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女神屠屏之日-04

※性转注意

※所有→叶♀

请勿转载


可以当做《改名换号》的前传。脑洞片段,以前写的,突然混更.JPG


*


04 吓得放声尖叫时


一开始被邀请去参加职业选手的假期聚会时,孙哲平是不大乐意的。

毕竟,打游戏的多是家里蹲,比起到外面游山玩水,留在家里就算啥事都不干,也是优先选择。

不过,队长的职责很自然地敦促他为更多考虑。

据前辈之言,在百花入联盟之前,这种交流兼娱乐的活动去年已经在青岛举办过一次。作为跨越战队之间友情的桥梁,促进多方之间的友好关系,同时也将荣耀最顶尖的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在各职业各流派间进行技战术的切磋交流,对个人水平的提升也十分有帮助。

想来想去,利弊总结,加上本来夏休期就很闲,孙哲平终于还是答应了。

 

张佳乐接到搭档的电话说要去杭州时,正在陪家人吃火锅。

他不算很能吃辣,所以从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吭哧吭哧的,孙哲平完全想象得出他一边吃一边泪流满面的画面,尽管吐槽欲很强,他还是忍住,说了正经事:“下周嘉世举办荣耀聚会,你要一起不?”

“什么聚会?大家都去吗?”

“基本每个战队都会有人去,这次地点定在杭州,招待方是嘉世。”孙哲平为了表明这一消息的可靠,又补充,“刚才吴雪峰跟我联系的,他是主要负责人。”

“哦。”

“叶秋也在,没回家,她也会去。”

“噗——”那边就呛了。

孙哲平等了好一会儿,都只听到背景音为呼哧呼哧的沉默。

“喂,所以你去不去?”他有点不耐烦,又提高音量问了一次。

“啊……我去我去!”

“到底去不去?”

“去!”

 

张佳乐不小心被辣椒油呛到了。

他一边拍着胸口咳嗽,一边艰难地回复孙哲平。这脸红耳赤得有些太明显,不免引来长辈亲切的关怀问候:“看你激动的,发生什么事了?”

张佳乐赶紧放下筷子,接过纸巾抹干净嘴,用力摇头。

“呃,也没什么,就是,我过几天……要出去玩。”他试图镇定地回答。

“哦,这么高兴,是和女朋友?”张妈妈听了也很高兴,连忙追问,“她叫什么名字?长得漂亮吗?高吗?白吗?也是你的同行?”

 

……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咳嗽声,孙哲平听得不耐烦,索性直接挂掉了,然后又继续拨打队里其他人的电话。问了一圈后,他打开企鹅上和气冲云水的聊天框,回复:就我们俩。

不一会儿,对面就有了回应:需要接机吗?

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孙哲平已经迅速敲上了“不用”两字,正要按回车,心思一转,又把这两字删掉,改成了:张佳乐那边可能需要,回头给你发航班号。

气冲云水:没问题。

 

等张佳乐把航班号发来后,孙哲平转手复制进了聊天框。没过多久,等气冲云水的头像重新亮起,很快就出现了正在输入的提示。

消息几乎一下子跳了出来:怎么,怕他找不到路?

落花狼藉:[/呵呵]免得他回头来哭诉。

气冲云水:既然担心,你直接飞过去接他过来不就好了,又不是差这点钱。

落花狼藉:这不是钱的问题。拜托,我从家飞去昆明再飞杭州?闲得蛋疼吗?

气冲云水:反正你们感情这么好,大家都懂的[/敲木鱼]

落花狼藉:老吴你……

落花狼藉:等等。

落花狼藉:叶秋?

气冲云水:哈哈哈哈哈嘿嘿雪峰回来了我先撤啦!

落花狼藉:……

 

*

 

“说好的交流技术经验呢?”张佳乐纳闷地问。

“吃饱喝足,想玩玩呗。”方士谦不以为意,一边拿着锐澳和他碰杯,一边向围在桌边的那群人扬头示意,“毕竟,某些人平常是不那么容易见到的,当然要抓紧机会啦。”

 

一群技术意识高端的荣耀电子游戏联盟的职业选手,居然窝在幽暗的包厢里,围着桌子玩最没水准最老土的真心话大冒险,简直醉人。

 

“呃,不好意思了,叶……叶神。”林敬言满怀歉意道。他并没有故意拉谁下水的意图,只是随口说了一个号,没想到就挑中了叶秋。

其他人没说话,却都或明或暗地用满怀期待的眼神望向后者。而后,坐得最近的那人探身从桌上第二摞牌的最上方拿起一张,摊开。

“说说最近一次受惊的时候。”

“受惊?”叶秋问。

“……”

现场大多有着XY染色体的职业选手们突然安静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一些微妙的表情。

“怎么了?”叶秋还在问,把头从这边转向另一边,一脸单纯得让人不忍直视,“我只是确认一下——你们都什么表情?”

 

“没事没事,我先来吧,”林敬言干咳着说,“唔,我想想……上一次?应该是这个赛季初的时候,晚上结束训练离开的时候,老阮发现桌子底下溜过一只耗子,哇地大叫一声,队长刚关上灯,黑灯瞎火的,听他声音还以为见鬼了,把我们全都吓了一大跳。”

“喂!”他的队友立马抗议地叫出声,“说好的爆料自己的事呢,干嘛扯上我!”

