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涼奈

丨主角中心丨
丨挑食丨

朋友们,没有评论的世界和咸鱼没什么区别!

○萌点来自原作。
○性转元素经常出没。
○请不要转载文章。

 

【张叶】装B失败(一发完)

※张新杰X叶修

含其他人→叶,abo


一句话简介:性感牧师在线捅人。


*


电子竞技对牧师的要求真的很苛刻。

张新杰想。

要皮糙血厚懂得自保,必要的时候和近战来个八百米长跑,要有大局观、精准把握时机的判断力和出色的反应能力,打PVE不能OT,打PVP不能当暴牧。

omega不适合,他们容易手软,一旦在对战中被对方压制气势,团队赛多半要翻车,而alpha更是绝对的禁止。

十个alpha有九个半争强好胜,剩下那半个可能是基因突变。治疗作为每个团队中最重要的辅助角色,承担着守护每个队员生命值的责任,容易陷入情绪冲动的人是无法胜任的。这不是性别歧视,这是客观存在的、由性别和信息素造成的事实。

每一个尝试挑战牧师的alpha最终都会毫无例外地导致一个精英副本队的团灭,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道牢不可破的规则。

因此,即便每个人都知道霸图战队急需优秀的牧师,招新的训练营负责人依然坚守着这个原则,把前面几个跃跃欲试的小男生剔除了名单,劝他们去打拳。

 

——“我是beta。”

张新杰面不改色地递上体检表。

负责人摘下眼镜,仔细将他打量一番。冷静、稳重自持、含蓄内敛,看上去就很beta,完全不像是在装B。

他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

 

与牧师中的处境相反,alpha在其他职业中备受推崇。他们的优点很明显,导致缺点也很容易被人利用,但综合评价上还是瑕不掩瑜。

比如兴欣那个女战法,典型的alpha性格,好胜心太强,刚入联赛没多久就被诱导着说出一挑三的誓言,很是吃了一番苦头。但她确实冲劲十足,百折不挠,扛着骂声一路坚持到底拿下了最佳新人,才出道一年就有了和一流大神比肩的实力。

在发布会的话筒前,这位唐柔小姐很谦虚地摆了摆手说:“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我是个alpha,多少要照顾队里的omega嘛。”

记者:“哦,原来如此……”

“……嗯??”

“Omega?哪来的omega?!”

 

坐在另一边的叶修也谦虚地拱了拱手:“承蒙照顾,多谢哈。”

记者:“……???”

 

*

 

劲爆!叶神当众宣称自己是个O!是打赌输了还是大冒险??

 

——这个话题立刻成为了当日的热门。

没人当真。

常先整理着资料,一边想。这是肯定的,就算是孙翔都不会随随便便把叶修的话当真——不是说叶修从不讲实话,但很难有人能够准确地辨认他是在讲大实话还是跑火车。

更何况,说出去谁会信呢?一个在荣耀的赛场上驰骋了十年的顶级大神,说自己是个身娇体软的O?无数被他踩在脚底下的alpha尊严都没了,他们是打死也不会信的。

 

电视上还在播放着记者会的那一幕。

叶修的那句话之后,现场彻底陷入混乱。

有个死忠叶粉当即疯了,在叶修冷静地、和颜悦色试图跟大家解释“我真的是O——”的时候,他冲上去捂住叶修的嘴,激动不已:“不,你不是!”

叶修一愣。

兴欣的队员们骚动起来。包子冲上来将两人隔开,和方锐等人护着叶修离去。直到罪魁祸首消失在选手通道里,场面还是乱哄哄的一片。

新闻官捂着脸一挥手,死忠叶粉立即被保安们架了出去。他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宣布道:“大家没什么问题的话,今天的发布会就到此结束——”

 

画面迅速切断,回到了演播室。

一阵沉默后,林敬言问大家:“你们信吗?”

霸图众人齐刷刷摇头。

“我信了他的邪!”张佳乐拍桌道。

“他此举可能是烟雾弹。”张新杰开始分析叶修的动机,“按以往的经验来看,他多半是为了——”

“为了掩盖什么?”张佳乐追问,“比赛都打完了,他还想搞什么鬼?”

张新杰不语。他还没想到。

有谁能猜到叶修的想法?没有的,不存在的。

张佳乐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等等——他眼尖,抬手叫住韩文清:“在看什么?”

韩文清立刻关掉手机屏幕,放下手机作若无其事状。

“我刚才是不是看见了——”林敬言探过头来,迟疑地说,“订婚戒指的页面?”

