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中心】高塔之上

※两个叶修,性转注意

生贺之二,叶修中心向

请勿转载


一句话简介:叶先生和叶女士相遇的故事。


本子特典之一,放出来补个生贺。


*

 

叶修离开的时候,庆功宴尚未落下帷幕。她走得不快,脚步也很从容,但这不像平时的她,喻文州很清楚,她甚至没回去跟大家打声招呼,就头也没回从门口出去了。

来参加今晚的宴会之前,喻文州被苏沐橙叮嘱过几遍,知道叶修酒量不行,他身为队长,早有准备要替她挡下领导的劝酒。

不过事实上,总局来的那几位对叶修很客气,哪怕以她的资历在他们看来不过是丫头片子,也没有倚老卖老。他们似乎是认识她的——就算不认识叶修,也多半是认识她父母的,寒暄中多有关切之意。

想来,也许是最后那几句话令她不快了。

喻文州并不意外,叹了口气,步子稍微迈得大了点,追上叶修与她并肩而行:“领队。”

“还什么领队啊。”叶修心不在焉地回道。

“叶修,”喻文州从善如流改口,“要回去了吗?”

“嗯,我回家。”

“之后还有电视台的采访活动。”他提醒,不过也已经猜到叶修的回答。联盟官方的宣传该配合的她都已经配合了,现在大家都还留在酒店等后续的节目访谈,王杰希同样是本地人,也随队行动,她却说要走,那显然是不打算再参与了。

喻文州不难理解叶修。她一向不热衷线下活动,这次世邀赛只是作为领队参加,如果不是她父亲态度强硬,恐怕她未必会答应来。

他们这群追逐梦想的人,无论是备赛的新秀,还是正值当打的王牌,又或者是已经退役的老前辈,永远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上场,然后拿下胜利。叶修拿的冠军再多,也不会满足于仅仅在台下运筹帷幄。她决定退役,再留念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干脆地离开……

“你之后什么打算?”

叶修停下脚步。

喻文州有些歉意,明知道她并不想听这些话,却哪壶不开提哪壶,但他确实关心着她的选择。

“你刚才也听到了,都问我有什么打算呢,什么时候结婚,要小孩?”叶修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叹了口气,“文州,你觉得呢。”

跟一个异性朋友讨论这种事情,换做其他人多半是不适宜的。但喻文州是个很特别的存在,她并不介意和他说几句。

喻文州不语,她便继续:“这话跟你讲倒没关系……我并没有这种打算。”

没有半点遮掩的意思,就这样坦白了。

“决定离开家里,去当职业选手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去想过这个问题,但其实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果。”叶修叹气,“电子竞技的时间太短了,我们每个人想尽办法延长职业寿命,但还是……”

别的行业可以工作到退休,在年轻的时候暂停一两年没什么,但他们不行。电子竞技的女性选手本来就少,能走到顶尖位置的人更是屈指可数,到了这一步,谁还会为了所谓的组建家庭去浪费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巅峰期?

她已经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无论男女总会被人催婚,女孩子压力更大,其实说到底也不算多晚,但是她才退役,就要急急忙忙地结婚,只为了赶生育的末班车,未免太不把自己当人了。

“那你父母……”喻文州说了一半又停下。

他是明白的。叶修固然随心所欲,却不会真的不把家庭当一回事,此时她说得这么坚决,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生养你的家庭是没办法选择的,这是责任,所以我必须回去。”她感慨地说,“但是,自己的人生终究是自己选择的。”

“是啊。”喻文州应道,“如果你结婚了……那就是一个新的家庭诞生,又是一份新的责任,这就是你自己选择的了。”

“所以我不会。”叶修很平静,“我没有做好准备,未来也没有这种计划。”