众人不理,纷纷侧目嘲笑:“居然会被耗子吓成这副狗样,太怂了!”

“有被吓得尖叫吗?”郭明宇落井下石。

林敬言点头,十分诚恳:“是啊,大家都被吓死了。”

“卧槽哈哈哈哈!”

“没救了,呼啸没救了!”

“我靠,方士谦你少得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怕蟑螂怕得要死!”

“靠靠靠,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上次是谁看到主机上的毛毛虫就吓得连滚带爬?”

……

“转移注意力这招真猥琐。”呼啸的队友愤怒地谴责林敬言,“我真是看错你了!”

在这样一片哄笑声中,吴雪峰若有所思显得格外不合群:“队长……好像没有什么被吓到的时候吧?”

此话一出,周围很快就安静下来,大家重新把好奇的目光投向叶秋。

她没什么所谓的样子,拿起手边的橙汁喝了一口:“有啊。”

“你还会被吓到?”坐她另一侧的孙哲平笑了一声,似乎很意外地扬了扬眉毛,大手一挥,搭在身后的沙发背上,“说出来听听?”

周围一群人也蠢蠢欲动。

吴雪峰看出了这些家伙笑容中的不怀好意。为了不让自家小队长陷入被群嘲的境地,他几乎是意识地想要说点什么,为叶秋解围:“我印象中并没有什么——”

接着,他被居心叵测地郭明宇从后面拦住了,剩下半截话也被迫咽了回去。

 

“尖叫了吗?”张佳乐迫不及待地挤进来,硬是在孙哲平身边开辟出一个空位坐下,被后者嫌弃地白了一眼。

“有吧……哦,我想到了,就是那个。”叶秋什么都没发现似的,作回忆状。

来不及了,吴雪峰抬起手遮住了眼睛。

“冬天洗澡的时候,热水突然没了,你们都能想象的吧。”

 

一片安静。

 

“洗发水都还没冲掉呢,超级冷的好吗!气得我直接冲出去找老陶——唔……”

 

吴雪峰总算挣开僵持状态中郭明宇的阻挠,非常迅速地扑上去捂住叶秋的嘴,强行把人拖走了。

“不好意思,我们去买点饮料。”他一边说,一边冲大家微笑,“你们继续聊,继续聊……”

 

两个人走了,剩下的人保持原先动作,呆呆地看着桌上一个个空空的饮料杯。

五分钟后,终于有人颤颤巍巍地出声了。

“直接冲出去?”

“冲出去?”

……

“有浴巾的吧?啊?”

众人面面相觑,继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抽出一张纸,递给搭档:“擦一下脸吧。还有,停止你那丰富的联想。”

 

林杰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下心情,看着自家队员一个个或呆滞或憧憬的表情,沉重地叹了口气。再看看一旁被自己寄予厚望的接班人,还是那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没有脸红,也没有出血,就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出神。

他稍感欣慰,又悄声对他说:“看到了没,知道大家为什么都羡慕能在嘉世打比赛了吧?”

接班人睁着大小不一的眼睛巴巴地望着队长,认真地想了一会儿。

“我也想去。”

“不准!”

 

*

 

其实事情并没有大家脑内补充出来得那么糟糕。

嘉世队员们被砰砰的声音惊动从房间里探出头来的时候,结结实实地裹着浴袍的叶秋正在气冲冲地拍门:“喂,谁没交水费,给我出来!”

然而,看着那湿漉漉的不断从头发上滴下来的水珠,还有从浴袍下方沿着白皙的小腿流下的,迅速在地板上浸湿一片的水痕,他们捂捂胸口,还是觉得有点方。

“怎么鞋都没穿?”

接着,吴雪峰责备的声音在后头响起,他们一扭头,看到副队长走上前去,把白色的浴巾盖上去包住叶秋的头发,在下方卷了一卷当固定,然后反手按着她的肩膀一推。

“这么冷,小心伤风。赶紧回去,我去看看总闸。”

于是叶秋啪嗒啪嗒地带着一身水和一身寒意回去了。

吴雪峰回头瞥了一眼,其他人迅速缩回房间,砰砰砰关上了门,动作之快,如同有战斗法师的无属性炫纹加持在身。

 

事后,陶轩听着负责人的报告,沉痛不已。有伤风化!可怕!这让身为老板的他颜面何存?

痛定思痛,他决定提前给嘉世换新宿舍。正好,如今的资金也积得差不多了,就建一栋大楼吧。楼要高,房间要大,单人单间,每间都配浴室,配空调,还要有稳定的热水提供。

 

“你觉得怎样?”陶轩拿着未来嘉世大楼的室内装修方案,踌躇满志地来问叶秋的意见。

叶秋快速看了一眼,继续做着跳跃练习,操纵一叶之秋灵活地在下落的石块中穿梭躲避,专注地将视角对准上方。

“都行。对了,我要一个衣柜,大一点的。”

陶轩望着她。

“现在的太小,裙子都放不下。”

陶轩深以为然。

“还……要个琴房。”叶秋略一思索,又说。

“没问题!”



TBC

-请勿转载-

*

那年杏花微雨【。

  716 43
评论(43)
热度(716)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