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乐叶】欺人之谈(一发完)

※张佳乐X叶修

※其他人→叶的背景

※含限制级


来自 @来福 的点文,愚人节的告白和啪啪啪!

对了名字是夏夏帮忙取的ww



*


 

@荣耀之光啦啦啦啦:

《电竞之家》头条!四届联盟总冠军,四次获联盟最有价值选手,前兴欣战队队长叶修,正在与张佳乐(四届联盟亚军)秘密约会中![查看长微博]

……

 

点开长微博,里面是一连串极尽详细的解说分析,首先是煞有介事地宣布两个人秘密交往的惊天大闻,并附图约会中被人偷拍的照片。

照片中,叶修背靠墙,嘴里咬着一根烟,侧着脸看张佳乐。张佳乐一手撑着墙,还微微向前倾身,凑过去跟叶修说着什么。两个人本来就靠得很近,脸上带着笑,加上光线朦胧,气氛十分暧昧。

接着,就是以此为基本点,深入挖掘两人以往交手和接触中的种种细节……

 

当事人之一的张佳乐记得分明,那所谓的约会照片,其实是第十赛季时两人某次在选手通道里一次普通的闲聊。

当时,自己正小声地向他抱怨林敬言不厚道地把他的花茶叶偷偷换成了百花牌蜂王浆,叶修一脸笑意则是因为被他逗笑了,因为含着烟不方便,才努力忍住没笑出声。

看角度和地点,应该是被当工作人员的粉丝偷拍的。

 

张佳乐一脸木然地往下滑屏幕,一路浏览下去。

 

该文作者显然资历不浅,对联盟初的那几年一点都不缺了解,非常细致地从第二赛季说起,一路讲到第十赛季退役又复出的两人重逢于半决赛的针锋相对。

其中,在游戏截图中,还有一个非常引人遐想的情景:一个骑士,与一个弹药专家,从桥上一跃而下,浪漫地跳水……

据作者可靠消息,此材料由霸气雄图和百花谷公会具名不知的成员秘密提供。

 

理由清晰,条理分明,“证据”充足,看得连张佳乐自己都快要信以为真了——相信他们俩早就在多次对决中培养出深厚的情谊,惺惺相惜,各看各顺眼,然后瞒着全联盟搅了几年的基。

收起长微博时,张佳乐的心情一落千丈。

他并不是因为有人YY他和叶修而闷闷不乐,而是因为——

 

在这条微博的转发和评论中,全部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玛德,就算是愚人节的玩笑,你们就不能稍微相信一点点吗!半信半疑也好啊!为什么一眼就戳穿真相啊!

 

没错,今天是四月一日。

常规赛第二十九轮,霸图坐镇主场,迎战兴欣。

赛后,众人惊讶地发现,兴欣的前队长叶修同志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兴欣的队伍之中,和苏队长说着悄悄话。

对于霸图的几位来说,自叶修退役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两个战队又都是老熟人了,便由战队正副队长牵头,相约一聚。

 

“好,”第一个抢占麦的包子豪气冲天地挥了挥手,大声说,“今天既然在霸图的地盘,那我就给大家来一首《我在东北玩泥巴》吧!”

一脚踏进门来的林敬言率先大惊失色:不对吧??这逻辑是怎么来的?

 

剑已出鞘,就算是兴欣那些熟知其本性的人,要阻拦也来不及了。

林敬言还抱着一堆饮料呢,被包子那么一吼,几乎要把手里的东西都摔地上了,队里的后辈赶紧接过去,才避免了地板受到遭殃。

“来得正好,没落下好戏,”林敬言一坐下,白言飞就迫不及待地说开了,表情特别端正,态度特别诚恳。

林敬言朝正唱得投入的流氓后辈那边望了一眼,仿佛被噎住了一般,好一会儿才说:“我不是东北的。”

“我们都不是啊……”郑乘风一边说,一边拍拍宋奇英的肩膀,“虽然地理学的不好,这点常识还是要有的,是吧。”

“我也不是,”张新杰没把自己算入我们里头,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一遍。

“……”

剩下的人——包括兴欣的几位——都下意识地看向最后一位,盯着那张黑脸,仿佛他也会正儿八经地来一句“我不是”似的。

气氛又尴尬又欢乐。

比如兴欣战队副队长,此时就憋不住,一溜烟跑了出去,远远传来久久不止的大笑声。同期之间比较熟悉的白言飞当场追了上去。

 

……

 

要换在平时,张佳乐肯定也是在凑热闹的人群之中的。

可现在,他却苦大仇深地对着手机,坐在角落里像一朵发霉的蘑菇。

 