“这很符合你的作风。”喻文州笑了笑。

洒脱,自由,无拘无束。纵然陷落于深潭,四面八方豺狼虎视眈眈,她也依旧如同天空上的飞鸟,只随自己心意行事,振翅高飞,则无人能阻拦。

这与她的性别无关,无论是她叫“叶修”还是“叶秋”,跨越千百个平行世界,只要是叶修这个人,结果都不会改变。

 

“告别总是难以愉快的。”喻文州又说,“道理谁都懂,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等国家队解散,我们又成了对手。可是,即便是站在我的立场,我也不希望你……”

他停顿,很快修改了措辞:“我也不希望看着你这样离开。”

“会联想到自己吗?”叶修轻笑一声,“你的续航可不用担心。”

“应景生情,这是一方面。”喻文州沉吟着,“就从朋友的角度来说吧,我并不希望大家退役以后就江湖不见,这样的心情,能理解吧?”

“谁又不是呢?”叶修有些惆怅,自己和喻文州说这些,恐怕心里也是觉得不大妥当,却又想得到认同吧。男人和女人区别是很大的,结婚生子对女人来说绝对是人生大事,可对男人却未必。她有时候也会想,倘若自己换个性别,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不得而知。

她看了看时间。

“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得走了。”

喻文州点点头:“我送你。”

 

喻文州自己也喝了酒,只能叫代驾。他看着叶修是喝了几口的,现在看着神色正常,但说不准之后会怎样,到底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也上了车坐在后座。

上了内环没多久,酒劲涌上来,叶修有些犯困,看着车窗昏昏欲睡。一不小心,头撞上了玻璃,咚地一声,惊动了喻文州,转过头来询问:“想睡了?”

她揉了揉额头说:“没有,发呆呢。”

“比赛都结束了,还想什么?”他低声笑。

“就因为没事做了,所以胡思乱想呗。”叶修懒洋洋地答道,“回去以后就忙了。”

“准备找工作吗?”

“嗯,”她点头,“得找份工作养活自己。”

 

这么晚回家是不太方便的,叶修就给了叶秋名下的公寓地址。她走出电梯,找着钥匙,头胀得更厉害了,隐隐作痛。

按理说她没喝多少酒,也不可能这么快有宿醉的反应……或许是因为之前太累了。她叹了口气,决定好好睡一觉。

钥匙刚插进锁孔,还未转动,门却从里面开了。

叶修愣了愣,大脑在酒精的作用下转得迟钝,一时间只睁大了眼睛,望着从里面出来的人。

两人对视,俱是一惊。她头痛极了,本想说些什么,身体却率先支撑不住往前栽去,落入那人怀里,意识奋力挣扎几下,渐渐沉寂下去。

 

他费力将她抱进屋里,自己也跟着坐在沙发上,然后犯愁了。他闻到一点酒气,不知道要不要去煮点茶。毕竟他对这屋子也不熟,有没有这种东西还不好说。

所幸她睡了没多久,悠悠转醒。

隔着沙发间的茶几,他们面面相觑。

“你挺眼熟的……”叶修迟疑。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人深沉地说。

 

“我叫叶修。”

“……”

哇。

“你猜对了。”

 

她想了想又说:“我也想验证一下。”

试探着伸出的手被挡住。

“这位女士,请冷静。”对方说。

叶女士抽回手,也很镇定:“这位先生,请不要盯着我的胸看。”

“抱歉。”叶先生迅速反省,“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

叶女士深以为然:“可以理解。”

毕竟她也很想摸一下……

“可能是我喝多了,”她说,“做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梦。”

“我没喝酒。”叶先生否认了她的猜测,“我只是想出门买包烟。”

“哎……”

 

咚咚。

门响了,两人对视,看到彼此眼中的困惑。有门铃为什么不按?紧跟着咔哒一声,门居然直接开了。他们齐齐扭头,便看到陈果一脚跨入。

她手里拎着袋子,一边低头翻找,一边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就买了薄荷味的……”

陈果一抬头,声音断了。屋里的两人也愣愣地看着她。

陈果看了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狐疑道:“叶修,你朋友来了?”