“不是,你什么都没看到。”韩文清斩钉截铁地说。

众人看着他。

沉默。

 

“你不会是……信了吧?!”

 

行动力这么强的吗!

 

张佳乐呛了一口,连忙把茶杯拿开:“你是笨蛋吗?”

“但也不能排除他说真话的可能性。”张新杰又说。

韩文清面不改色地把手机藏好,才道:“其实,不管叶修的性别是什么,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区别。”

“……”

一阵死寂。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硝烟味。

张佳乐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张新杰放下了牙签。旁边几人都屏息凝视,不敢出一口大气。只有宋奇英认真地点头,附和了一句:“我也这么觉得!”

“……”

顿时,他遭遇了前辈们如临大敌的目光的洗礼。

 

林敬言默默地喝了一口可乐,心道,可以,这是宣战了。

 

*

 

叶修退役后,大家就不怎么能见到他的活动痕迹了。

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有人大胆猜测,是不是其实他真的是omega,功成名就后回家相亲生子去了?被庞大的兴欣粉丝和霸图粉丝一拥而上,骂了个狗血淋头。

有好事记者还去采访了各大战队的反应——本来有点难,因为打完比赛大家早都放假回家了,但一场突如其来的国际性邀请赛将联盟中各一流选手召集到了一块,这便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

最先抵达帝都的楚云秀和唐昊出现在飞机场时就被当场拦截。楚云秀从容地接受了采访,大胆发表主观性言论:“我觉得不像吧?”

唐昊选手看待事情的角度意外得很客观:“我觉得不是,不然他当时不用跟嘉世强行解约啊,可以直接告他们违反了omega权益保护法,对吧。”

楚云秀看他:“不对。”

“哪里不对?”唐昊双手环胸。

“Omega的话嘉世还会放他走??”

唐昊:“……”

唐昊苦思冥想片刻,醍醐灌顶地捶了下手心:“对吼。”

“……”确实无法反驳。

记者放下话筒,掏出小本本记录重点:嘉世的前任老板是个渣A,辣手摧花的手段残忍恐怖,无法想象!

 

但他还没这么快定下报道的题目,打算再看看其他人的态度。

 

“应该不是吧……”蓝雨的黄少天也这么说。

他的语气带着犹豫,眼神也有些闪烁,看得出来很纠结,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深更半夜孤A寡O的……难道他这么信任我的人品?”

“什么人品?”记者捕获了几个关键词,连忙追问,“你们之间,难道还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

“没什么。”喻文州先是斩钉截铁地否认了,然后说,“他是说以前和叶修悄悄组队开黑的事情。”

“……这样吗?”记者半信半疑地记录下来。

职业选手开黑,听起来有些可耻,的确需要避开大家偷偷摸摸地进行。当然,换个角度,就是说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相当好了——一般的敌对王牌之间可不会约着一起开黑的吧?还半夜深更呢……

他唰唰地写着,那边蓝雨的两个人还聊了起来。

“Omega都是有‘特殊时期’的吧,我也不觉得叶修有为此困扰过。”喻文州道,“感觉他倒是经常处于戒断期。”

“戒断个鬼啦,他只是试图戒烟,从来没成功过好吧。”黄少天吐槽说,“这么说来,omega不是都不抽烟的吗?会对身体影响不好吧……”

“主要是针对孕期的,这个也说不准。”喻文州摇摇头。

“也是……”

记者:“你们二位似乎对omega的事情非常了解哈?难道你们都设想过叶神是个——”

两人皆是一怔。

众所周知,蓝雨是个alpha的天堂——换句话说,也是地狱。

“我不是,我没有,不要胡说!”黄少天正义凛然地斥责,反应速度相当快,让记者嗅到了那么一点八卦的味道。

然后,他被滴水不漏的喻文州挡了下来:“这些不都是电视剧里经常放的吗?我记得苏沐橙推荐过几部,少天挺喜欢的。”

记者恍然大悟:原来是苏沐橙选手啊!

???

黄少天立刻扭头,双目瞪圆,从震惊到惊恐。

真的不是!没有!队长你胡说?!!!

 

接着是两位戴着墨镜的轮回选手,看这架势跟躲避疯狂粉丝的小鲜肉流量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但周泽楷的嘴可比他们严多了,除了“嗯啊哦”还有一句——“我不知道啊。”

“……”记者拿着话筒转向孙翔。

这位年轻人看上去有些紧张。

不过也是可以想象的,毕竟他和叶修有许多过节嘛!记者宽容地问道:“你对叶修——”

发表自己是omega的言论有什么看法?