那条微博是比赛前发的,到现在为止转发已经难以想象地破了六位数。贡献这份力量的有各家的粉丝就罢了,想不到连电竞之家的官方微博都转发了,附带捂嘴偷笑的表情。

张佳乐原本也不会这么快收到消息的。

然而,那些同样打完比赛无聊刷微博,看到这条“报道”的职业选手们唯恐天下不乱,一边哈哈哈一边艾特他的大号。于是,等比赛结束后,张佳乐一开手机,就有无数消息提示源源不断地涌出。

请想象一下。

十多万人的转发。

每个人至少六个哈,就是三十万个“哈哈”,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

有这么——————————————多的哈哈哈,张佳乐气都要气死了。

 

有这么开愚人节的玩笑的吗?!专挑人痛处,往人伤口上撒盐巴?别以为他没看到自己名字后面跟着的那个“括号,四次联盟亚军,反括号”!

括号你妹啊!

和前面那个四次冠军放在一起——多强烈的对比效果啊!多么公然、正大光明的讽刺!

 

张佳乐,前百花队长,在百花第一次进总决赛的时候被当时还叫叶秋的斗神干掉,如今的霸图队员,与嘉世和兴欣的某人是公认的死对头,在第二次冲击决赛的时候被兴欣当做绊脚石干掉。

这两个人的名字仅仅是放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是天差地别——这已经不是水平或等级的问题,非要说的话,大概,或许,应该……

只能是运气程度上的了。

 

因此,毫无疑问,博主是正大光明地开着愚人节的玩笑,转发和评论的人也都是正大光明地笑。

没有反驳的理由。

正因为大家认为这绝对不会是真的,所以才能那么放心地推波助澜。

比方说,换做是其他某某或某某某队的正副队长,或者某某战队和某某战队的正队长,那就只能是小众范围的玩笑了。哪怕是忠实的cp粉,也会理智地为正主着想:不要让YY困扰到真人,不要招黑……等等。

至于那些职业选手,更是因为对他们本人有多了解,知道他们关系好,是很早就认识的老熟人了,相互之间插科打诨都不是事儿,绝对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所以才不会有什么顾虑,看到的第一眼就能当做纯粹的愚人节笑话,艾特两个当事人嘲笑一番。

 

张佳乐瞪着屏幕,恨恨地想,就算是开玩笑,为什么不是拿韩文清和叶修做文章?

等等,如果是那两个人的话,似乎可信度还高一些?

说不定还会冒出某些奇怪的粉丝感激涕零地欢呼一番,然后再痛心疾首地说“等等不对这特么居然是愚人节发的消息”……

不对,应该从博主的角度来考虑:

招惹韩文清绝对是最不理智不明智的选择。霸图的风格是非常强悍可怕的,相比之下,他们之中最好招惹的,就是张佳乐……

 

玛德。

 

张佳乐愤怒地跳起来摔了手机。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抬起头,目光同时汇聚于他一人。

 

“怎么了?”队长韩文清问。

哦对,坐在这里的这帮人,都还没来得及碰手机,自然也不会知道微博上发生的事。出于各种理由,张佳乐也不想告诉他们。

“没……”他一边说一边坐了回去,弯腰捡回手机,咬牙切齿地在黄少天一百三十多个哈字后面敲上一句话,发出:

你仿佛在逗我??

 

“比赛完好好放松一下,别老对着手机,”林敬言和蔼可亲地对他说,“来,这杯给你。”

他接过来,没怎么留意就喝了一口,因为没有准备,差点呛了一下。

看它颜色那么好看,原来不是饮料,是果酒。

张佳乐冲林敬言怒目而视。

后者,一个已经不需要再对酒精保持距离的退役人士,若无其事地端起自己面前那杯喝了一口,安慰他说:“度数那么低,一点点没事的。”

 

张佳乐喝掉了一整杯,愈发坐不住了。

“我出去透气,”他闷闷不乐地跟张新杰说了一声,正准备绕开那群拿着话筒放声歌唱的年轻人走出包厢,突然又停下了脚步。

“叶修呢?”

“啊,他……”苏沐橙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又无奈又好笑地,“他误喝了被方锐动了手脚的果汁,先上楼休息去了。”

闻言,霸图以韩文清为首的老熟人们纷纷露出诧异又不屑的表情,好像在说:我去,这么没出息。

要是方锐听到,一定会洋洋得意地叉腰大笑,可惜,他此刻还在悲惨地被白言飞追杀中,不知道在酒店的哪个角落哪个走廊里疲于奔命。

 

*

 

张佳乐站在走廊里,原本就有些晕的头被窗外的冷风一吹,好像更加晕了,可能是酒的后劲作用。

他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打定主意,扭头直奔电梯。

 