 

*

 

这个世界可能变得有点奇怪。

叶修和另一个叶修达成了如此共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哪个地方出了错,唯一能确定的是,陈果走进来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身处兴欣网吧,而且至少是第九赛季之前——从走廊的窗户望出去,隔了一条街便是完好无损的嘉世大楼。

许久没有接触网管业务,叶女士有些手生,夜班刚开始的时候人又多,很快在前台堵了一条长队。来这通宵的大多是玩荣耀的年轻人,不是开黑就是刷本的,本来急得不行,看到新换班的却眼睛一亮:“美女,新来的啊?”

“怎么值夜班呢,老板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怎么能让妹子熬夜呢。”

“美女,有没有呼叫服务啊?”

叶女士渐渐熟悉了操作,速度快了起来,面对热情的顾客一律以“嗯”、“还行”、“没有”打发过去,颇有向周泽楷学习的风范,叶先生在旁看着,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又过了些时候,呼叫响个不停。一会儿要烟的,一会儿要可乐的,还有的孜孜不倦想加微信尬聊的。本着客人就是上帝的原则,叶女士沉着脸一个个按掉,起身去给他们送可乐。

叶先生帮她分担了一大半,忍不住问:“你以前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刷记录的?”

“怎么可能,这怎么刷得了?”叶女士摇头,“我把情况跟老板反映了一回,她就把凌晨的呼叫服务停了。”

叶先生肃然起敬。他回想着陈果对自己和苏沐橙的态度,不禁怀疑……他们的老板该不会是个百合吧?

 

叶女士暂时离开的时候,叶先生坐在前台,摆弄君莫笑。

过了一会儿,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四处张望一圈才闪身进入。叶先生抬头一看,这不是孙翔吗,大晚上的来这儿做什么?

孙翔谨慎地靠近,看到里面有个人,却不是他以为的那位,忙问:“叶秋是不是在这里?”

“嗯?”

“奇怪,她刚才说是在这里的啊……”孙翔嘟囔道,掏出手机又按了几下。

滴滴两声,叶先生留意到右下角的QQ跳出消息提示,点开一看,果然是孙翔。

 

——喂,你的围巾落在房间了,还要不要啊?

——哦哦,要的啊。

——谁让你走那么急。算了,你现在在哪里?

——就在对面,你从窗户望过来,有没有看到一个叫兴欣的网吧?

——哈?你在网吧做什么??

——外面好冷的,孙翔大大有空帮我带过来吧。

——哦。

 

叶先生饶有兴致翻完了记录。性别的变化带来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在他记忆里,这时候的孙翔可是对他很不客气的——当然,看他对“叶修”语气也没多好,可说是那么说,却还是立刻跑过来送围巾,换做是自己恐怕就不会这么殷勤了。

就像刚才给客人登记的时候,要不是看到了一个盘靓条顺的姑娘,那帮视游戏如命的小伙子早就不耐烦地发牢骚了。

同样,叶女士也相当了解这份天然的优势,为自己挣得一些便利,又同时把握着一个适中的尺度,叫人挑不出茬。相当聪明,叶先生心想,不愧是自己。

“叶秋呢?”孙翔又问。

前台的光线有点暗,这时候他开始适应了,才看清楚面前那人的样貌,不禁一愣:“你是……你跟叶秋什么关系?”

刚才陈果转悠了半天,都没有留意两个叶修有几分相似的模样,叶先生有些意外孙翔的敏感度,转念又想,这不是挺有意思的么。

他笑了:“你猜?”

“她人呢?”孙翔很警惕。

叶修不动声色,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孙翔的手机跟着震动。他看了一眼,是“叶修”发来的。

 

——在呢。

——?!

 

孙翔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开什么玩笑!”他拍桌,又始终顾忌着环境,没忘记压低声音,“叶秋怎么可能突然变成男人!”

