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女神屠屏之日-03

※性转注意

※所有→叶♀

请勿转载


可以当做《改名换号》的前传。脑洞片段,以前写的,突然混更.JPG


*


03 胜利者耀武扬威


孙哲平心中阴云密布。

在通道里,他遇到了同样阴郁的魏琛。

孙哲平先一步到达自动贩卖机,翻钱包找硬币,魏琛便悠悠哉地掏出一根烟,点上,吐出:“孙哲平同志,来一根么?”

他摇摇头婉拒了。魏琛也没再说什么,自顾自地吸了一口:“哎唷,真是憋死我了,现在的比赛场馆怎么都禁烟了呢。”

“口香糖要吗?”

自然,孙哲平被白了一眼,耸耸肩,拿起橙汁转身靠在墙上,拧开瓶盖。

魏琛只买了瓶矿泉水,闷闷不乐地喝了一口,就放到了脚旁。看来他出来买饮料只是个借口,更多的是想抽根烟放松一下。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蹲着,默默地处了一会儿,魏琛忍不住开始骂:“叶秋那个混蛋!臭丫头!一群狼狈为奸的……”

 

“你说谁?”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魏琛猝不及防,差点往前跌去:“我靠!”

他飞快地跳起来,转头一看,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你啊,吓什么人!”

韩文清莫名其妙,反问:“不是你心虚?”

“我心虚个鬼!”魏琛骂骂咧咧地拍了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怎么了,我说的就是叶秋!”

“我靠!”

孙哲平也猛地一吼,把另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他们齐刷刷掉头望去,就见他一脸惊疑地,看向自己身旁,左手边的位置——

同样靠墙站着的叶秋,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这里,还趁他的注意力放在魏琛和韩文清身上时,出其不意地伸手往他肩上一拍。于是,他手一抖,橙汁随之洒了一地。

被几个人瞪着,她忍笑解释:“我就是想吓你一下,谁知道……”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甩开了她的手。

 

“我——”魏琛张口就想骂,还好赶在最后时刻想起面前的是个姑娘,要注意点素质,只得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脸色便愈发阴沉,恶狠狠道,“你们俩说好了的是不是?赢了了不起啊?就可以随便吓人了啊?”

孙哲平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貌似先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是你自己吧?果然猥琐。

果然,韩文清微微皱了眉头,却不知如何回应——当然,可能不是因为魏琛的垃圾话,而是因为——叶秋非常自然地走了上来,手臂一伸,哥俩好似的勾住了他的肩膀。不,因为身高的关系,应该用“挂”来形容才对。

于是,就看到叶秋半个人挂在霸图队长身上,冲蓝雨队长挑眉,笑得漫不经心:“是啊,我们感情是不是很好?你是不是很羡慕很嫉妒啊?”

“……”

此时此刻,孙哲平是不知道魏琛会不会在内心骂爹骂娘,反正,至少他自己是感受到了传说中的一万头羊驼呼啸而过的心情。

“……”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把她的手拉下去,眉头皱得更紧。但他还是没说一句话,不过眼尖的话,可以留意到他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

然后,是叶秋更加放肆的大笑:“哈哈哈哈你脸红个什么啊!”

 

不愧是叶秋。孙哲平在心中喟叹。

三个大男人在她面前居然束手无策。游戏里就罢了,游戏外,这姑娘,怎么就……就这么地……

他一时词穷,思绪也就断在了这里。

 

什么斗神啊,荣耀女神啊,外人加之于身的种种称呼,孙哲平在直面本人的时候,压根没有产生一点联想,所以在第一次见面前,完全不像张佳乐那么抱有期待,激动。

而事实上,那次见面虽然充满意外,但也确实非常平淡,没激起一点火花。原本燃烧起来的斗志,也被对方随随便便的一句“要糖吗”给化解了。

因此,他很清楚地明白,和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叶秋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来自外界的那些光环,她甚至可能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很普通——顶多,在什么地方上有点特别就是了。

虽然很气人,但是,也挺有趣的。

 

*

 

百花输了,蓝雨输了。

季后赛第一轮出局的现实多少打击到了这群年轻人。孙哲平看着队友们全部张佳乐附身似的,忧郁地围在一起吃蘑菇炖鸡,真有点担心他们第二天会集体中毒到出幻觉。

张佳乐一边吃,一边悲伤地评价:“一点都不正宗。”

“就是就是。”另一个一边囫囵吞枣一边附和,“味道都不鲜了。”

“……”

吃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虽然输了比赛,但他们没打算那么快回老家,季后赛节奏很快,他们留下来看完比赛再走也是来得及的。

比赛结束那天当晚,百花各位一窝蜂涌去吃火锅,开解郁闷之气,没想到坐下后发现隔壁桌就是蓝雨那一群老老少少。一帮失意的职业选手们干了个痛,另一群未来的职业选手不能碰酒,就在旁边傻傻地看着。

张佳乐特地留意了魏琛的状态,有传言说他这赛季打完就要退役了,要么就退居二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比赛里索克萨尔的表现,确实不如一年前。想到这,他心下生出几分怅然。

还好,自己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

他满腔感慨,扭头想要寻找队友的感同身受,结果发现其他人都趴下了,独剩下没碰酒杯的孙哲平坐在那里难得文艺地思考人生。

“喂,大孙。”张佳乐捅了捅他胳膊,文艺大汉转眼间又恢复成了日常硬汉。

“干嘛?”

