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白亮】君子报仇(下)

※狐狸X桃花

※限制级

迷X,人狐那啥元素预警


*


人生得意须尽欢,有诗,有酒,有美人,李白已经相当满足,仰头看这漫天纷飞的花海,心道不愧是世外桃源。

兴起,他抬手想用剑柄挑起面前美人的发带逗弄,被他羞着脸躲开,轻斥:“莫要胡闹,这酒你别再喝了。”

“但愿长醉不复醒……”李白一口将杯中酒酿饮尽,一边喃喃,慢吞吞地将剑收回剑鞘中,换了个坐姿,单手托腮,歪着头打量友人。

 

这桃花源并不对外开放,却独独对他一人破例,李白从前并未去细想这缘由,只当是自己偶得奇缘,才碰见了仙人的垂怜青睐。

昔日他居无定所,背着一把长剑孤身一人走天涯,途径武陵,那日在江边被隔岸的桃花林迷了眼,淌水而过,本是想摘一束最艳的桃枝带回去作留念,却不想误入迷阵深处。他随心而动,哼着歌,晃着剑光破开一角,蓦然间周围的草木枯石朝四下退去,眼前豁然开朗,便见一株千年桃树,旁有一颗怪石,似乎刻着什么字。

桃花源……

李白分辨着念出,又听繁密的桃花在风中轻颤,隐约传来一声轻笑。他驻足望去,树后转出来一道人影,白袍粉襟,半张脸挡在桃花扇后,明眸中微波荡漾,艳丽无双,银白如雪的发间还夹着一朵飘落的花瓣,好一个人面桃花相映红。

这便是初识。

 

那桃夭好似从未与凡人接触过,撤去迷阵现了身,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像是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大小姐,又如含羞待放的月见花。被李白执意纠缠着窥见真容后,他脸颊上红晕更盛,虽长了一张绝美甚至有些妖艳的脸蛋,举手投足间却透露着不谙世事的青涩感,叫人心神为之牵动。

李白连着来了几日,见通往桃花源的僻径始终畅通无阻,便知对方并非不欢迎自己,甚至还有些期盼着他的到来。在你来我往的相互试探后,桃夭渐渐放下了戒心,也将自己被夫子取的姓名字号道出。

李白看他用扇柄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的孔明二字,不由连连点头:“夫子真是好眼光。”

 

既已交换了名字,李白自然将桃夭视为友人,倾诉衷肠。

虽说他这些年走南闯北,结交的友人也遍布天下,但如此谈吐不凡,才思敏捷的,却十分罕有。不禁能接上自己随口而至的诗篇,又能以桃花与风为武器,抵上他三五招剑式,李白更为惊喜,仿若发觉了前人从未触碰过的宝藏,只恨相逢太晚。

再后来,他从桃夭口中得知,他果真涉世未深。自出生——或者说,自化形成人以来,这小桃花儿一直守在着桃林里,半步不出,只因修为尚浅,不能离本体太远,在有结界和阵法的桃林内才能安身立足,纳天地之灵气。

李白听了,一边惊叹,心下难免觉得有些可惜,自己虽能向他口述外边大千世界,种种奇闻,却到底比不上亲眼所见,亲身所历。桃花源虽美,终究只是一方之地。若是以自己的性子,怕是待不了多久便会烦闷至极。

 

“总要有第一次尝试。”他振振有词,主动要带桃夭去看人间的花朝节。桃夭耐不住他再三诱惑,点头应许了。

不过,这仙人一般的容颜着实出众,李白不得不为他寻来普通的衣裳与帷帽面纱,稍作掩饰,两人才向集市中心出发。

那都是姑娘们出门外在常用的装扮,低调是低调了许多,但李白本身便相当惹眼,边上又跟着一俏丽多姿的身影,一路上还是引来不少人频频回眸,李白瞧着没忍住,笑出声来,桃夭专注于周围新鲜的事物,只当做未察觉。

这花神节的集市上热闹非凡,对桃夭来说,充满了未知的趣味,便也能将不习惯的喧嚣嘈杂忍下来。直到日暮将近,他们随着人流从城西走到了城东,四下才渐渐清静下来。

偶然,他听到街对面车辙交汇,又有欢声笑语声,不由放缓了脚步,扯了扯友人的袖子:“那里是……”