“唉,没想到被你发现了。”叶先生怅然,“你不相信事实也没办法,可以理解……”

“怎么可能信你啊!”

“你有没有听说过咒泉乡?”叶先生双手交叉撑住下巴,徐徐道来,“我以前去旅游的时候,不小心掉进去了。在这之后,只要碰到热水就会变成男性,碰到冷水又会变成女性……”

他沉重地说:“总不能让人冬天洗冷水澡吧?太残忍了。”

孙翔已经呆住了。

这个设定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旦接受了,似乎也……

“真的假的?”他瞪大眼睛。

叶先生似笑非笑,避而不答,伸出手:“围巾呢,你不是说拿过来?”

孙翔顿时手足无措,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叶修,被他提醒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目的,赶紧把手里的纸袋往桌上一拍,表情变幻莫测:“所以……你现在就在这里当网管?”

“生活不易啊。”叶修叹气。

他犹豫:“那、那苏沐橙知道吗?”

“嗯,当然了。”

“那你怎么不找她帮忙?”孙翔皱眉,“我知道你现在没钱……但她不是有钱的嘛,那么要面子做什么,不能先向她借一点?你一个人,总不能待在这样的地方,多不安全。”

“……”

被孙翔这样教训,叶先生也愣住了。他茫然地想了一下,孙翔说的好像还怪有道理的。有些事情改变了一个要素,就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某些执着的根源也随之烟消云散。不过,既然叶女士没有那么做,就说明和他一样,她也并不真的在乎这些。

无论他们的经历、待遇有多少不同之处,到底还是做出了一样的选择。

“你笑什么!”孙翔不满。

“没什么。”叶先生掩饰地轻咳,“只是觉得,你还挺可爱的。”

另一个世界的孙翔听了肯定气得跳脚,甚至可能还会担心自己是不是被基佬调戏了,但这里的他却只是瞪了叶修一眼,脸颊有点红:“你不听就算了,谁管你!我先走了。”

 

孙翔飞一般地逃走了,叶先生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马路边,收回视线,和身后出现的人感慨:“也太好骗了吧?”

“和方锐不相上下吧。”叶女士评价。

 

*

 

没多久,他们发现这个世界不能用正常的时间流速来判断。

孙翔走了没多久,黄少天就来了。

武装齐全的可疑分子进了门,把口罩摘下来,溜到前台大倒苦水:“你说你挑什么地方不好,居然在网吧!开什么玩笑啊,我什么身份,要是被人认出来——”

话还没说完,他看清了叶女士的模样,微微受惊地后退一步:“等等,你谁啊?怎么……长得这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

“你找叶秋的话,”叶女士说,“其实,我就是。”

“……”黄少天很冷静,“别开玩笑了,我跟老叶什么关系,冒充也不带这样的。你是他妹妹,还是姐姐吧?”

“不就是睡过一张床,不小心穿错衣服,还试图一边嘘嘘一边比大小吗?”叶女士随意地下面看了一眼,不屑一顾,“得了吧,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有十八公分么?”

黄少天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他固然人气高,却从没有和女粉丝乱搞过,更没有交往对象,叶修也不可能拿这种事情专门找人驴自己,难道……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黄少天拍桌,震惊不已,“不就是退役吗,你难道想不开跑去泰国做手术了?!”

“没有的事。”叶女士懒洋洋答道,“我就是睡了一觉,起来以后就发现变成这样了。”

“啊……”

 

这可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啊,现实中还真的会发生?黄少天失语了半天,挤出一句:“那你怎么办啊?”

“不知道呢。”叶女士也有点忧愁,“走一步看一步吧。”

“嗯,也许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事,过几天就恢复了。”黄少天似乎很快镇定下来,安慰她,“小说里不都这样写的吗,说不定其实你是哪个作者笔下的主角呢,往好处想,这可能是要去拯救世界的征兆?”

