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花邪】吴邪的世界

*老梗

瞎jb写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湖面上波光粼粼,像是有许多鱼群游过。但仔细一看并没有,我都饿出幻觉了。这座岛可真是一块不毛之地啊,连根毛都没有,我想我可能就是个小说里的人物,名字叫瓶……额呸,平邪真悲剧平男吧。

 

此时我肚子空空,脑子也差不多如此。我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被黑瞎子骗上岛来的,真是不明白。

对了,我有个师父,那货只给我留下了两个地瓜在此地历练,就回到船上,欢快地喊着“加油”挥舞着手臂,在夕阳下渐行渐远。我看看空空如也的双手,纳闷不已,难道我其实是个拳师?就算如此……

师父!你也该给我留下些拳法秘籍什么的再走啊!

 

 

我叫吴邪,我的宿敌粉墨登场了。

两手空空的我,没有挑战汤玛士教父的勇气和底气,它便愈发肆意妄为,拉帮结派,带着一众党-羽在我的栖息地晒太阳,龇牙咧嘴的,实在是嚣张跋扈。

 

看来我真的是个小说人物。

话说这时候,似乎合该有个恋人什么的出现……

 

哐当哐当,应该是螺旋桨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吓了一跳,猛然从水中抬起头,看到缓缓驶来的阴影,哇还是个豪华游轮,小型版的,船头上坐着个衣襟飘飘的大美人。

等船开近了,我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女人!……但确实是个美人。那是小花。

 

小花是我青梅竹马的竹马。

虽然我和你们一样很希望我有个青梅,回头发展一下就是恋人了,但……其实,我本来也以为我是有的,直到女大十八变的时候,“青梅”大变竹马,让我彻底死了这条心。

 

小花起身,粉红衬衫外还披着件轻飘飘的什么,多半是用来遮阳的,显得更气宇轩昂。午后的阳光下,那张风华绝代、妩媚多姿的脸蛋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我忍不住低了低头,也不知是为了躲那刺眼的阳光还是躲小花意味深长的目光。

可能这就是无地自容吧。

老实说,此时的我真不适合见人,特别是小花这样注重形象的大好青年。在我脱光就为了抓螃蟹,而螃蟹还一只没抓到的时候,这一对比……唉。

 

“在干嘛呢?”

在一个合适的距离,船停下了,小花开口了。

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个合适的时机,害得我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雨女无瓜……?”

说完我一愣,我怎么还不确定呢?

就看到小花扬起了眉毛,唇角微微勾了勾,眸光潋滟的。

 

“你在我的岛上干嘛呢?”他又问了一遍。

只不过多了几个字,我顿时哑口无言。

看来我的不确定是对的,或者应该说,这世上没什么东西到了小花面前还能是确定的。

 

“这里很危险,你不知道?”小花又说。

嗨,我能不知道吗,我这不是忙着思考怎么解决我的人生宿敌么。

可残酷的现实是,我的宿敌在小花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在他的小棒棒面前更不值一提。何必去自讨苦吃,于是老脸一红,道:“我在野钓。”

 

我的内心知道,我其实更想跟上小花的船一走了之,去找个舒适的酒店睡一大觉。或者根本不用找,小花就能安排上。不管是豪华五星级,还是别的什么。

但我不能。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黑瞎子的脸,和他悠悠的声音:“除了掌握野外生存技巧,你还得学会分辨一些人。区分什么是雪中送炭,什么是雪上加霜。”

我虽然不觉得小花会害我,但瞅了瞅眼下境地,看看小花出现在这里时超凡脱俗的姿态,看看我自己身无寸缕的模样,再看看小花饶有兴致打量着我的样子……我久违的本能涌了上来,只觉得腿间一凉。

但这也可能是因为船停下时带起的浪花泼了过来,把我浇湿了。

我想,这确实很难分辨。

 

 

总之我先回到岸上,把内裤穿上了,还在折腾湿漉漉的外衣外裤时,小花有些不耐烦地过来了,果然带着他不离手的金属棍子。

我眼睛一亮,就知道他不是特地来看我笑话的。解总出门必有大事发生,想必他是要来抓回那落跑的……汤玛士党。

生是解家鱼,死也得是解家骨头,资本家绝不会放过任何利益。

 

小花身手还是那么利落,三两下解决了教父,然后笑着回头看向我,循循善诱般地:“剩下的你来?”

我望向汤玛士跟班和黑帮们,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我必须亲自去面对,那是别人不能替我解决的,黑瞎子不能,小花也不能。

宿敌的定义也不过如此。

唉,他们果然是我的宿敌。

 

……

 

不,我没有手软,我只是还没继承我师父的绝活,才一不小心放跑了汤玛士。

夕阳下,我与小花相对无言,十分尴尬。我试图在他面前挽回那些微乎其微的尊严,说,你明天再来,我保证给您捉回来,一个也不少。

小花看着我,还是笑着,这是那笑容在黯淡下去的阳光下同样淡了许多,多了些我看不清的意味。

“那行,”他淡淡道,似乎是准备返程了,突然又回过身来,“不过,你得把棍子还给我。”

 

我保持着手背在身后的动作,紧张极了。

“什么玩意儿?”

“装什么傻,”小花乐了,“快还回来,我要用的。”

我抵死不从,将商人的本质发挥到极致,还苦口婆心劝他:“接受现实吧小花,那棍子我肯定比你更用得上。”

他笑声更大了,眼眸微眯,像是打起了什么坏主意,但可能回去还有几亿的大生意等着,便没有功夫来同我斤斤计较,姑且放回我这一回,踏上船板离去了。

 

 

到了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被饥饿与潮湿包围,又痛苦又焦灼。无意间一翻身,身上突然趴了个人,把我吓一大跳。

居然是小花!

他果然打了坏主意,假装放过我,其实是等夜深人静时再来搞我。

我又饿又困,没力气反抗他气势汹汹、不怀好意地压上来,摸着我湿漉漉的头发,脖子,叹了口气,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

我听出了他的嫌弃,那是白天他忍住了没有流露出来的。

正张嘴想要回击,小花低下头来堵住了我的嘴,还把舌头伸进来了。这么搅和一气,我可能是饿过头了,竟然从他舌头上尝出了甜味,这下肚子更饿了,嗓子也变得很干,被小花渡进来的津液润过,舒服了许多。

然后他开始捅我。

妈的,好粗的棍子,捅得我差点生活不能自理。我脑子更迷糊了,隐约想起来,小花又是对的,我果然用不上!



END.

*

出门没带电脑,平板用着好不习惯,效率极差,只能胡乱写写……

  148 22
评论(22)
热度(148)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