李白循声望去,眼中落入楼上倚在窗边的娇艳面庞,忍着笑意:“小桃花可有兴趣?见识一下也不错,随我来。”

 

桃夭似懂非懂,被他牵着往前,随后被花枝招展的女人围着,嬉笑着,迎上了二楼隔间。闻着过于香浓的脂粉味,他有些局促,却见李白从容自得,熟练地与人周旋的模样,不免微微郁闷。

楼下载歌载舞,李白看了几眼便收回目光,回头打量桃夭,顺手递上递上一杯酒。

“虽不及你的桃花酿,但这家的女儿红也相当有味道。”

他浅尝辄止,向李白抿唇一笑:“我懂你的意思,明日你来便是了。”

 

陪酒的头牌姑娘对李白巧笑嫣然,在他们临走前仍依依不舍,留恋地眨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美眸:“少侠今日怎如此匆忙?”

李白念着今日本是为了陪桃夭,不愿在旁人身上费太多心思,也不直接拂美人情意,懒洋洋地一挥衣袖道:“来日方长。”

桃夭随他下楼离去,三步一回头,若有所思:“原来,你喜欢这种易醉的酒。”

“不好么?”李白冲他笑。

 

 

人生得意须尽欢……将进酒,杯莫停。

年轻的剑士喝得多了,酒意上头,顺势歪头趴在桃夭的肩上,依然念叨着不成文的诗句。

桃夭哭笑不得,叹息一声,伸手在背后的桃树干上一拂。头顶树枝晃动,花簇簌簌落下,在两人发间、肩上零零散散。他低头,对上李白朦胧惺忪的双眼,又垂眸,睫毛轻颤,隐去情动的流光。

“太白。”他小声唤道。

“嗯?”

“你准备何日启程?”桃夭踌躇着,咬咬牙还是问了出来。

李白抬了抬右胳膊,搂住对方的脖子:“等起了东风,客船顺江而下的日子。怎么,你要不要与我同行?”

桃夭晃着桃花扇,眉间隐隐忧愁:“我……还不能离开。”

以他的境界,万不能离开本体太久,若是等仙道已成,渡劫飞升,那时便彻底少了束缚,大可自由自在,无处不去。

“唉,那你这修行,还需多久?”李白追问。

“我……算不出来。”良久,桃夭摇头,放下了扇子,神色微黯。

李白见状,也不好再去给他添堵,随口转开了话题,与他探寻那桃花酿的做法。

 

算算日子,他在武陵停留了太久,只觉日子快如飞驹,想到就要启程,他竟十分不舍。

为何要走呢?李白不禁问自己。

过去的数年他漂泊无定所,可如今,他心里有了眷恋,挪不了步。

酒醒后,李白躺在客栈的榻上,望着窗外高挂的明月,隐约想到,自己应该追随本心,想留就留……

想到这里,心口却愈发堵了起来,脑袋发胀,隐隐作痛。他晕头转向地爬起来,心跳极快,仿佛有个声音在催促自己,不能耽搁。

不能耽搁……什么呢?

他必须得走吗?可又是为了什么?

 

李白细细搜寻记忆,却终不得解。待到天明,头疼好了许多,他这日便没再去桃花源拜访,又过了两日,才决意去与友人告别。

桃夭携着亲手做的酒酿前来,为他饯行。两人平常无话不说,亲密无间,如今却相顾无言,各怀心思,包厢里只剩下戏子伶人的调笑声。

李白心中惆怅万千,借酒消愁愁更愁,直到不胜酒力,趴在杯盘之间,又被扶到床上,解了衣襟,胸腔躁意不止,浑身火热,口干舌燥之际,才猛然发现,原来桃夭也对他怀了这份念想。


*

走这里→

*


END.

*

我的脑洞越来越狗血了。

狐狸太苦了,但他不说。不过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当不了神仙没关系,就算一起下地狱也甘之如饴。

嗯……之后还有更狗血的(请留意合集名


PS:

链接刷不开的分别用手机电脑都试试,或者复制了再刷新,把http前缀之类的删了再试……总能打开的

  298 16
评论(16)
热度(298)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