“有哪个小说主角是变性了去拯救世界的?”叶女士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有意义吗?打架靠女的?有没有点人体常识了。”

黄少天摸摸鼻子:“也有可能是曲线救国啊,女孩子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嘛,比如——”

他目光放空,看得叶修不禁怀疑:“比如,对于你们蓝雨来说?”

虽然性别和长相不一样了,但有些本质的东西还真是不变的啊,黄少天听得牙痒痒,习惯性要发作,看了看她的脸,忍住了,一本正经道:“是吧,你也觉得很有道理吧。”

说到这里,他偷偷看了一眼叶修,目光飘忽起来:“那什么,老叶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

“嗯?”

叶女士惊,难不成另一个叶修还跟他们有过“如果变了性先让哥们爽爽”的约定?

“当然不会很过分的啦。”黄少天似乎有点害羞,也有点期待,“我能不能,摸一下?”

叶修:“……”

“当然不可以!”

“哦……”黄少天有些失望。

 

剩余的怀疑在叶修操作君莫笑完美发挥以后消失了,黄少天刷完副本后对“叶修变成女人”这一回事已经深信不疑。这种技术,这种说话调调,怎么可能是别人呢!他以“叶修最好的朋友”自居,作出如此推断毫不心虚。

不过,明明说话挺欠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觉得有点可爱了呢……

黄少天魂游天外,收起账号卡准备离开,本想像平时那样拍一下叶修的肩膀,刚伸出手,还没落下,察觉到两人之间的高度差,诡异地停顿了,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

“咳,”黄少天清了清喉咙,“要是之后变不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那也不要紧啊。”叶修无所谓道,“天塌下来也不会影响我打荣耀的,你担心我?”

“我当然关心你的嘛,我们不是朋友吗?”黄少天认真道,“我就怕你受打击……诶,不过你也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击到的人。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她笑了笑:“还用你说?”

他的表情愈发严肃:“你这个问题,我想办法找人问问吧。世界上总是存在着某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说不定……算了,不管怎么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同我讲,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就不要藏着掖着了。”

“这个样子算什么样子?”叶修质问他,“你性别歧视啊。”

“没有没有,我都说了是关心你嘛!”

叶女士沉默一会儿:“两小时上网费,十块。还有吸血光剑,别忘了寄回来。”

“……靠!”

黄少天掏出零钱拍在前台上,磨着牙,没有走。

“还有什么想做的?真的想摸一下?”她歪头,沉思,叹了口气,“行吧,看在兄弟的份上,算你一秒钟一百块好了。”

 

黄少天落荒而逃。

 

叶先生在二楼抽了半天烟,这时才慢悠悠走下来。

“觉得少天怎样?”

“和我认识的那个差不多。”叶女士犹豫了一下,“不过……”

“怎么了,他没欺负你吧?”叶先生立刻关心上了。男人们之间总是更肆无忌惮一些,也许黄少天一个没留神,言辞上有所冒犯……

“没有,只不过,”叶女士忧虑地皱眉,“是我的错觉吗,他好像不太直?”

 

*

 

夜已深,她趴在桌上眯了一会儿,醒来时听到旁边那人问:“饿了吗?”

“没。”叶女士坐起来,迷迷糊糊地觉得有点热,随手一扯,把肩膀上的外套拉了下来,揉了揉脖子问:“什么时候了?”

“回南天了。”叶先生的回答言简意赅。他一手还在敲键盘,一手把外套拎过去放在椅背上,然后握住鼠标飞快地点了几下,“来帮我开个小号。”

“这么快啊。”叶女士感慨了一声,看他递过来几张账号卡,“直接找小安更省事吧?”

“没理由,不好解释吧。”叶先生思虑周全,“多花点时间,说不定还有别的收获呢?”

