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叶修性转】女神屠屏之日-05

※性转注意

※所有→叶♀

请勿转载


可以当做《改名换号》的前传。脑洞片段,以前写的,突然混更.JPG


*


05 不小心喝了酒后


张佳乐留意包厢门很久了。

一边打牌一边不定时往外边瞅,一心二用的本领简直用到了极致。

 

终于,叶秋回来了。她空着手,肩上还搭着一件不知道谁的外套,走进来后也没往人堆里凑,就那么懒洋洋地往墙边一靠,目光四处瞅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大屏幕,看着上面显示的歌词。

没一会儿,方才去上洗手间而离开的的孙哲平也出现了,和吴雪峰一起,两个人手上都拎着一大袋子的饮料和零食。

这太一目了然了,肯定是孙哲平在路上遇见了他们,然后主动提出为女士服务……什么的。要不是同队已久,熟知他的为人和喜好,张佳乐肯定会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别有用心。

 

“收起你那眼神。”孙哲平回到位置坐下后,忍不住嗤笑一声,“人就在那里,你要是想就自己过去呗。”

“那怎么行——”他下意识地否定,又连忙想了个理由,“我的意思是太唐突了,这样不好,人家姑娘会很尴尬的。”

“嗯?”

“嗯!”张佳乐正色。

孙哲平看着他,本来还要说什么,正好这时前一轮的游戏已经结束,很自然地,有人来招呼他要不要加入。孙哲平扭过头回答说不了,然后起身走开,到房间另一头去了。

张佳乐虽然有心想知道他去干嘛,但这局轮到他发牌,只好收回了视线,专心于牌局。

 

孙哲平觉得自己真是中国好队友。站到叶秋旁边的时候,他是这么想的。

张佳乐那个怂逼,不就是和妹子搭讪嘛,这都不敢……算了,帮他要到个手机号再说吧。

 

当然,孙哲平没打算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如果是他本人需求的话,他比较有可能会这么做。但毕竟现在是为了张佳乐,如果太直接的话,说不准会被两边误会,还是徐徐图之——身为一队之长,战术这个词他还是懂的。

于是,他问:“要喝点什么吗?”

“嗯?不了,这几天不能喝冷的。”叶秋婉拒道。

“哦……”孙哲平想了想,隐约有点明白,“真可惜。”

“倒是你,你不去唱歌?”叶秋问。

孙哲平摇摇头:“最近嗓子不好。”

“也不跟他们玩牌?”叶秋又看看桌子那边,分成了几堆人,有玩扑克的,有玩UNO的,还有玩杀人游戏的……

“你不也一样?”孙哲平挑眉笑。

“呵呵。”叶秋干笑,“队里玩狼人的时候,总是让我当法官……”

“够无聊的。”他评价道。

“——免得说我欺负人。”叶秋把后半句话说完。

孙哲平深以为然。

 

人家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一堆大男人凑一起会欺负小姑娘,但殊不知,在他们这儿,事情总是反过来的。

一般来说,玩游戏的,难得看到女孩子,偶尔有,也多是牧师,或者其他辅助职业什么的,哪里想到,眼前这位不仅是玩近战的攻坚手,还是整个队伍的王牌成员,核心兼战术指挥……等等,这么一数,还真像是开了挂一样。

孙哲平隐约记起,之前聊天的时候,嘉世玩元素法师的说过,叶秋并不太喜欢牧师这种风格,虽然也能玩得很好。

想来,喜欢战斗法师这种横冲直撞的霸气角色,这种选择,也反映出操作者本人的一部分性格……这么一看,他们两个还有点像?

比如他,就是绝不可能去玩牧师的人,太无聊了。

 

“是啊。”叶秋似乎对此深有感触,“说起这个……”

“什么?”

她微微皱眉,寻找记忆里的细节:“我记得,是荣耀之前的一个网游,那时去朋友家过生日,被拉过去帮忙刷战场分,给我一个治疗号,和狂战两个人打2V2,结果那家伙技术不行,没一会儿就死了,害得我在整个图里东跑西跑,跟敌对玩捉迷藏,花了半个多小时……”

“才死?”孙哲平很自然地接了一句。

“才把对面那两个人拖死。”叶秋说,“实在是太无聊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想玩治疗。”

孙哲平:“……哦。”

然后,他想了想,评价道:“技术不错。”

那个游戏的职业和荣耀不太一样,技能也不一样,身为一个奶,是有成为暴力奶的可能的,当然重点还是要看装备,在PVP场穿治疗装的情况下把对面那两个人拖到死,那也确实得有非常风骚的走位能力才行。

“那是,”叶秋也很理所当然地接下了他这句夸奖。

“或者对方水平太差。”孙哲平又说。

“我想想。”叶秋思索,虽然她并不总把输给自己的人记在心上,但毕竟这是一场耗时特别长,特别费力的比赛,所以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嗯,有一个还行,不过反正没我好。”

“……”

 

“嗯?你们买酒了吗?”