“我们明年再战!”

“那还用说?”孙哲平哼了一声,又提醒他,“你少喝点。”

 

喝到后来,大家都头昏脑涨了,跟孙哲平想象中的蘑菇中毒场景也差不了多远。

魏琛一脸白帝城托孤的悲痛,抓着自家队里一小孩的手,嘴里不住叨念着“不甘心啊不甘心”,“没把叶秋打跪,还让那姑娘欺负到老子头上去了简直岂有此理”,那小孩也很义愤填膺,不住地点头,说着“是啊是啊那家伙太过分太混蛋了”、“魏老大你等着,看我明年不打爆她”之类的话。

魏老大听了,很欣慰也很感动,拍拍后生的肩膀:“老夫拭目以待啊。”

然后扑通一声,他就趴桌上了,还把张佳乐的胳膊撞了一下。后者当即一个激灵坐直了,睁着迷茫的眼睛四处看:“发生什么了?咦——喔哟哟!哇擦!大孙你怎么有三只眼睛!”

孙哲平忍无可忍,给了一拳,把他送去和趴了一片的那些人做伴。

 

不过,孙哲平虽然有预感魏琛可能会有所动作,却也没有想到,那个晚上是最后一次见他,之后,便再无音讯。

索克萨尔留在蓝雨,它的主人不声不响就离开了,听到消息的人,有嘲笑他怂了的,也有感慨岁月不饶人的。但很快,大家的注意力就被即将到来的决赛所吸引了。

 

而这场定胜负的决赛,整个赛季最夺眼球的时刻,却令人大跌眼镜地迅速落幕。

胜者,嘉世。

 

率队登上领奖台的,还是吴雪峰,和一年前的场景没有多少变化。电子屏和直播画面放出了那位副队长微笑的近镜头,从容,但也夹杂着真实的喜悦和激动。

他从联盟主席手中接过奖杯,举起来,其他队员们也簇拥上去,高举奖杯底座,向观众席笑着,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神采飞扬。

观众席上欢呼声经久不息,这一刻,属于嘉世粉的狂欢。

 

那些早已被淘汰的战队虽然早已开始了夏休期,却还是有不少人跟百花战队一样自发留下来,在现场看完了比赛。此时,他们都不再区分什么战队,在选手席中乱哄哄地坐着,在等待退场的时间里聊开了。

比起观众,他们这些职业选手的眼见可要高了不止一个层次,其他人眼中杂乱无章的决赛团战,于有些高手看来,还是能琢磨出点别的东西的。

比如,就算是像网游里一样野战般的混战,也不可能真的没有条理。团队配合,每个成员之间自觉的默契,不止是平时培养出来的,更可能为了这场对决在赛前做了很多的练习和演练。而到了最后,人数越少,思路便愈发清晰。

一叶之秋,可不是凭借运气活下来的。

你一言我一语,职业选手们把情况分析了个大概,再之后,还是不得不感叹嘉世和霸图的大胆决绝,在这样一场比赛中抛弃传统的战术思路,放手一搏。

或许,只有嘉世这样的队伍,像吴雪峰这样的副队长,才能纵容队长作出这样的决策吧。

 

张佳乐在台下撞见叶秋的时候,她也是这般的从容,但喜悦却要更加明显得多。

“叶秋!”他下意识地叫出声,然后朝她走去。

叶秋愣了一下,停下脚步转向他,面带疑惑。

有了之前的经验,张佳乐很担心她又把自己忘了,连忙说:“我是——”

“张佳乐。”她已经先一步说出,“我知道的啦。”

“啊?哦……”张佳乐怔了怔,一时间忘了自己原本想要说什么,抓了抓头发,“呃,你记得啊。”

“你今天穿的和那天是同一件衣服。”叶秋说。

“这样啊……”他愣愣地站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想起自己不是跑来让人家看自己这副蠢样的,“哦,对了,那个——你们赢了,恭喜。”

随后,他又补充:当然,可别掉以轻心啊,我们下个赛季会更加厉害的!

“谢谢,我们也会继续努力的。”这时,一直在旁边却一直被张佳乐忽视的吴雪峰站出来,和颜悦色地接下了他的话,“期待下次的对决。”

叶秋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两个说话,歪着身子重心不稳地倚在副队长身上,承受了大半个人压力的吴雪峰毫无怨言,只是伸出一只手揽住她的手臂,以免出意外。

 

就是这样一个人,任何人都没法跟他起争执,赛场外遇到,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有火药味,跟场上一往直前的一叶之秋正好相反,总是给人很温和,很舒服的感觉。

因为队长的特殊,他承担起大部分跟其他队伍、跟媒体打交道的职责,并且做得让人无可指摘,撇除荣耀不看,这个人也是相当厉害的。

张佳乐本来是不会对这种人特别感兴趣的,但是,在见过面以后,他却忍不住地注意到了他。

比叶秋还更像嘉世的队长,打理战队,对每个队友都考虑周全……以及,用心地体贴地,照顾队长。

而叶秋对他的依靠和亲近,也……让人眼红。



TBC

-请勿转载-

*

魏琛&孙哲平:韩文清脸红???你再跟我说一遍????

老韩:……滚!


我,可以很自信地说……国内写性转的,没人比我经验更丰富了【。

  770 24
评论(24)
热度(770)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