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黄叶♀】被讨厌的孩子喜欢上我怎么办(上)

※黄少天X叶修♀

请勿转载


点文@言身寸(没有头像艾特不到orz),总结关键词:年龄差,家族恩怨,复仇爽文,救人反被哔(?

开始xjb写……


*


黄岭注意到那个女人有一段时间了。

吧台的工作谈不上有前途,但胜在清闲。这里白天的营业时间很短,晚上才会热闹起来。有时候也会忙碌点,比起被专业的调酒师服务,总有人更乐意把钱花在美人身上。

清纯的脸蛋,纤腰盈盈一握,胸和臀却都是饱满的,这样的女人有谁会不感兴趣?黄岭握着手中的酒杯,看着珠光色的液体在冰块间摇曳,心中早有盘算。

他耐心地等到了换班时间,将自己的名片压在小费下面,随着玻璃杯一同推过去结账。

 

在这种地方工作久了,叶修对搭讪早就习以为常,从容收下名片,食指与拇指捻起边沿反转到背面,瞥了一眼。

交易?找她?

客人中非富即贵的不少,而相对应地,要求也会更高一些。想风流一夜,就算舞池里找不到伴,经理招招手,还有训练有素的兔女郎们排成一列可供挑选。吧台这边的气氛可大不一样,基本都是点几杯酒孤零零地坐到打烊,或者和调酒师倒苦水,很偶尔地,会有人问她的联系方式。叶修随便糊弄几句也就过去了,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后续。这家老板有钱有手段,后台又硬,想不开闹事的人多半没什么好下场。

不过,交易这个说法,倒是颇有新意。叶修琢磨着,他不像来找自己约会的,或许是有别有目的。放着老板、经理一干人不管,找上自己,这眼光还不错?

模样普普通通,文质彬彬,和一般的白领形象完美符合。印象中,她没有见过这个人,再联系名片正面的介绍……

伦牙科技,技术总监。

 

叶修从员工后门离开的时候,顺带拎了一袋垃圾,见黄岭等在后门外侧,便停了下来,将垃圾袋放在墙边。

他开门见山:“叶小姐,我希望你能帮个忙。”

叶修打量一番,随即摇头:“我帮不了什么。”

“我知道你不负责卡座的服务。”黄岭连忙说出来意,“但你是最适合的人。过两天,这里有一场交易……”

酒吧里每天的交易都不少,没什么特别的。叶修没有打断他的话,但神态和细微的动作都表现出拒绝的态度。

黄岭有些着急,加快语速:“那个箱子,很重要。如果你能为我拿到隔层里的东西,钱的问题——”

后面的话叶修没再听下去,比了个打住的手势。

“这个我做不了。”她说得很干脆,没有丝毫余地,“要是你有谈生意的诚意,可以找我们的老板直接联系,至于我,还是算了。”

叶修礼貌地点点头,弯腰拾起垃圾袋,从黄岭身旁走了出去。

男人愣了下,摸了摸脸颊,是一根被室外的暖风吹起的头发丝,有点痒。听着走廊外皮鞋远去的清脆声响,他挫败之余,却还能分神去想,虽然只是吧台的服务员,但老板挑人的水准真不错,可惜……

他看了看手表,神情愈发凝重,随后也匆匆离开了。

 

*

 

叶修向经理申请了调班。这季节流感来势汹汹,她前两天就觉得有点头晕,今早起来更严重了。下午还好,没什么人,等到晚上,如果和平时一样,身体可能就支撑不住了。

经理通情达理,让她回去好好休息。

今晚调酒师也请假了。接班的小严还是个新人,会调的酒不多,只能挨个跟点单的客人解释。过了一阵子,又有个人在吧台前坐下,便是黄岭,跟以往一样点了浓度较高的威士忌酒类。

小严自觉自己经验有限,赶紧道歉:“调酒师不在,我给您换一杯玛格丽特,您看行吗?”

