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主角中心
挑食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铁虫】灾难

※铁虫only

MCU,非父子向,ABO设定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斯塔克先生,我很不舒服。”




*


一切发生得突然。


他们在遥远的外星球上,与地球上的同胞们相距数亿公里,仿佛被流放的囚犯。

没有后援。

恐怕有后援也并没有什么帮助。他看到了身边的变化,可无暇理会。

蜘蛛感应像一把利刃刺入了彼得·帕克的后颈,大脑皮层在战栗、悲鸣,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们因为失去了神经中枢的绝对控制而微微颤抖,覆盖在皮肤表面的红色战甲倒映在眼膜中,变成了一片流动的模糊色彩。

 

“斯塔克先生,我有点不舒服……”

 

他的视野酸涩,渐渐感到了湿热。他的身体变得滚烫,皮肤下骨骼间安静流淌的血液如今变成了沸腾的火海。汹涌的潮水冲击着并不宽裕的胸腔,从心口决堤而出,经由动脉向末梢呼啸翻滚,将热量带向四肢百骸。

彼得的脊背逐渐僵硬。被热潮包围起来的瞬间,他感到了恐惧。

年轻的蜘蛛侠并没有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本能推动着他察觉、并见证了灾难的发生。

在被蜘蛛咬过后,他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力气更大,精力更旺盛,感官更敏锐……与敌人交手数次后的疲倦都能很快从肌肉中退散,可现在,他依然感觉到力量正在飞速地从大腿到脚踝消失。

彼得试着迈出了一步,却变成了跌跌撞撞的几步。控制力比力量消失得更快——他发现了。他抬头看向托尼·斯塔克,他眼中最可靠的存在。

不,不可以……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在这里……

 

托尼伸手接住了惊慌的蜘蛛侠。抱住他的一瞬间,托尼被他身上的热度和急剧的颤抖吓得不清。

他能感受到怀中人极度失控的情绪,同样慌了几分。他记起自己的责任,安慰的话语脱口而出:“没事的——”

“我好难受,斯塔克先生……”男孩声音也在颤抖。

 

托尼被他压着肩膀,汗湿的发梢贴着脖颈磨蹭。他能听到彼得急促的呼吸声,嘴唇竭力抵挡着喘息的吐出,发抖的气音近似于呻吟。他还能嗅到蜂蜜的味道,甜得腻人。

钢铁侠的战甲早已残破不堪,他能更轻易地感受到手掌上灼热的温度。

“我的天,”托尼也想呻吟了。他的表情在震惊之后变得严肃、担忧以及不安,“告诉我,蜘蛛小鬼,你今年几岁了?不是才十四吗?”

“十五了……”男孩小声地说。

“这不是重点!”托尼烦躁地打断。

 

彼得一手搂紧了托尼的脖子,另一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艰难地将自己撑起。

他快坚持不住了,大腿根的酸软感越来越严重,让他快无法凭借自己个人的力量站稳了。他只能将全身的重量依靠在强大的——没错,就算现在失去了战甲,依然是强大的——钢铁侠身上。

汗水浸湿了彼得的头发,睫毛以及被战衣包裹的皮肤。他低低地呜咽着,偶尔发出一声短促的气音:“我……我好热……”

有什么比和本能对抗更可怕?彼得夹紧腿根,极力想抵抗从腿根留下的液体。

托尼察觉到他的努力,微微叹了口气。

按在彼得背后的手轻轻拍了拍,他惊恐而羞耻地发现,那身舒适、神奇的战衣居然像是被放在太阳下融化的甜甜圈一样,迅速地从肩膀上褪去,露出光裸、潮湿的身体。

“斯塔克先生!”彼得叫了一声,“我的……你的、战衣……坏了!”

“它是液态的,我没跟你说吗?”托尼搂住他,将他缓缓放在地上。

 

外星球的地面并不平坦,到处都是残破的金属碎片、砖石。彼得却并没有因为硌着后背而感到半分疼痛。他抬起头,望着托尼。

托尼正摸着他的脸,看着他那双湿润的眼睛和潮红的面颊。

说不清是因为舒服,还是什么,彼得低声哼了哼,像是一只落水的幼犬,但恐惧感减轻了。成年人掌心的力量,鼻尖嗅到的荷尔蒙的味道,让他渐渐平静下来。

 

这是一场灾难。

未成年的蜘蛛侠在离家十万八千里的陌生战场上,分化成了一个omega。

随后,他被一个成熟的alpha抱入怀里。



END.

-请勿转载-

*



……好吧,没开


*

题外话,我其实很喜欢那几句台词。

(超兴奋的)

然后就不受控制地想……




  471 39
评论(39)
热度(471)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