叶修是今天比赛结束的时候刚到的,之前也没有通知过兴欣的人,他的出现,可谓是一个惊喜。据他自己的解释,是顺路经过,就来了。好像之后会跟着兴欣一起回杭州,并且和苏沐橙说好了要去做什么来着……

因为事出突然,腾不出房间,叶修就自己定了一间,在苏沐橙的隔壁,当时他在前台办理的时候,其他人就在旁边,自然看到了他的房号。

 

按响门铃时,张佳乐还在想叶修会不会来开门。他酒量不好,虽然只喝了一点,现在时间也还早,但说不定因为头晕就提早洗澡睡觉了。

还好,叶修很快打消了他的担忧,开了门。

他果然已经洗了澡,肩膀上搭着毛巾,很没精神地耷拉着眼皮,仿佛随时都要睡着了似的:“你来干嘛?”

这声音,这语气,简直就是在下逐客令。

不过,张佳乐才不会管呢。弹药专家式一贯的逻辑就是,既然叶修开了门,那就等于允许放他进去。

他闪身进了门,径直走到屋里头,身后叶修呆了一下,有些无语地重新关上门,也跟着走进来,路过浴室门的时候,把毛巾随手扔了进去。

 

“说吧,有什么事,”叶修一边说,一边坐到床上,睡眼惺忪地揉了揉半干不干的头发。

这间是单人房,只有一张床,房间不大,除了床,就是书桌和椅子。叶修占据了床的位置,明显就是把椅子让给了张佳乐。

但张佳乐现在可没有坐下来和他好好闲聊的打算。

他转过身,向前跨了一步,正好停在叶修面前。一个低头,另一个就不得不抬头了。

 

“我确实有事,”张佳乐慢慢开了口。

叶修似乎看出他这认真的态度有拖延不知多久的趋势,便补充了一句以作提醒:“那就快说,我今天比较累,还打算早点睡呢。”

“那我就直说了。”

叶修一愣,对方两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握得紧紧的,充分显示出主人此时的心情。

接着,形势突变。在说出来意之前,他整个人就压了上来,叶修一抬头,就被堵住了嘴唇,身体后仰平躺在了床上。他甚至来不及作出什么反应,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之后被屏蔽了请走这里



……

 

叶修突然睁开眼睛,被迎面而来的阳光照得又闭上了眼。

他花了一会儿时间适应了房间内的光线,才转头,去寻找床上的另外一个人。

“你……”他沉默了一下,才说,“贴得太近了吧。”

热不热啊?

张佳乐没说话,只是收拢了手臂,没睡醒似的呢喃几句,头埋入被窝之下。

 

叶修知道他醒了。昨晚喝得不多,现在倒也不太头疼,但头不疼,其他地方却酸软无力,逼迫他不得不正视一些后续问题。

比如,清理了吗?会不会太过火了要上药?

再一看张佳乐那副不愿面对现实的态度,他就有些火。

偏偏在这时,被子下还冒出那犹犹豫豫地一句:“那个,昨天是愚人节……”

“我知道,”他喉咙发干,忍不住扭头环视房间,一边回忆自己的烟在哪儿。

“那你……”张佳乐不敢说下去了。

 

他醒来后脑海一片空白,好半天才意识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自己做了什么。

真的,太过火了……他都有些无法直视自己了。

现在要怎么办?

还没等他想清楚,叶修就醒了。

直到这时,张佳乐才——有些痛苦纠结以及自我责备地——意识到,自己心里还是忐忑的。

也许是被意外砸昏了头脑,欣喜若狂之余,他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有些不敢相信。

 

因为,四月一日,告白的时机,太特殊,太尴尬。

心里无法不生出庸人自扰的怀疑和担忧。

如果……

 

他来不及想更多了,因为叶修抬起腿——昨夜里,这双紧紧缠住自己的腰的腿——把他一脚踹下了床。

张佳乐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叶修也坐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他。

那眼神,那表情,仿佛在说:

 

做都做完了,你现在还跟我提这个?

 

你特么在逗我??

 

张佳乐摸了摸后脑,突然一个激灵,飞快地爬起来扑上床,给了叶修一个甜蜜的早安吻。

 

*

 

这一天,许多人的微博首页上,刷新出的第一条消息是:

 

@张佳乐V:

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荣耀之光啦啦啦啦:《电竞之家》头条!四届联盟总冠军,四次获联盟最有价值选手,前兴欣战队队长叶修,正在与张佳乐(四届联盟亚军)秘密约会中![查看长微博]

……

 

时间,四月二日。



END.

勿站内转载

*

黄少天:我什么都不想说……【手黄再

林敬言:我也……

方锐:我……

*

艰难地写完了,希望和计划中日后写的都是不用屏蔽的汤渣,嗯……

  1080 28
评论(28)
热度(1080)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