黄岭并不介意,只是有些意外叶修不在,向她打听,才知道她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急诊了。

“这么不巧,调酒师也请假了?”黄岭失望归失望,却不能表露出来,故作轻松道,“那就玛格丽特吧,麻烦你了。”

 

小严忙完一阵,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机会,刚松一口气,便听到楼上哗啦地一声,随后铃声大作。

——酒吧二层的包间失火了。

她的脸垮了下来。今晚是不能消停了。

 

这一带室内的消防措施做得很到位,火势不大,很快就被控制住了,没有给老板造成太多损失。小严跟着其他人楼上楼下跑了一通,腿都快断了,走得急,回到楼下又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

“小心。”身后有人扶了她一把。

小严回头一看,很惊讶:“叶姐姐?你怎么回来了?——开到药了?”

“嗯,门卡落下了,回来拿。”叶修将柜门打开,一边问,“我看到前门布置了警戒线,怎么回事?”

小严一屁股坐下来,拧开水咕咚几口,长吁一口气:“别提了。听说等会还有警察要来,得去做笔录,累死我了……你既然请假了,就赶紧回去吧,省得被他们盯上折腾。”

叶修从角落里找到了勾住衣领的钥匙,跟装中药的袋子一起放进包里,听到她的话,应了一声。

 

后门这时候还没人,叶修像来时一样没有惊动到别人,走过垃圾处理箱,余光无意一扫,后面有影子在动。

她停下脚步,再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确定自己眼神很好。

叶修慢慢走过去,绕过正面,将手机的电筒打开——

 

光落在了一个男孩的身上。他抱着膝盖,把自己缩成一团,突然抬起了头。

然后,他扑了过来。

 

!!!

 

这孩子像是从煤炭堆里爬出来的。叶修并不想嫌弃,但是……实在是太脏了。她的外套是换季后才买的,穿了没多久。

男孩年纪没多大,力气倒是不小,突袭后便抓着她不放,问他又什么都不回答。明明警察就在外面,他却躲在这里,显然很不对劲。

再想到今晚莫名其妙的火灾,叶修犹豫了片刻,握住他的手腕,从自己的腰上拽下来:“听我说。”

她换了更正式的口吻,那男孩察觉到了,不再抵抗,只是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朝她望来,像是一只小黑豹。

叶修便松开了他的手,拍了拍外套上的灰——无济于事,她只能放弃这件衣服了。她叹了口气:“不想报警的话,你要跟我回去吗?”

 

他还真就乖乖地跟了回来。

公寓离酒吧不远。叶修把衣服扔进洗衣机试图抢救一下,给自己和男孩分别倒了一杯水,然后开始盘问。

“姓名?”

“……”

“没有,还是不方便说?”

“……”

那就是不方便说了。叶修下了结论,再换一种方式问:“那我怎么称呼你呢?”

男孩终于有了反应。他把丝毫未动的水杯放下,伸手在脏兮兮的裤兜里摸了一圈,捏着一块布,递了过来。

叶修接过来,似乎原本是一条手帕,但是被烧得只剩下一角,金丝刺绣也沾满了灰,她仔细辨认,不太确定地:“少天,是吗?”

“……嗯。”

他的声音很低,被舌头压着十分含糊,不仔细听的话可能还会以为是错觉。叶修微微皱眉,起身。

男孩不禁退后几步,仰起头看她,有些警惕。

“去洗个澡。”叶修伸出手,试着用指腹去擦掉他脸上黑色的污渍,不过不太成功,叹了口气,“不用我帮你吧?”

男孩扭头溜进了浴室。

地板上又多了一串脚印。叶修看得直皱眉,蹲下来用手擦了一下。她原本猜是水泥之类的混合物,但是再仔细看,倒像是……粉末?

这什么玩意儿?