叶女士挑了挑,咦一声:“你已经拿走骑士号了啊。”

“嗯,分头行动。”叶先生突然灵机一动,“不如你拿个守护天使吧。”

叶女士想,嗯,同样作为治疗,的确更好观察牧师的水平,却听到他语重心长道:“能划水当然要划水了。”

“你自己也可以开人妖号上啊。”叶女士侧目。

“不行,现在的变声器质量很差,一听就能认出来的。”叶先生摇头,“玩得那么好,又是人妖号,还不是一下子就能猜到是我?”

叶女士赞同地点头道:“那我上了。”

 

叶先生本来只是随口一提,之后就忘了这回事,等他想起来,去看叶女士的屏幕,饶是预先做足了心理准备,也不由一震。

忧郁小猫猫窈窕的身影正依靠在浅花迷人的怀抱里,四周流水潺潺,相聊甚欢……

你潜的不是霸图分公会么,怎么和百花谷的搞一起去了!他用眼神询问。

一言难尽……叶女士表情复杂,用眼神回答。耳机扣在她的脖颈上,传出张佳乐仿若含羞带怯的声音:“你技术挺不错的,有没有兴趣来参加职业联赛?”

叶先生:“……噗。”

“还好还好,”叶女士谦虚表示,“其实还差一点,不然也不会被冲下来了。”

“已经很厉害了。”

“不不,你才厉害,大神呀!”

……

叶先生托腮,看他俩商业互吹,想了想,在文档上敲字:“他知道你是谁吗?”

叶女士答:“说了,但他不信。”

“我就知道,哈哈!”叶先生得意。

然后他又建议:“不如你把他骗过来兴欣好了,我看有戏。”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陈果感觉三观在动摇:“禽兽啊!骗了一个莫凡还不够吗?”

 

叶女士把耳机摘了下来。

这样好吗?有那么片刻,她认真地思考着。她抬起头对上叶先生的视线。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好和不好,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的目标始终只有一个。

 

*

 

叶女士跃跃欲试,心中邪恶立场一时占了上风,但最终没来得及尝试叶先生的提议,啪地一声,灯光骤然消失。断电了。

不一会儿,有人开了灯,关上门走进来。

她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电脑,书桌,窗边贴满了便利签的墙壁……其实现在才六点多,天还没完全黑,只是窗帘拉紧了,屋子里才显得昏暗。

苏沐秋问:“你有什么需要买的吗?我回来的时候去趟超市。”

她的脖子僵住了,生锈了数十年一般难以转动。

“要雪糕吗?”苏沐秋将环保袋折起,发出簌簌声。

叶修心想,这并不难,随便找个理由哄他留下就好了。

她说:“不吃了,这几天不舒服。”

苏沐秋动作一停:“跟你说了要早睡嘛,等签约了就不用再接这些单子了,趁着比赛前还不多休息一阵,傻啊?”

“嗯,那我睡会儿。”她应着,抬手把电脑关了。

苏沐秋在旁边坐下,摸了摸她的额头:“只是不舒服吗?突然没精打采的样子……”

叶修很镇定地把他的手拿开:“我要睡了,你还出去不?”

“不急,我先去煮点红糖水,你要是起来了,记得喝。”他叮嘱道。

等他从厨房里出来,又找出热水袋,叶修已经在床上蜷成一团了。看起来是真的很难受。苏沐秋放心不下,给她揉了一会儿,看着她闭上眼睛,似乎睡着以后,又坐着发了会儿呆。

 

苏沐秋走下楼,前面的巷子里只有三两盏灯,地上拖着长长一道人影。他抬头一看,墙壁边靠着一人。

那少年约与自己年龄相仿,指间夹着一根烟,点着了也不抽,任它默默燃烧着。他似乎在此地等候已久,静静地朝自己望来。

苏沐秋走近了,借着路灯的光打量一番,似乎有些眼熟,却又叫不上来。

“你……找我?”

“嗯,”少年似乎应了一声,开口问,“知道嘉世网吧怎么走吗?”