孙哲平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一边环视整个房间,他们这些当职业选手的,特别是年轻的,本来酒量就不大好,为了身体,更应当注意一些才好。

“锐澳……算不算?”叶秋也不是很肯定,买东西的时候基本都是吴雪峰选的——他用买饮料的说辞把她叫出去,明显只是个借口而已。

“这个度数不是很高吧,喝一点应该没问题。”

“我去提醒一下张佳乐,”孙哲平叹了口气,心里还记得之前比赛后去下馆子,点了些啤酒,结果那家伙没几下就晕得不行的事情,“免得他一不留神喝多了,带个人回去可麻烦。”

嘉世队长点点头,对这种事显然也有一些经验:“是啊,我们每次赢了后开的庆功宴,大家都说不要喝太多,留神点,结果最后还是醉得一塌糊涂,基本就剩我和雪峰了……”

 

孙哲平过去的时候,那一伙打牌的肯定喝了不少,像张佳乐,虽然看上去很清醒,却扯着一旁的林敬言跟他叨唠。

“我跟你说,我最讨厌就是奶了,特别是那种能加血又能打的,简直可以把人恶心死。”

“嗯,是啊,我记得我以前玩的那个,好像是叫诛梦?”林敬言也有印象,“有个很逆天的职业,医师还是什么的,放在高玩手上简直可怕。”

“对!”张佳乐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知道吗?当年我和小伙伴组队去玩,就遇上了一个特别厉害的医师。他队友么倒勉强,我们分开一对一,那个人很快就挂了,本来以为剩下的一个奶也很好解决,没想到他居然一个人硬生生把我们两个磨死,用了整整四十分钟……你说恶不恶心!”

“嗯嗯。”林敬言连连点头,看样子也不太清醒。

 

孙哲平停住了脚步。他扭头,看向叶秋。叶秋也看着他。

“这世界是不是有点小?”孙哲平问。

“……”

 

叶秋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正在她决定一笑了之糊弄过去的时候,坐在沙发另一端的林杰冲她扬了扬手。

“我过去看看。”她飞快地和孙哲平说了一句,然后走开了。

“叶秋。”林杰笑着给她让出位子,然后指了指身旁,“来,我队里的新人想认识一下你……”

“听说是要接手你的王不留行?”叶秋坐下,向那个新人点了点头,“嗨。”

“你好。”虽说是新人,但那少年在面对前辈时——特别是这圈内少有的女神级别人物——倒也大方磊落,没有多少拘谨和胆怯,“我是王杰希。”

叶秋看了看林杰,后者向自己笑着,好像对这个接班人十分满意且骄傲的样子,然后她向王杰希伸出手。

“期待在赛场上的对决,”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还请多多指教。”

“好哦,等你来。”叶秋微笑。

 

 

人多热闹,等结束的时候,都快到新的一天了。

交情好的选手们三三两两结伴打车,回住的酒店,而嘉世俱乐部离这儿并不是很远,叶秋和吴雪峰说了一下,决定走回去,路上吹吹风让那几个晕乎乎的清醒一点。

临走前,去洗手间的路上,她在走廊里又碰见了百花的那两位。

孙哲平肩膀上架着张佳乐,一脸的不高兴。张佳乐其实还有些意识,一手勾着搭档的肩膀,一手扶着墙,努力地想要站稳的模样。

看到叶秋出现,孙哲平好像松了口气:“帮个忙行不?”

“怎么了?”

“帮我照看一下这家伙。”他皱着眉看向张佳乐,“我去个厕所,很快。”

“呃……行啊,你去呗。”叶秋自己并不急着去,便应了下来。

孙哲平确认张佳乐自己好好地靠在墙上站稳了,才快步走开,叶秋见他走远了,收回目光,出于谨慎,伸出手扶住了张佳乐的手臂。

“你还好吧?”

“有点……晕。”张佳乐的眉毛也皱了起来,“有点反胃。”

“哦,正常。”叶秋答道,“你喝了多少?”