 

家里突然多了个孩子,对于叶修来说,是个难题。她一直单身,也从来没有养小孩的打算。至于怎么养……她更不清楚了。

她只得去打扰已经睡下的邻居,借来一套衣服,放在浴室门口,然后敲了敲门。

不多时,隔壁的王女士换上外衣过来了。她一向热心肠,家里又有个刚上大学的儿子,经验丰富,熟练地给男孩擦干头发,温柔地问他问题。

男孩没什么抗拒的动作,老老实实地低着头,始终不肯说话。

“没什么外伤,不过好像有点低烧。”王女士接过叶修递过来的水杯,试了试温度,一边跟她说,“可能是对陌生的环境比较紧张,不愿意开口……你不打算报警吗?”

叶修看了看男孩,对方也在看着她。

“不太方便。”她小声说。

王女士也看向男孩。他并不瘦弱,眉目清秀,眼神奕奕,光看这张精致的脸就知道先天基因相当优良,至于先前那副夸张的难民模样,也不知道他怎么折腾出来的……有意做到这个地步,恐怕是在躲什么人吧。

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追问下去,假装不知道一样笑了笑:“你想领养这个孩子?我觉得可能也不太合适。大概快十岁了吧?这个年纪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想要收养的话,恐怕……养不熟。”

王女士尽量说得婉转,也是在提醒叶修慎重考虑要不要管闲事。

“是啊,我也在考虑。”叶修点点头,“我不喜欢小孩。”

话音刚落,她的手腕又被抓住了。

“准确来讲,还是挺讨厌的。”她又补充。

男孩急了,拽着她的手臂晃了晃。

叶修视若罔闻,沉思片刻后道:“我想……还是先带他去医院看看吧。”

 

果然,检查了才知道,这孩子不说话是因为吸入浓烟,呼吸道轻度烧伤。亏他能忍得住,没显露出半点疼痛的迹象。

叶修一边等医生开药,一边打开手机,输入了“黄岭伦牙科技”两个关键词。

 

*

 

火灾对酒吧的后续影响不大,几天后又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营业。

老板没提,客人们似乎也并不在意。叶修在员工换衣间里听到几个姐姐讨论,说是包间里的人来头不小,身后势力疑似涉黑,还引来了特警,不过后面牵扯得多,没解决之前无法公之于众,就被上头的压了下去。

这种事也并不罕见,常客都心知肚明的——他们当中自然也有干过不法勾当的,事不关己罢了。一个老员工进来,正好听到后面几句,还能轻松地打趣。

“倒是我们这些打酱油的,要小心点。被牵连了,受点伤还算幸运,要是命都没了……”她意味深长地环视一圈,剩下的人都连连点头,随意地聊了些家常后各自散去。

“诶,叶姐姐,这几天怎么都不见你上晚班了?”小严一边换衣服一边问。

“最近亲戚家的孩子过来住,得早点回去。”

“哦,也是啊。”小严点点头,小声说,“我也不想上晚班,最近来的那些客人,看起来都怪可怕的。”

“慎言。”叶修提醒她。

“咳,不是长得可怕,就是感觉很不好惹……”小严忧心忡忡,“以前你们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也会经常遇到这种人吗?”

“还行吧,”叶修想了想,“我在这里两年了,什么人都遇到过。”

 

照例是晚上七点换班。

前几天叶修还要赶回家给那孩子煮粥,现在伤好得差不多了,可以咽下半流质食物,她轻松不少,不急着赶路,在回家的路上打包了一份馄饨。

一开门,叶修还没站稳,就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窜来,开口就是:“晚饭呢!”

“哦,你能说话了?”她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可不是!快憋死我了,”他流畅、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差点以为自己要窒息了!还好还好,谁能想到哑巴的人生是这么艰难啊——等等,你不会再煮粥了吧?千万不要啊,姐姐!求你了!爱你!我已经喝到快吐了!”

叶修:“……”

虽然能讲话是很好,但这也太活泼了一点吧。


TBC

-请勿转载-

*

本来想一发完……太长了让我歇会儿,分成上下吧_(:з」∠)_

构思剧情真的好难!

题目有深意【。

  986 48
评论(48)
热度(986)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