出去谁会相信呢,居然有一个人在万人迷的钢铁侠身边,却将他视若无睹?

“你有心事?”

彼得回神:“啊,不是,没有……”

托尼皱了皱眉:“你确定要在我面前说谎吗,小朋友?”

“不是的。”彼得讷讷道。

“我听梅说——她之前对我发了一通火,好半天我才弄明白她生气的理由。”托尼轻快地说,“你有段时间心烦意乱,是因为我?”

他的潜意思是,现在也是么?

“我知道。”托尼摆出长辈的架子,“你这个年龄大的孩子都想向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很抱歉那时候我收回了战衣,差点让你受伤。不过你应该感到骄傲,毫无疑问,你从秃鹫手下抢救下来的那架飞机已经足够证明一切了。”

彼得下意识地点点头,又很快摇头:“不,不一样的。”

托尼挑眉。

但是彼得磨磨蹭蹭不肯说。

他的脸有点红。

“我……我知道这样很自私,因为我个人的原因……但是,”彼得有些语无伦次,连耳朵都红了,“但是我真的不想这样。”

托尼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一半。

“这样?现在这样?”他墨镜下的目光紧盯着男孩的眼睛,“你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托尼·斯塔克陪他们逛街么——你说,‘不·想·这·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彼得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说,“我很高兴斯塔克先生您能够抛下一天的工作和我……呃,逛街。”

“还有花钱。”托尼递过来一个三球的冰激凌。

彼得愣愣地接过来,甜品站里的小哥探出头来招呼:“嘿,兄弟,再给你儿子买个甜甜圈吗?”

“……”

“……”

“我觉得这样真的很奇怪。”彼得鼓起勇气说。

托尼叹了口气:“好,这个问题我们等会再研究。你要来个甜甜圈吗?”

彼得没要。

钢铁侠先生给自己买了两个。巧克力味的。

 

冰激凌成功堵住了彼得的嘴。他安静地舔了一会儿,勇气也随着化掉的冰一起消失了。

“好吧。”他说,“我错了。”

“嗯,反思好了?”

“我错了,斯塔克先生,”彼得沮丧地说,“我不能反对你追求梅婶。”

“……”

托尼心跳骤停。

他受到了真实的惊吓——“你再说一遍?”

“……啊?不是吗?”

托尼沉默三秒。他摘下了墨镜,一手按在男孩的肩膀上,迫使他停下脚步,看向自己。

“你认真看着我,”托尼脸上剩下的笑容也消失了,“我追人需要给她的侄子准备一套上亿美元含纳米技术的衣服?陪她的侄子约会、买甜甜圈——(“是冰激凌,先生。甜甜圈不是给我的。”)——你闭嘴,现在是大人的教育时间!”

他气得声音都有点发抖。

彼得乖乖地合上了嘴,可托尼没有继续说下去。

过了一会儿,彼得的眼睛微微睁大了:“等等,你刚才说——这是约会!?”

 

天真的蜘蛛男孩。

托尼心里叹道。

他伸出手,重重地揉了一把男孩的头发。

“搞清楚,小朋友,我可不想给人当父亲。”


END.

-请勿转载-

*

然后隔天的娱乐头条是:震惊!花花公子托尼斯塔克疑似携私生子去迪士尼合家欢……

内德合上手机,决定还是不告诉彼得了。

托尼:……嗨呀好气啊。

*

其实真正心烦意乱的是我(。)只能快速写一篇消耗一下精力,然后才有心思继续填坑orz

  2520 68
评论(68)
热度(2520)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