“没……多少呀。”他歪了歪头,看向墙角边地板上的花纹,“一瓶,多一点?两瓶?”

“哦。”叶秋点了点头,不过点头跟没点也差不多,她并不是很理解一两瓶鸡尾酒代表了什么,只是意思意思地和他说点话,“没醉吧?”

“没有。”张佳乐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脸也红扑扑的。他的声音有点飘,不过基本上还是正常的,口齿也算清晰。

确实不像喝多了的样子。但他酒量肯定不行,现在后劲发作,就晕了。

“头痛。”他又低下头,慢慢靠过来,将头靠在叶秋的肩膀上,呢喃了一句,“什么时候回去……”

好吧,连意识都不清楚了。

叶秋叹了口气,总算明白,吴雪峰为什么老是叮嘱自己不要沾酒了:“等会儿吧——你知道我是谁吗?张佳乐?”

这一回,张佳乐好一会儿都没有回答,可能是闭上了眼睛,靠着墙站的力气也慢慢消失,大半个身子都靠了上来,要不是叶秋有点准备,可能根本扶不住他。

她又叫了他几声,那毛茸茸的脑袋才动了一下。

“嗯……大孙?”

“大你个头,你才大张呢。”叶秋不开心。

她和孙哲平差远了好不,一个姑娘一个汉子,个头体形更是天差地别,换谁被错认都会不高兴。

“不对,老张。”

“靠,哪里老了。”张佳乐抗议,“我还很年轻好不好?”

“那就小张。”叶秋改口得十分之快,从善如流。

“不要……”

“张小花。”她换上亲切的语气。

“也不要,哪里小了!”

“张大花。”叶秋不愿再和一个半醉汉计较称呼上的问题,手下稍稍用力,推攘着他,“靠太近了,大花同志。”

而且好重……

她扭头寻找洗手间的方向,对孙哲平简直翘首以盼。

 

“大孙……”张佳乐突然抬起了头,扭过身子来,另一只手也搭上了她的肩膀——不,不只是“搭”,这个动作,更应该用抱来形容。

明明比自己高出不少,却因为歪歪扭扭地站着,以及整个人弯着腰不断下坠的趋势,他凑上前来,最终达成了埋肩的成就,还蹭了蹭,差点逼出叶秋一身鸡皮疙瘩。

感觉自己好像被当成了妈。

呕。

“我,我发现……”张佳乐继续说。

“嗯?”

“我好像、好像喜……喜欢……”

叶秋原本还在看着走廊的另一头,寻找孙哲平的身影,起初没怎么留神,直到后半句话吐出来了,“喜欢”一词才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她侧了侧头,想避开那热乎乎的吐息,大脑快速地回忆了一下他说了些什么,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好像是:大孙,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你?

 

“喜欢,咦——”

下意识地,没等张佳乐说完,叶秋就伸出手推开了他的脸,同时打断了最后那个词。接着,她没再多想,一个后退加转身敏捷地避开了张佳乐,朝另一边大步走去:“孙哲平!”

 

完成了生理需求的孙哲平在回来的路上轻松不少,却看见叶秋微微沉着脸朝这边走来,经过时稍微放慢了脚步,飞快地跟他说了一句:“你搭档好像醉得不行,你赶紧去看看吧。”

“嗯?哦……”

“辛苦你了。”她用饱含深意的眼神看着孙哲平,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描淡写地叹了口气,“不容易啊,你们加油。”

“啥?”孙哲平猛地停住脚步,回过头去,然而,叶秋却没再说什么,径直离开了。

 

什么鬼?

孙哲平心里嘀咕着,一把拽起快要趴到地上去的张佳乐:“喂,你没做什么丢脸的事吧?”

张佳乐慢慢抬起头,一脸迷茫。

“喔,大孙啊。诶我刚才跟你说,我突然发现我好像……喜欢叶秋,你听到了吗?”

“没有。”孙哲平面无表情,心里则在琢磨叶秋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但是也不对啊,如果听到了的话,刚才那副表情,好像不太对吧?搞不懂。他离开的这么一会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况且,你确定你是‘才发现’?”


TBC

-请勿转载-

*

大平:丢脸,你死在这里算了……

*

蓝雨那场23分钟的比赛,跟朋友聊的时候,她说她以前在某个游戏里,艰难地拖时间试图恶心死对方后……终于被成功地干掉【。

  647 14
评论(14)
热度(647)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