只是问路的?苏沐秋诧异,还以为又是附近的什么人听到自己的名声找上门来了呢。不过,没事总比有事好,他轻松道:“哦,我正要去一趟呢,顺路一起?”

“行啊。”对方笑着说,直起身看着他走过来。

两个人结伴而行,地上的影子从长变短,再变成,渐渐地向远处延伸,在尽头交织。

这个夜晚,很安静。

 

*

 

她是真的睡着了,直到被颠醒,发觉自己的头靠在车窗上,玻璃之外是浓厚的夜色。

“很奇怪吧?”邻座上的人笑了一下,把手放在她手背上,安慰地握了握,“看你不太舒服的样子,是不是晕车?”

“可能是频繁地这样……有点晕。”她坐起身来,扭头看了看。巴士上很安静,大多数人或闭目养神,或沉睡。

“其实我挺好奇的,”另一个叶修说,“我爸那脾气,怎么会放你离开不闻不问?怕不是要全城封锁,设立五道关卡逐车检查才对。”

叶修也笑了:“我早就想到了,当然有打算。”

“障眼法?”他心领神会,“聪明,不愧是我。”

过了会儿,他又叹气:“对你而言,这条路会更危险。”

“但是值得。”她说。

“是啊,都已经在车上了。”少年轻快地笑道。“走不了回头路了。不过,就算有机会,回到一开始,你也还是会这么选择的,不是吗?”

“你肯定会这么做的。”他说。

她发呆地望着窗外:“你还真了解我。”

“我只是觉得,你似乎想听我这么说。”

她自言自语:“是啊,我不需要他人来对我的所作所为肯定与否,只要我自己决定了……”

 

无论有多么艰难,无论有多么离经叛道,无论幼稚还是天真。

“那就一定会做到的。”他轻柔的声音与她的重合。

 

一定会的。他们从来都是这么自信。

 

*

 

天亮了。

不,是屋顶的吊灯。叶修拧紧眉毛,挣扎着坐了起来,头依然晕乎乎的。她看清自己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啊了一声。

餐桌前的喻文州闻声转过来:“醒了?我刚才去楼下买了点东西,帮你煮了醒酒汤,要不要喝一点?”

“已经这么晚了啊。”她抓起手表看了一眼,揉了揉额头,“你怎么还没回去?”

“苏沐橙担心你,我刚才要是直接走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可是要被她算账的。”喻文州无奈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

“唔,还行吧。”叶修说,“我做了一个很特别的梦。”

“哦?”

“我在塔里,一座很高的塔里,”她慢慢地说,“没有门,没有楼梯,下面的人没有办法上来,我也没有办法下去。”

喻文州疑惑道:“这不就是——”

“然后,有一天,有个人在窗户边出现了。”叶修没有理会,继续说,“他问我,要不要出去外面看看?我答应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

“你的选择很对。”

“所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叶修仰起头靠在沙发上,舒了口气,“十三年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

喻文州定定地看着她。

“嗯,我相信你。”

 

“现在是跟我聊这些的时候吗?”叶修歪头看他,“你不困?”

喻文州看一眼手机屏幕:“确实很晚了,不好打车……”

叶修伸手随意一指:“客房在那边,凑合一晚吧。里面应该有几件我弟的衣服,你看看能不能穿。”

“我留下来,方便吗?”喻文州有些讶异,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如果被你家里知道了,误会了什么,那更要逼着你结婚了吧?”

“管他呢。”她摆摆手,浑不在意,翻身跳下沙发,走到窗前,一把拉开帘子。

 

公寓的高层,小半个城市的夜景映入眼中。仿佛她就站在高塔之上,夜空的星星触目所及。

她从来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塔楼上没有灯光,世界沉寂在黑暗之中,那么,她自己就是灯,照亮的就是她的未来。


END.

-请勿转载-

*

本来没想那么快发,但是首页太糟心了……先补个生贺。更新还在写(

  964 16
评论(16)
热度(964)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