后半句还没说出来,就被孙翔立即打断:“我没有!我不喜欢他!——就算他是omega也一样!”

“……”好了好了,知道你就算他不是omega也喜欢他了。

 

*

 

张新杰是卡着点准时到的。

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霸图新晋宿敌的兴欣两位选手,当着他的面大大方方地关上了电梯门——这是方锐干的,而苏沐橙非但没有阻止,还笑吟吟地冲他挥手:“好巧哦,张副,看来我们没有迟到嘿!”

??你们是魔鬼吗?!

张新杰在电梯外愣了半天,看了看手表,决定走楼梯。

 

会议室在五楼。宿舍在三楼。走到一半,张新杰听到消防通道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

联盟安排的地方,安全措施应该做得很好才对,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过去看一眼。

 

才推开门,张新杰就差点和一个人影撞了个正着。他定睛一看,这不就是叶修吗?

他的头低着,刘海遮住了半张脸,但依稀可以看见脸上滚落的汗珠。他右手按在门板上,有些颤抖,另一只手攥着什么东西要往胳膊上扎——这画面和电影里演的瘾君子发作时有点像,但当然不可能是。

张新杰神色一凛,伸手,精准地抓住了叶修的手腕,拉开按倒墙上。再一看,针管上果然是omega抑制剂的牌子。

“新杰啊……”叶修终于抬起头,好像才认出他来似的,苦着脸扯了扯嘴角,“来得正好,你赶紧帮我一下,我现在有点手抖,怕找不对静脉。”

张新杰震惊地看着他,迟迟没有接过他手中的抑制剂:“你……这是什么情况?”

“不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吗?”叶修身体也有些发软,使不上力气,微微歪头靠在墙上以节约体力,开口时声音也有些沙哑,一双黑眸似乎泛着水汽,可怜兮兮地,“我不是说了吗?我真的是O,这不就遇到‘特殊时期’了嘛……唉,你愣着做什么呢?”

 

愣着做什么?

张新杰失语。此时此刻,他只觉全身血液都在上涌,让他的大脑充血发热,脸颊耳朵到脖颈恐怕都已经通红一片,只是在避光的消防通道里并不明显罢了。

狭窄的半密闭空间内,被高浓度的柠檬味信息素包围,张新杰气息不平,心跳加速,呼吸间似乎整个胸腔都是炙热的,随时都会被点燃——他很清楚自己这是什么反应,是理智无法抵抗的本能,而情感也并不想让他抵挡。

假装了这么多年的beta,他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beta了吗?

张新杰心中苦笑,轻叹一声,摘下眼镜。

“你带了薄荷糖……吗?”

叶修疑惑地看着他,突然顿住,眼睛逐渐睁大,逐渐染上几分惊慌。

 

“难道你——”

“是,我是。”张新杰痛痛快快地承认,将因脱力而缓慢靠着墙下滑的叶修托了起来,用手固定住他的腰,倾身压上,叶修没有力气挡他,本能地偏头,露出了汗湿的脖颈。

那股味道愈发浓郁而诱人了。张新杰深吸一口气,将头埋上去,顺着锁骨到肩膀,再到后颈,嘴唇贴着皮肤摸索,最终找到了信息素发酵的禁地。与此同时,他听到了叶修接近软弱的呜咽声。

彼此的心跳声都抵达了高峰。

 

*

 

张新杰的准点,反而让喜欢提前踩点的记者第二天才在官方的发布会上找到单独采访他的机会。

这次,就不可能是什么独家新闻了。

记者看着他身后的同行们,有些遗憾地想道。

 

只见台上的张新杰调整了话筒的高度,轻咳几声,准备开口。无数镜头立刻转过来,对准了张新杰,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嘴唇。

“我有件事要告诉大家。”张新杰不急不缓,冷静地说下去,“其实,我是个alpha。”

 

咔擦。

灯光闪烁了一声,没有后续。时间仿佛凝固了。

 

这谁?

张新杰也会开玩笑了??

在场的记者们面面相觑。

 

“他是,他真的是。”旁边,官方刚刚认证的领队叶先生捂着脸,声音颤颤巍巍,桌子下的腿也在打颤,“我可以作证。”



END.

*

叶叶能怎么办,叶叶也很无辜啊【。

  3075 128
评论(128)
热度(3075)

© 水無涼奈 | Powered by LOFTER